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3.【番外】少时闻景(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您的V章购买比例不足80% 72小时后将替换为正常章节】  “咔哒”一声。

    缩在墙角的孩子跟着抖了一下, 眼圈通红。

    “——你别再打孩子了……”

    门外有隐约的女声歇斯底里着,撞得木门微颤。

    而那男人无动于衷。

    他转回身, 整张脸都在阴翳里笼罩着,什么也看不清。

    角落里的那个孩子终于忍不住了, 她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体, 尽可能地把自己缩成一团,哭声嘶哑:

    “我、我知道错了爸爸……我再也不敢了——爸爸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爸爸……”

    那道身影却已经蹒跚着走近,令人生呕的酒气扑了下来——

    “……你错在哪儿了,啊?!”

    “我知、知道——知道……”

    女孩儿已经哭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惊慌和恐惧叫她快喘不上气。

    她只能看着那个男人扬起攥着皮带的手,抽碎了昏黄的灯影儿,然后狠狠地甩了下来——

    “叮铃铃铃!”

    刺耳的闹铃划破了午后三点的安静。

    床上盖着薄被的人猛地睁开了眼。

    等那蔷薇暗纹的浅暖色壁纸在瞳孔里清晰起来,苏桐才终于放松下睡梦里浑身紧绷的肌体。

    在床上缓了一会儿, 她慢慢坐起身。

    从高中开始留学在外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又梦见小时候的事情。

    ……到底还是最近调查的事情对自己影响太大了吗?

    苏桐垂着清淡的眉眼, 掀开身上的薄被,转身要下床去。

    没等白净的脚丫踩上地板,手机就在床头柜上震动起来。

    苏桐伸手去拿,顺便勾起了旁边的发绳。

    “桐,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你怎么样?计划照旧吗?”

    电话甫一接通,对面就是叽里呱啦的一串外语。

    苏桐本能地停顿了下。

    尽管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已经有五六年了, 但她显然还没能把英语当作母语一样熟练。

    苏桐漫无目的地走着神, 用肩膀和耳朵夹住手机。

    红唇微扬, 她的脸上露出一个很浅的单酒窝。

    “嗯,按原计划来。我一个小时后到。”

    一边说着,她一边动作利落地把长发扎了起来。

    *

    是夜,华灯初上。

    一辆黑色SUV从G大最闻名的新闻学院校区缓缓驶出,继而没入到灯火缭乱的车流当中。

    车内,苏桐正摆弄着两枚深蓝色的玫瑰形宝石胸针。

    躺在她手心的两枚胸针,无论从形状还是色泽度上,看起来都完全相同。

    驾驶座上的是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姑娘,此时开着车,正从车内后视镜看苏桐。

    “桐,今晚你有把握吗,会不会太危险了?”

    苏桐的注意力从胸针上抬了起来。

    她刚要张口,坐在她身旁的宋云深就先插了话。

    “是啊,我可听说那间地下赌场里的保安都是真枪实弹的……苏桐,这G城遍地都有新闻,不然我们就换个别的调查事件吧?”

    苏桐看向宋云深,弯弯的杏核眼里带笑。

    “一周后就是报告的deadline了,我们的主要精力又一直放在这上面——单是信息渠道当初我们就找了整整两个月。现在换课题,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被导师当掉。”

    “……”

    见宋云深沉默,苏桐看向驾驶座。

    “别担心,Susan,今晚会跟之前一样顺利的。”

    Susan:“关键在于,之前就算出问题他们也找不到你的把柄,而今晚你带着微型摄像机进去,一旦被发现……”

    苏桐将其中一枚宝石胸针收回上衣口袋里。

    检查过手中剩的这枚之后,她抬眼,沾着笑意的眼角弯下来。

    “就算有什么危险,不是还有你们在吗?”

    Susan苦笑,“你独自在里面,假如真遇上什么事情,只我们两个人能做什么?”

    “唔……一个报警,一个叫救护车,刚好够了。”

    苏桐语气轻松地玩笑。

    十几分钟后,轿车停到了一栋豪华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后座的苏桐推开车门下了车,转向车内仍旧担心地望着她的两人。

    她笑着眨眨眼:“我的‘铠甲’呢?”

