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神的恩典与魔的嘲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宁紫晶刷的一下瘫软在地,目光痴呆的看着华阳女子大学那金光闪闪的大门和烫金的镶边大字。这一刻,她的大脑已经彻底短路,再也说不出半句话了。

    于飞天从她手中拿过那张考生指南,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这次考试的前几门课都是在华阳大学内考,可最后一门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放在今年刚刚开办的附属高中内开考。很明显,宁紫晶看这些考试地点的时候只注意最后的校区、楼宇和座位号,对于前面的那些,也是本着习惯性跳跃的心理,只是粗略的一扫,而没有看准确。

    “哎呀呀,小姑娘,你也别太难过。这是这所大学考试的第一道小题目,算是测试考生的注意力吧。基本上,我们也只有在考试真正开始后才能向没看仔细就跑到这里来的学生告知。在你之前也有十几个学生没看清跑了过来,现在已经急吼吼的向高中部冲过去了。不过估计她们的时间是绝对不够。毕竟,这里距离高中就算打的,也要超过二十分钟嘛。”

    宁紫晶没说话,继续愣愣的看着校门。

    “你知道,华阳一向严格,一个注意力不集中的学生,这所大学是不会录用的。对你……我很难过。这是上头的决定,除了老天爷之外,恐怕没人能够救得了你了。等明年再来吧。”

    说完,老保安带着几名手下回到了他们的保安室。夏天的风依旧是如此的闷热,而一旁树上的蝉鸣,也依旧是如此的喧嚣……

    ——————————————————————时间,跳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地点,来到了澄空市内的一间酒吧之内。在这个并非休息日的上午,这间酒吧内的人客稀少,除了于飞天和宁紫晶两人之外,就只剩下那位有着完美八字胡的店长,正在柜台后面悠闲的擦着玻璃杯。

    因为看走眼而白白错失一整年时光的宁紫晶,此刻就好像一滩烂泥似的瘫在吧台上。她的手里抱着一只杯子,里面的啤酒已经去了一大半。

    于飞天坐在她身旁,手中抱着的不是啤酒,而是饮料。身为此刻这丫头唯一的监护人,他可不能把自己弄醉,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才行。

    柜台后方的壁挂电视中播放着无聊的叫不出名字的电视剧。整间酒吧内就只听到从中传出的你情我爱的誓言,和宁紫晶趴在吧台上不断发出沉重呼吸的声音。

    墙上的挂针一分一秒的走着,现在已经快到十点。宁紫晶抬起那双因为醉酒而迷离的眼睛,瞥了一眼电视剧。忽然!她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啪的一下砸在柜台上,冲着那位完美八字胡店长大声道:“再给我来一杯!要满的!”

    那位店长也没生气,二话不说,似乎早就准备好似的取出一杯装满啤酒的杯子,放在宁紫晶面前。宁紫晶歪着脑袋,伸手去拿。可也许是因为酒精上脑的缘故,她看花了眼,第一次伸手竟然没有抓到。她鼓起嘴,“呜”了两声,再次伸手去抓,终于抓到手里。

    “咕嘟……咕嘟……咕嘟……”

    满面通红的少女举起杯子,大口大口的喝着。于飞天坐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他歪着脑袋想了想,最后放下果汁杯,凑上前,赔起笑容:“茶壶!这样怎么样?下午我们去游乐场玩玩。澄空市我们也好久没来了,去玩玩怎么样?”

    “昨天……我们才刚来过!”宁紫晶毫不客气的吐槽了一声,端起酒杯再次咕嘟咕嘟起来。

    于飞天无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喝完第二杯酒。当宁紫晶放下空空如也的酒杯,红着脸,大声的拍打桌子再要一杯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上前拉住她的手。

    “喂,我们回家吧。”

    “你管我!”宁紫晶猛地甩开于飞天的手,大声道,“要回家你自己回家!事到如今你还管我做什么?!”

    于飞天一愣,心想自己的一番好心竟然全被她当成了驴肝肺?还有,她这是什么态度?昨天把我的告白掉在半空不回答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吼我?!当下,于飞天也是一拍桌子,大喝一声:“我靠!你以为我喜欢管你啊!如果不是看在你今天那么失意的份上,谁会理你?!”

    此言一出口,于飞天心中立刻充满懊悔。和宁紫晶认识也超过一年半了,这一年半里,自己冲着她口不对心的次数似乎比直言告白的次数还要多!这让他深深的感到后怕,生怕自己这么一嚷,宁紫晶会就此彻底讨厌自己。如果这样的话,那昨天的那场告白,也就变成彻彻底底的泡影了!

    可是……

    出乎意料的是,宁紫晶只是抬起一双泪眼汪汪的眼睛看着于飞天。她抽泣着,秀美的脸庞上挂着泪珠,随着她的每一次抽泣而抖落。她紧紧咬住下嘴唇,似乎有满腔的委屈都窝在心里,不能说出来……

    面对一双如此委屈的泪眼,于飞天心中的防线如同江河决堤一般的崩溃。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咕嘟……咕嘟……”

    又一杯啤酒下肚,这已经是第五杯了。而看看时间,现在时十点二十左右,考试才刚过一个多小时。看着墙上的挂钟,听着耳中传来的那毫无悬念的白痴恋爱剧,宁紫晶终于忍不住,彻底的哭了出来。

    “呜哇啊啊啊啊~~~~~~!呜呜呜……我……我真是太没用了啦!我这样的人果然是不应该进华阳的,像我这种傻瓜……我这种傻瓜!呜啊啊啊啊~~~~~~~!”

    宁紫晶的闹腾让旁边那位完美八字胡店长眼角一闪,他继续抹着杯子,对着于飞天缓缓道:“客人,请照顾一下您的女友。”

    于飞天尴尬的笑笑,伸出手拍了拍宁紫晶的肩膀。可他没料到,他这样轻轻的一拍之后,宁紫晶却是哭的更厉害了!她干脆一侧身,扑倒在于飞天怀中,毫不顾忌的大声痛哭起来。弄得于飞天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只能冲着那位完美八字胡店长连声赔笑,同时极力安慰着怀中的宁紫晶。

    “哭吧,我知道,不管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所以没关系,你就放声的哭吧。四周没有他人(完美八字胡店长不算),你就放心尽情的哭吧。”

    柔和而宽慰的声音,很难的的从于飞天的嘴里说出。他闭上眼睛,张开双臂,轻轻抱住这个妹妹,把自己的胸膛借给她大声的哭泣。就这样持续了约莫十分钟后,她,终于哭完了。

    “呜呜呜……对……对不起……把你的衣服……都给哭湿了……”发泄完之后,宁紫晶红着脸,抬起头。也许是察觉到自己被于飞天抱在怀里吧,她挣扎着挣脱了他的怀抱,坐在一旁的高脚凳上,满面通红的玩弄着自己的裙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