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0.【番外】闻家的“灾难日”(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您的购买比例不足 防盗时间过后将替换为正常章节】  于是, 当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聚拢而来,带着各异的情绪时, 闻景视线焦点位置的女孩儿依旧僵着背影, 没往回转。

    啧……

    三天前拿手铐把他铐在床头的勇气呢?

    闻景斜勾着唇, 插着裤袋站在夕阳斜下的余晖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女孩儿的背影。

    其他人在他眼里像空气似的,压根没有什么存在感。

    ——

    管那些眼神有多惊艳, 他就只专注地等那一个人转回来。

    咖啡馆内这一厢安静了几秒。

    Susan终于看不下去了。

    她垂手, 不动声色地轻轻拉了苏桐一下。

    苏桐此时也知道是躲不过的, 心里思绪飞快地转了几圈, 便奉上个无害的笑颜。

    她回眸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你怎么——”

    准备好的说辞在中间卡了壳, 苏桐眼神恍惚了下, 才慢半拍地接上话:“……来了?”

    她想这实在怪不得她。

    站在暖光下的人依旧是她熟悉的修长挺拔的身形。

    只不过与几天前那一身正经修身的西服不同, 今天这人打扮得非常随意。

    ……随意得叫她有点认不出来。

    ——

    上身一件白色连帽衫,身前一点logo花绣都不见。

    卫衣的两只长袖都被挽到手肘偏下的位置,露着两截白皙漂亮的肌肉线条。

    下面搭了条浅蓝色牛仔,托得一双长腿令人钦羡。

    牛仔裤的膝盖位置还有两个破洞,整齐的碎线头毛着边儿,似乎藏不住往外冒的活力劲儿。

    再加上那张在这自然暖光下完全挑不出瑕疵的,像是块上好玉石雕出来的清隽五官……

    苏桐:“……”

    三天前她还很笃定这人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

    现在…………

    现在她很怀疑自己那天有没有非法囚禁未成年。

    “怎么, 我不能来?”

    女孩儿的愣神落到眼里,闻景笑容恣肆了几分。

    他抬脚往那儿走。

    凭借着腿长优势, 没几步就到了这堆人前面。

    只可惜被人挡了大半边的路。

    而直到他停住了, 挡路的人依旧没有该让开的自觉。

    闻景眼底笑意一薄。

    他侧眸瞥了过去。

    是那个之前针对苏桐的白人女孩儿。

    闻景唇线掀起个不甚明显的弧度。

    “没什么事了就劳驾让让。”他低笑了声, “我不太喜欢我家亲爱的身边站别人。”

    说话间,Erica已经回过神。

    羞色还没染上脸,就被余下入耳的话音冲了个一干二净。

    她张口失语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只是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对方已经漫不经心地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闻景看向苏桐,唇角弧度又上扬了几分。

    “亲爱的,这里人太多,我们出去说?”

    “……今天的组会就到这儿吧,再有什么问题我们下节课前交流。”

    被闻景那一口一个的“亲爱的”叫得头大,苏桐强笑着跟Susan和宋云深做了别,然后就连忙收拾了背包。

    她拉起闻景快步走出了咖啡馆。

    夕阳西下的校园里,这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实在是平均颜值飘得厉害,身高差更明显得扎眼。

    又偏是身量娇小的女孩儿,正拖着比她高了二三十公分的男生疾走。

    拖人的表情稍绷,被拖的那个……

    闻景薄唇带笑,但眼神有点煞凉。

    他不太喜欢失控的感觉。

    比如三天前,比如刚刚,比如现在。

    但凡理智全存,之前进到咖啡馆里,他就应该直接提溜女孩出来说“正事”。

    而不是寻了张桌,一晃神就把人盯了半天。

    只不过……

    回忆起临窗而坐的女孩儿,闻景还能记得那双瞳仁黑白分明,皓如秋水。

    漂亮得像是会说话。

    兴许到底是赌场那天她的妆太浓,他竟然都完全没想到——那个踩着高跟穿着红裙身影翩跹的女孩,其实卸了妆后,是生得如此一副清丽偏又透人心脾的模样。

    当她用那样的眼睛瞧来时,叫人本该躲得开也躲不开。

    ……

    一直走到学校南边的那片花树底下,苏桐才停下了步子。

    她松开手,转身望向闻景。

    “闻先生能找来,真是令人意外。”

    苏桐微微勾唇,“只是不知道,您找我还有何贵干?”

    ……来了。

    闻景眸底笑色染开。

    ——

    脱离了那些同学,剥掉了温软无害的伪装,那天穿着红裙上着艳妆的气势登时又回到了女孩儿身上。

    他忍不住垂眼低笑了声。

    “我来追债。”

    一句中文四个字,字字清晰,发音纯正。

    但苏桐还是怀疑自己听岔了声儿。

    “追什么?”