    宋云深无奈地从旁边拎起两只纸袋。

    “这个盛着晚礼服,那个是高跟鞋。”

    苏桐单手接过,比了个“OK”的手势。

    停车场绝不完美的打光下,站在车外的女孩儿仍旧白皙漂亮,像块挑不出瑕疵的玉石。

    嫣红的唇线一挑,她五官间笑意明媚得晃眼:

    “等我凯旋。”

    *

    苏桐的目的地,就在这家名为Eden的四星级酒店的负三层——除了几部特殊的专供电梯之外,普通客人是无法看见这个选项的。

    刚一出专供电梯,苏桐便被两个穿着西装的黑人大汉拦了下来。

    她不以为怪,将攥在手心的深蓝色玫瑰胸针当着两人的面,别到了衣服上。

    看清了那枚胸针的式样,这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眼,其中一个转回来,将苏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但他最终也没说什么,身体往旁一侧,让出了过人的空隙。

    苏桐微笑着冲那人点点头,走了过去。

    擦肩之后的刹那,所有的笑色从她精致的五官间褪离。

    而火辣的目光还追在身后——

    “你见过她吗?”

    “没有,估计是刚来没多久的。”

    “长得可真勾人,穿上她们的特订晚礼服,肯定能叫场子里一半男人移不开眼。”

    “可惜你我是无福消受了。”

    “……”

    苏桐眼神冰凉地拐进了旁边的长廊。

    长廊尽头是个大型化妆间,一推门进到里面,那混杂的香水味儿就搅和在一起扑面而来。

    苏桐被呛得脚下一停。

    屋里的两排化妆镜前,几乎每把椅子上都坐着个容貌上等的女人。其中一个淡金色长卷发的无意间瞥了过来,看清苏桐后便招了招手。

    “Poppy,这边。”

    Poppy是苏桐在这儿用的假名。

    听了那声招呼,苏桐不做犹豫,脚下方向一调就走了过去。

    “晚好啊,Lisa。”

    隔着还有几米,苏桐就冲对方露出个明媚的笑。

    淡金色长卷发的女人无奈。

    “你看起来可一点都不着急。”

    “我尽可能地催促司机了,可他显然不太急着回家。”

    苏桐玩笑着将手中装了高跟鞋的袋子放到化妆镜下面,拎着另一只走向化妆镜正对的更衣室单间——

    “我先换衣服。”

    等苏桐换上那身红色的露背长裙走出来,原本只坐着Lisa的化妆台前已经聚了好几个肤色各异的女人,都穿着一样的“特订晚礼服”,别着相同款式的玫瑰胸针,只不过红裙裙身却是有长有短。

    苏桐到旁边空闲的化妆镜前坐下,对着镜子开始上妆。

    Lisa恰好抽身走了过来。

    “她们在谈论什么?”苏桐似是无意地问。

    Lisa一撇嘴,要笑不笑的。

    “听刚回来的说,今晚场子里似乎新招了个男侍应生,以前从没见过……”

    听到一半没了后续,苏桐好奇地转头去看Lisa。

    Lisa耸了下肩——

    “据说是个极品,她们正在讨论要什么样的天价才能睡他一晚上。”

    苏桐失笑,“所以这是准备众筹?”

    “很遗憾,”Lisa说,“那男人是系着领带的。”

    苏桐了然。

    在这间地下赌场待得久了,便会知道个不成文的规定:赌场的女侍应生里,穿着短裙的都有各自的“价格”。

    类似地,男侍应生中不打领带的也可以往赌场旁边的房间里带——只要你付得起钱。

    苏桐简简单单地上了妆,然后便站起身。

    Lisa皱眉看她。

    “Poppy,你这妆上得……如果你肯素颜,每次的小费一定比我们高得多。”

    “招来‘蜜蜂’嗡嗡嗡,”苏桐在耳边做了个手势,杏核眼笑得微弯,“我嫌烦。”

    “真是你会说出来的话。”

    “我先进去了。”

    “嗯,尽情享受吧。”

    *

    赌场大厅,西南角的承重柱下。

    一个相貌普通的黄种男人站在这片自助区的餐桌前,正默不作声地擦着手里的餐刀。

    直到他身后有个身形瘦削的白人走了上来,他的动作随之顿住。

    这人放下餐刀,转头。

    跟走过来的瘦削男人对视了眼,他往对方身后一瞧,继而幅度很轻地皱了下眉。

    “老大呢?”

    停到他身旁的瘦子已经憋不住笑了。

    “King太招人,一出大厅就被几个女人堵了,这会儿正引着‘蝴蝶们’上楼呢,估计要等脱了身才好下来。”

    “怎么回事?”

