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零二章 大结局(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安小池认识陈维的时间也算久了,他在自己身边做了保镖好几年,平日里总是惜言如金,这竟然是自己听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而且小糖果这个昵称竟然真的是陈维取的。

    还是自己私下的取的。

    真是人不可貌相……万万没想到他是这样的陈维……

    爱情的力量真是可怕。

    “那你们俩现在……”

    路子月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很坚定的说道:“我们打算明年结婚。”

    “结……结婚?!”安小池惊讶的都有些结巴了,她其实只是想问他们俩现在是不是已经确定关系了,结果没想到路子月一开口就给了她这么大一个炸弹,炸的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嗯。”路子月回头看着陈维,对方也正温柔的看着她,手则伸向前握着她的,两个人之间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是那种情意绵绵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朋友能有个好归宿安小池当然替她高兴,虽然这对组合她之前确实是想都没有想过,不过不是有句话叫“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吗?也许人跟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在你不知道,没注意,没有防备的时候,它可能突然就带着你的命定之人来到了你的身边。

    所以有些事情不用着急,更加不用怀疑自己,否定自己。

    该来的事情,它总是会来。

    晚上纪悦灵和邓盈盈过来的时候也都从安小池口中得知路子月竟然跟陈维在一起,还准备明年结婚的事情。

    “你要结婚你经纪人知道吗?”

    几个小姐妹都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盘腿围成圈或坐或半靠在豆袋上,旁边还放着各种零食甜品饮料什么的。

    纪悦灵问道:“他没拿刀先杀你再杀你男朋友最后自杀吗?”

    安小池无语的拍了纪悦灵的手臂一下,“乱说什么。”

    邓盈盈则在一边的捧着脸说道:“好羡慕啊……”

    纪悦灵吐吐舌头,顺手拿起一小碟的盐焗杏仁。“难道不是吗?新晋视后啊,等你挑选的剧本和代言都能绕地球三圈了吧?我可听我们家那位说了,他们公司今年的新产品也打算找你带代言,还想让我问你能不能插个队呢!你这个时候突然要结婚你经纪人还不撕了你。”

    “额……其实……他是准备撕来着……”路子月笑的有点尴尬,又有点莫名的忍俊不禁,“我跟他说这个的时候维哥也在,然后小星想要发火来着,不过他打不过维哥……然后,也打不过我……”

    安小池:“……”

    纪悦灵:“……”

    邓盈盈:“……”

    众人静默三秒,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在一声“噗嗤”之后几个人就再也控制不住的爆笑出声。

    安小池笑的倒在纪悦灵身上,邓盈盈则捂着肚子笑的喘不过气来,路子月也是抱着抱枕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对小星表示深刻同情。他大概也没想到做个经纪人还会有生命危险吧哈哈哈哈哈哈。”安小池擦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说道:“不过万万没想到钱哥师徒都是这种被我们坑的命运。”

    小星是钱浩荡一手带出来的经纪人,说是他徒弟一点都不为过,现在小星见到钱浩荡都还有些发憷,也不知道当初是用了什么惨无人道的方法来训练他,搞得小星见到钱浩荡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星跟钱浩荡的‘命运’都一样,被自己手下的明星坑的不要不要的。先有安小池每每在关键时刻怀孕,后有路子月在事业上升期准备公开恋情和结婚。

    她不说还好,一说原本已经开始消停的其他几个人听了又开始笑了。就跟被点了笑穴似的几个人笑的停不下来,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跟知心好友在一起完全放松的状态下,一点小事情都可以笑的惊天动地。

    “唉。”大笑过后安小池长吁一口气,终于缓过劲儿来了。“那你打算明年什么时候结婚啊?我马上要进组拍电影了,明年都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明年我们打算先公开和领证,婚礼想再晚一年。”路子月喝了口橙汁,嘴角带笑。“主要是我的工作已经安排到明年了,确实是挪不出空来。而且我们打算过段时间去看房子,明年再弄弄房子什么的,时间算下来差不多了。”

    “哟哟哟,我看你这笑容是巴不得明天就嫁过去了啊。”纪悦灵揶揄道:“你可老实交代,你跟你老公到底是怎么走到一块儿的?他以前是小池的保镖吧?你们俩是怎么看对眼的?难道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邓盈盈也在一边拆了包薯片,然后十分八卦的问道:“是陈哥先追你的吗?他怎么追你的?他看起来好凶啊,你是怎么降服他的啊?”