    “债。”

    闻景不厌其烦地重复了遍,“或者说是出台费。”

    苏桐:“——?”

    她差点气笑了。

    “我如果记得不错,临走之前我已经给闻先生留下了63万的筹码——而Eden里价格最高的侍应生,一晚上也用不了这么多。”

    苏桐轻吸口气,保持微笑,压低声音,“更何况那天晚上,我什么也没对您做。”

    最后一句话的每个字,都像是女孩儿气得从声带一个一个迸出来似的。

    闻景压不住的心情愉悦。

    他微抬眼。

    “嗯。不过有一点你不知道,当晚Eden赌场就更换掉了所有筹码。”

    苏桐一愣。

    跟赌场纠缠了这么久,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63万的筹码……都作废了?”

    闻景:“它们现在只能算一堆塑胶片。”

    苏桐皱眉。

    “闻先生当晚没有兑现?”

    闻景眼神微闪,“我被铐了一晚上,会有时间去兑现?”

    “……”

    苏桐沉默了两秒,抬头,“那闻先生想要什么?”

    闻景:“63万我不要了。我只要你那天带出赌场的东西。”

    苏桐皱起了细眉。

    她定定地凝视了闻景几秒。

    “闻先生要那个做什么?”

    闻景笑着转开眼——

    “威胁、出售、交易……”他话音一顿,视线落回,“这里面能做的文章,可远不止一个新闻作业那么简单。”

    “……好。”

    苏桐答应下来,跟着她话锋一转——

    “但我现在还不能给你。”

    “嗯?”

    苏桐说:“下周就是我们组的课题展示,在那之前我不确定是否还会用到录像里面的资料——所以如果闻先生真的想要那个,我可以在下节课之后交给你。”

    “课题展示?”

    闻景轻眯了下眼,唇线抿着的弧度有一瞬的锐利。

    只不过须臾之后,那点凉得煞人的气息就消失不见。

    他笑问:“你们不会要把整个录像放到师生面前去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

    闻景轻捏了下指节。

    苏桐却是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当然不。”

    “我们只会截取里面一副分照片材料,对展示予以辅助说明。”

    “……”

    绷紧的肩线慢慢松弛,闻景勾唇。

    “好。”

    “你们的下节展示课,我也会去看看。”

    ——

    省得任务目标进了展示材料,他却还被蒙在鼓里。

    “你来做什么?”苏桐本能反问。

    闻景唇线微撇了下,似笑非笑。

    “作为亲爱的,帮你加加油?”

    苏桐:“……”

    闻景没再赘言,转身就准备离开。

    只不过迈出几步之后,他身形稍顿,回眼看向原地。

    女孩儿果然还站在那儿。

    只不过也没在看他。

    真是薄情啊。

    闻景眸里掠过丝乖戾又恶质的笑色。

    凌厉的眉峰下,眼尾也跟着扬起一个不驯的弧度。

    “忘记说了。”

    “……”

    听见男人再次出声,苏桐微怔了下,收拢下颌望过去。

    视线里只余一道背影修长峻拔——

    “如果遗憾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对我做’,那随时欢迎你再来。”

    苏桐:“……???”

    *

    《新闻实践》的小组展示课如期而至。

    当天一早,苏桐就把Susan和兴致不高的宋云深拉了出来,简单做了最后的修正和排练。

    排练演示结束之后,三个人一起往上课的教室走。

    苏桐和Susan并肩在前,沉默的宋云深跟在后面。

    Susan正缠着苏桐,语气里带着点兴奋。

    “所以那天来找你的那个男孩,真是你男朋友?”

    苏桐叹气——

    “他真的不是。”

    “那他怎么会那么亲昵地称呼你……而且你俩是怎么认识的?难道你瞒着我,自己去泡吧聚趴去了?”

    “……”

    苏桐百口莫辩。

    赌场那天的事情她始终没跟这两人提过。

    一来凶险,徒惹担心。

    二来隐晦,个中细节实在难以启齿。

    那到了这时候,她总不能真说闻景是来跟她索要“出台费”的吧?

    苏桐正纠结于编造个什么样的来由,她背包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生平第一次,苏桐感觉这手机震动的声音实在是美妙极了。

    但这种美妙感并没有持续太久。

    看着屏幕上那个眼熟的号码,苏桐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她垂手就想按成静音。

    “……哎?”

    就走在她旁边的Susan无意瞥了一眼,“这不是我们学校心理咨询室的电话吗?”

    思考了两秒,Susan笑说:“桐,看来你是被随机安排到心理咨询了啊?”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