    “哈哈哈别提了……”瘦子笑得难以自已,“回来的时候我打听了下,这些女人之所以这么热情,原来是因为Todd那傻子给King准备的西服,和赌场里男侍应生的制服撞衫了。”

    “……”

    站在桌前的男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徐徐开口:“Todd死定了。”

    瘦子一脸幸灾乐祸地在胸口画十字。

    “为他祈祷啊。”

    ……

    与此同时,赌场大厅西侧长廊内。

    在监控摄像的死角位置,苏桐正小心调整着自己裙子上的胸针。

    确定其中最大的那瓣花瓣是正对身前的角度后,她便打开那片叶子形状的摄像开关,随后转身出了洗手间。

    三级台阶之外就是直通赌场大厅的长廊,她轻吸了口气,抬脚迈上了第一级。

    恰在这时,一个男人从她的目光左首走进了视野。

    衣着款式是她极为熟悉的赌场男侍应生制服。

    而最不显眼的黑色长裤,此时却被那修长的双腿硬是撑出了T台走秀的时尚度。

    苏桐本能地视线上移。

    掠过制服下若隐若现的胸肌弧线,她的目光定格在那张侧颜上——

    从黑发之下饱满的额头,到漂亮而凌厉的鼻线弧度,行经微抿着不悦情绪的薄唇,最后收拢于线条如锋的下颌。

    怔过之后,苏桐在心底吹了声口哨。

    ——果真是个极品啊。

    几乎是她刚感慨完,那男人便侧眸横了她一眼。

    像有读心术似的。

    苏桐被瞧得身形一停:

    望过来的那双深邃瞳眸,在长廊暧昧的灯光下,分明泛着点幽蓝的色泽。

    ……蓝色?

    错觉吗?

    只是不等苏桐再去看,那眼神带着冷然的无谓和煞气,已经移到旁处。

    到男人离开视野的最后一刻,苏桐分明瞧见那人抬手攥到了领口,一把扯下了领带。

    掠过视线的侧颜上,如刀的眉峰绷着凛冽而不耐的弧度。

    随后,那道笔挺的身影便消失在长廊尽头。

    好半晌后。

    苏桐回过神,嘴角抽了抽。

    扯下了…………领带??

    “Wow——”

    苏桐慨叹了声。

    然后她同样抬脚往赌场大厅走去。

    ……看来Lisa她们今晚真的可以考虑众筹了。

    “出、台?”

    过了足足五六秒的时间,闻景才轻眯起眼,把这两个字不疾不徐地重复了一遍。

    他的眼瞳一瞬不瞬地噙着苏桐的身影。

    在这种毫不遮掩的直视下,苏桐唇角本就勉强的笑意几乎快要维系不下去:

    “我之前见闻先生扯掉了领带,以为您今晚是接受出台邀请的……”

    “抱歉,看来是我还没搞明白侍应生里的规矩……”

    话音无以为继。

    若不是脸颊上了足够的粉,苏桐怀疑自己现在看起来应该已经接近番茄色了。

    ——事实证明,在演技这方面,她显然还有的进修。

    苏桐按捺着心绪,从男人后颈抽回手臂。

    然而踮起的脚跟还未落下,她的手腕就先被人攥住了。

    苏桐微愕地仰起脸。

    ——

    视线里的男人也正望着她。

    薄薄的唇勾着好看的弧线,和之前模样没什么分别。

    但却莫名地叫苏桐觉着危险。

    “你是想——”

    他声音压得沙哑,带着磁性的沉。

    紧噙着苏桐的一双瞳子里像是盛了光。

    似乎是自己都觉着要出口的话说来可笑。

    言到中途,闻景就侧开脸低笑了声,然后他才懒挑着眉,转望回来。

    “……你是想买我出台?”

    看着面前这个脱了高跟鞋后显得小小一只的女孩儿,闻景试图按捺住心底那些戾意十足的情绪。

    但其中还是有些压不住的,溢了出来——

    眼角,眉梢,薄唇……

    顷刻之间,这张挑不出瑕疵的清俊面庞上,每一分弧度都染了点煞气又撩人的味道。

    苏桐看得一呆。

    继而她心里感慨:

    不愧是职业的啊。

    一拿出看家本事来,她这种伪装潜入的,就只有被秒成渣的份儿。

    不过这人肯配合她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于是原本消失的笑又回到唇畔,苏桐轻点头:

    “闻先生愿意吗?”