    “你怎么那么八卦。”安小池故意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邓盈盈,然后奸笑着说道:“不过问的好,我也想知道。”

    路子月在圈内要论要好也就是她们这几个朋友了,平时有什么事情也没人能说,人天生就是喜欢倾诉的动物,尤其女人更甚,所以虽然觉得有些害羞,但是在大家的‘威逼利诱’之下还是半推半就的说了。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我们认识的经过你们都知道……”

    “诶,我不知道。”安小池手里捏着块果脯,迅速撇清关系,“我真不知道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建立私交的。路子月同学,请把你坦白的态度放端正点,从头开始交代。”

    路子月随手捻起一颗梅干扔向安小池,“你怎么那么烦人。”

    安小池笑着躲开,“殴打我是没用的,该交代还是要交代。”

    路子月笑着咬咬唇,说道:“其实我也忘了我们是怎么熟悉起来的。你还记得我身体不舒服……就是我流产之后强行要上工那次,你不是让维哥送我去医院,然后他不同意吗?”

    安小池有些迟疑的看看对此毫不知情的纪悦灵,点了点头。

    她当然记得那件事情,也就是那件事情让她跟路子月开始慢慢睡起来的,也是那天之后她才逐渐了解路子月的过去。

    路子月笑的释然,工作上的成就和来自爱人的疼爱让她早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总是自惭形秽的路子月了。

    纪悦灵听到“流产”时心里确实是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她的神色就恢复如常,然后伸手握了握路子月的手。

    路子月一笑,继续说道:“当时他有他的职责所在,而且当时不管是跟你还是跟维哥其实都不是很熟悉,所以我根本也没有怪他。可是后来他……他专门来找我道歉。”

    想到过去的事情现在只让人觉得甜蜜,路子月脸颊微红,手无意识的把一个梅干捏来捏去。“反正后来就是……慢慢熟悉起来了呗。本来我是不想……”她顿了顿,在场的几个人除了安小池之外,纪悦灵和邓盈盈都不知道她上一段堪称凄惨的恋情,如果是在以前她会很介意,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她的那段过去,但是现在却觉得说出来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

    回想过去,她有遗憾,也有伤痛,但是更多的是释然。

    一个人是否真正放下过去就在于她是不是可以坦然的说出过往。

    “……我本来是不想要再谈的,以前摔跤摔的那么惨,我是真的害怕。当然更加没有想过结婚。可是维哥跟我说他不介意我的过去,他……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邓盈盈和纪悦灵虽然不清楚路子月的过去是什么,当然她们也不会那么没有眼力价的问出来,倒是安小池开口了。

    “你这是在给维哥发好人卡吗?”这种台词怎么那么像是古装剧里男主角拯救失足姑娘后人家想要以身相许的台词啊。

    “当然不是。”路子月失笑,“感谢和爱情我还是分的很清楚的,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他,我不会答应他,也不会想要跟他结婚的。”

    “那他是怎么跟你告白的啊?”邓盈盈手里的薯片都没吃两口,一心就想听八卦。“是不是很浪漫?比如单膝下跪,然后给你送九十九朵玫瑰,跟你说要和你过一生一世什么的?”

    安小池说:“你看陈哥那种样子像是会有这种浪漫细胞的人吗?”

    “那不一定啊。”邓盈盈反驳道:“有时候看起来越是不像会浪漫的人,浪漫起来越是要人命。你们家温老师我以前瞅着也不像是会在宙斯奖颁奖典礼上冲动下跪求婚的人啊。”

    安小池摸摸鼻子,无法反驳。

    邓盈盈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所以说不能以平时的样子来评价一个人在爱情中的表现啊。有些人平时木讷,可是超会撩。相反有些看起来应该很懂浪漫的人,反而跟个木头一样,怎么教都教不会。”

    “嗯?嗯嗯?我怎么觉得某人有些意有所指啊?”纪悦灵奸笑着拿了根鱿鱼丝指指邓盈盈。“你等着啊,等审完小路再来审你。”

    “我不是都就交代清楚了吗?组织还要审我什么?”路子月笑着说道:“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你可还没跟我们说陈哥是怎么跟你告白的,别想着蒙混过去啊。”安小池真是要好奇死了。

    路子月抱着抱枕,把自己的半张脸都埋在抱枕里,含含糊糊的说道:“也没怎么说啊……就很普通啊……”

    想起那天的情景路子月都还有些害羞,她不知道平时沉默寡言,冷静的跟块石头一样的人在情绪爆发时竟然会是这么热烈,让人根本逃无可逃。

    “就很普通的说他喜欢你吗?”纪悦灵双眼发亮,“还是很不普通的说喜欢你?”

    “就你最八卦!”安小池轻轻踢了她一下,“不过我也想知道,嘿嘿。”

    也不能怪她八卦啊,要知道陈维做她保镖时整天就一个表情,那就是没表情。一个星期说的话加起来可能还超不过十句,她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喜欢上人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路子月怎么好意思说出具体细节,当时陈维直接把她堵在楼道间,一直亲她亲到答应为止,这么害羞的事情她实在是说不出口。“他就问我愿不愿意,那我就说愿意咯……”

    “真的吗?”纪悦灵在八卦方面的天赋跟小柳是不分上下的。“这位施主,我看你眼神闪烁,言辞含糊,同时面含春色,眼带桃花,事情一定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对不对?你们之间当时一定发生了什么让人羞羞的事情对不对?”

    路子月扑过去拿抱枕打她,“还眼神闪烁面含春色,你最近在演神棍吗?这台词怎么背的那么顺溜,嗯?”

    纪悦灵大笑着往安小池身后躲,还不忘扔两个公仔过去反击。“来人啊!有人被我戳穿了要杀人灭口啦哈哈哈。”

    邓盈盈和安小池也不能独善其身,很快就被纪悦灵和路子月拉下水,几个人闹成一团。

    等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后,几个人一人抱着一个抱枕瘫在豆袋上,实力演绎葛优瘫的进化版——全身瘫。

    半晌邓盈盈才盯着天花板幽幽说道:“虽然小路不肯透露细节给我们,但是我知道陈哥一定超浪漫,不然小路也不会答应他。唉,真好,真羡慕你们。”

    纪悦灵正好躺在她身边,闻言翻了个身看她:“你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不是有丁尘?那小子对你不好吗?让小路去帮你揍他!”

    “你们俩在一起也好几年了吧?”安小池算了一下,从那年拍《末路追踪》到现在也要三四年了,在圈内这两个人是出了名的金童玉女,CP粉满天下说的就是他俩。哪天他们要是真的闹分手,估计粉丝第一个不同意。“什么时候打算结婚?”

    邓盈盈闻言又是一叹。“倒也没有不好,就是有时候实在太木头了。你看我们都交往多久了,每年情人节,我生日,他生日,圣诞节永远都是吃饭,在家看电影,然后送礼物,然后滚床单。第二天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他跑他的剧组,我赶我的通告。”

    安小池和纪悦灵,路子月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想笑。

    “不能吧?”安小池凑近说道:“我觉得丁尘应该是比较浪漫的那种人才对啊。”如果不浪漫的话当初也不会对她莫名其妙的就一见钟情了。

    “我原本以为也是。”邓盈盈幽幽的看了安小池一眼,“他追你那会儿表现的多浪漫多情啊。”

    “噗。”纪悦灵一口橙汁差点喷出来,“等会儿!丁尘追求过小池?你们俩还曾经是情敌?不对,有人追求小池竟然没被温老师给砍死吗?”