    “……”闻景眼神一闪。

    停了几秒,他笑得薄,语气却理所当然。

    “我很贵。”

    苏桐迟疑了下。

    “有多贵?”

    闻景:“……”

    女孩儿大有一副“实在太贵我就去找别人”的架势。

    闻景生平第一次感知到了这种一口气不上不下噎在正中的憋屈。

    ——而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憋屈被当做挂牌出售的男侍应生,还是在憋屈挂了牌都被质疑价格。

    “是我问得失礼了。”苏桐反应过来,弯下眼角笑了笑。

    她视线快速掠过大厅几处保安的动态,回过视线来,语速稍提——

    “不如我们去房间谈价格?”

    闻景垂眼,被遮着的瞳子里情绪闪烁。

    “好啊。”

    他轻飘飘地应了一声。

    一听这男人松口,苏桐警惕地看了一眼几处门庭的保安。

    趁他们未注意,她拉起闻景的手腕就掉头往长廊走。

    ……

    赌场角落里,背对大厅面壁思过似的三个人转了回来。

    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其中两个眼都发直。

    Leo喃喃。

    “Todd……我眼珠是不是掉地上了,你帮我捡捡……”

    Todd回过神,慢腾腾地翻了他一眼,憨声憨气。

    “没掉。所以要我帮你抠下来吗?”

    “……那就是King他有个双胞胎兄弟,但是隐瞒了我们这么多年!”

    “你能学着像个人一样思考问题吗?”

    “……”Leo也不气,转头看Todd,“那可是个女人啊。”

    “女孩。”

    Leo摆手:“不管女人还是女孩,那都是个女的——你什么时候见过King对一个女性这么温柔和善过??”

    Todd不语。

    Leo也不搭理他了,转过头去问沉默的余,“余,你听懂他们刚刚说什么了?——好像是中文,你听得懂吧?”

    余点点头。

    然后他神色复杂地看了Leo一眼。

    “那个女孩儿要买老大。”

    余顿了下,补充:“一晚上。”

    Leo:“???”

    “老大答应了。”

    “………………”

    “——What the fuck?!”

    *

    苏桐这会儿自然不知道,大厅里已经有人因为她而对人生产生了怀疑。

    事实上,她此时满腹心思都用来警觉四周,就算知道大概也顾不上。

    ——她甚至连身旁那人好整以暇的观察都没注意到。

    进到客房休息区的长廊之后,发现地上的中年男人不见了踪影,苏桐还有一瞬的犹疑。

    “有问题?”

    见她停步,闻景在旁边问了句。

    苏桐回神,转过头仓促笑笑。

    “没有。”

    ——

    这个关头,还有个陌生人在身旁,她也实在顾不得再去考虑那人去向。

    苏桐垂手推开旁边一间空房。

    她探进脑袋去。

    确定四下无人,苏桐回眸。

    “闻先生,我们就……在这一间吧?”

    话到尾音,还不很明显地抖了一下。

    闻景垂眸。

    眼底带着点儿戾气的笑意划了过去。

    “好啊。”

    声音压得低哑,但依旧是那副轻慢的语气。

    走进房间的苏桐听得清楚,却迟疑起来。

    ……是不是她刚刚那话,真的伤到对方了?

    仔细想想,态度确实有些不尊重。

    所以这人现在,应该只是强装的无所谓?

    苏桐在心里叹了一声。

    本来还准备进到房间里直接把人打晕,再做戏也方便些。

    现在这样一想,她还真有点心虚得下不去手了。

    可又不能放任这人干扰自己的计划……

    苏桐边走着神,视线开始在房间里逡巡起来。

    刚进Eden兼职的时候,Lisa是领她来过的。

    如果她记得不错……

    苏桐走向屏风内卧室里的床头柜。

    到跟前后她停住步,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那敞开了条缝的抽屉。

    ……果然在里面。

    办法成形,苏桐心情稍好,微勾了红唇,转头看向闻景。

    “闻先生不到床上来吗?”

    站在原地的闻景眼神一动。

    瞳仁微转,他定定地瞧向苏桐。

    过了须臾,他薄唇轻咧了下。

    “你真要我去床上?”

    苏桐眨眨眼,努力压着声线不怂。

    “闻先生不肯?”

    “……”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