    安小池嫌弃的抽出张纸巾给她,“你脏不脏啊?我跟盈盈不是情敌关系,丁尘当初也不是真的喜欢我。他只是自己脑补过度而已。”

    “是啊!”邓盈盈特别不理解。“你说一个那么会脑补的人,怎么谈起恋爱来就这么木讷呢?我们俩第一次约会时他死活不敢牵我,我就差把手塞进他手里了!后来我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他竟然跑过来问我想要什么,还老老实实的告诉我生日当天的所有安排,最后问我满不满意。”

    说到这里邓盈盈的火气就窜了上来。

    “请问!”她用力的拍着豆袋,“在他家吃他做的饭!然后在他家看电影!最后他给我生日礼物!就这么三步,我就算想要挑出不满来也很难吧。”

    “后来我跟他说,你可以不告诉我的,给我一点惊喜,然后你们知道他怎么跟我说的吗?”

    “怎么说?”纪悦灵憋着笑,已经做好了爆笑的准备。

    邓盈盈翻了个白眼。“他竟然跟我说,他没告诉我约会时会做什么菜给我吃,这就是惊喜。”

    她的话音刚落,身边的几个人就爆笑出声。

    纪悦灵笑的简直要喘不过气来,“哎哟,我,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不是有我们盈盈,这丁尘也是注孤生的命啊。”

    “而且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他从来都没跟我说过结婚的事情。”这才是邓盈盈最介意,也最不安的一点。他们谈恋爱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而是好几年了。

    她心里早已经做好了跟对方一生一世的准备,可是对方却好像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意识到邓盈盈是真的郁闷,安小池她们也渐渐收了笑容,几个人对视一眼,最后路子月坐过去揽住邓盈盈的肩膀说道:“其实你们还那么年轻,事业又发展的那么好,还不着急考虑这些。”

    邓盈盈原本也只是吐槽,现在却真的有点伤心了。“不是的。你跟维哥在一起的时候会不会说到以后?小池你和温老师结婚之前是不是也曾经对未来有过规划?灵灵也准备跟你家那位订婚了对吗?可是丁尘和我在一起时,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方面的话题。”

    她双手抱膝,下巴抵在膝盖上神情黯淡。“有时候我说到以后怎么怎么样,他也从来不搭腔的……我之前还怀疑过他是不是一脚踏两船,可是他也没有……除了木讷一点,不懂浪漫之外,对我也很好,所以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能他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爱我吧,也可能是我还没重要到能够出现在他未来的人生规划里。”

    “我觉得丁尘心里肯定很爱你的。”路子月说道:“前两个月我在横店见过他,我们还一起吃了顿饭,他的手机墙纸和屏保都是你的照片吧?吃饭时跟我们聊天也是三句话不离你。吃到什么好吃的东西都要说一句‘这个盈盈肯定也喜欢’,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神,每次说到你的时候,他的眼睛都在发光。”

    邓盈盈咬咬唇,听路子月慢慢说道:“一个时时刻刻把你放在心上的人,你说他不爱你,那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才叫爱了。”

    安小池这几年都在国外,没怎么见过丁尘,可是她也觉得丁尘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

    “可能他只是还没准备好。”安小池也靠过去抱着邓盈盈,“你再给他一点时间,我相信丁尘一定会给你一个最完美的答案的。”

    纪悦灵也说道:“没错,你也别胡思乱想,要是哪天丁尘那小子真敢欺负你,你告诉姐姐我,我让我老板去弄死他!封杀他!”

    邓盈盈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敢?!他要是敢对不起我,我的粉丝们一定饶不了他!”

    “就是!”纪悦灵叉了块凤梨递到邓盈盈嘴边喂她,“你背后还有我们呢,不怕他!”

    邓盈盈恶狠狠的嚼着嘴里的凤梨,“没错!我还有你们,我才不怕他!他要是敢不要我,我就去找个比他更年轻的!有八块腹肌的!帅到惨绝人寰的小鲜肉!”

    安小池忍着笑“啪啪啪啪”鼓掌道:“好!有志气!”

    路子月和纪悦灵也跟着鼓掌,邓盈盈立刻配合的站起来向她们拱拱手,嘴里说着“好说好说”“承让承让”。

    可以说十分戏精了。

    几个人闹了一会,安小池又去冰箱里搬来几瓶啤酒和事先准备好的几样下酒菜,几个女人一人拿着几样零食转战到院子里。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