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零五章 大结局(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完这场戏后,监视器后面的史蒂夫久久没有说话。

    “你该庆幸所有奖项都分男女角色。”良久,史蒂夫才说吸了口气说道:“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以后你还能不能拿最佳主角。”

    史蒂夫这句话是对温夜遥说的,安小池也在旁边,她先是特别得意的冲温夜遥挤眉弄眼,然后又对史蒂夫害羞的笑了笑。“没有那么夸张。”

    温夜遥被她的表情逗的发笑,手放在她的后腰轻轻捏了捏后才说道:“你现在才知道吗?我早就跟你说过宝宝绝对会给你带来完全意想不到的惊喜。”

    温夜遥很少当着安小池的面这么夸奖她,被他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有些受宠若惊的羞涩了。

    撇开私人感情和私生活不谈,在工作上温夜遥就如同她的前辈,导师,在专业面前毫无温柔可言,即便是安小池靠着自己的本事拿到了《天权启示录》的女主角也没有听他称赞过什么。

    所以现在温夜遥的当众夸奖让安小池觉得比导演的夸奖更让她来的开心和喜悦。

    “我做的还不够好。”安小池谦虚的说道,心里莫名的还有些受之有愧的感觉。

    “我演的还差得远。”

    听了她的话温夜遥也只是笑而不语,倒是史蒂夫开玩笑般的说道:“过度的谦虚等同于自大哦,A

    。”

    安小池笑着耸了耸肩,“好吧,那……我似乎演的还不错?至少这一场男主角没有再下戏后挑我的刺了。”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会心一笑,有些人还揶揄的朝温夜遥努努嘴,意思就是“嘿伙计,看你把你老婆给惹怒了吧”。

    也难怪他们会有这种反应,温夜遥在私生活中毫无疑问是个妻奴,安小池说一他从来不敢说二,但是只要是在工作中,他的态度简直可以用铁面无私来形容,对安小池的错误毫不留情的进行指摘和批评。

    有好几次他说完之后安小池脸色都有些变了,搞得现场人员都在私下里打赌他今晚能不能顺利进房。

    不过万幸的是至今为止还没有发生过温夜遥睡酒店大厅的悲惨事件。

    当然回房之后他是不是需要举着矿泉水瓶跪遥控器就不得而知了。

    安小池这句吐槽让温夜遥也是无奈一笑,连忙表忠心说道:“我一直都对你很有信心,并且一直都觉得你演的很好,我发誓。”

    史蒂夫在旁边适时插了温夜遥一刀:“作为一个男人我可以告诉你,A

    ,男人誓言在大部分时候都不可信任。”

    温夜遥举双手投降:“放了我吧,伙计,让我们把话题重新绕回这场戏上面好吗?”

    众人笑,安小池则拉拉他的手,抬头冲他一笑。

    话题重新变回刚才那场戏,史蒂夫微微皱眉,但是表情显得有些兴奋。“没错,让我们看看这场戏。A

    ,你演的实在是太……”史蒂夫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符合他此时心情的词语。“……太让人震惊了。”

    温夜遥说:“震惊有很多种,你指的是哪个?”

    “当然是好的那种。”史蒂夫很兴奋,“或许我该用惊喜这个词语来表达会更合适。真的,我之前觉得你演的不错,但是没想到你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他把画面回放,停在最开始的时候,正好是安小池的一个特写。

    “你这个眼神很有张力,让我又想到上一部结束时公主黛的眼神。我记得你当时跟我说过,你觉得这个角色并不简单,她心机深沉远超众人所想,现在你的确是做到了,这几个镜头和眼神让人一下子就跟上一部联系起来了。”

    “还有这里你也处理的不错,不过如果能够再把情绪往里收一下,不要让感情表现的那么急切,一定会有更加好的效果……”史蒂夫一口气连着说了好几个地方,把他觉得好的和不够好的地方都给安小池详细的指了出来。

    说到兴起的地方史蒂夫还临时几个小情节进去,让整场戏更加饱满丰富。

    末了,史蒂夫才又感叹了一句:“不过,你做的已经比我所想象的还要好,A

    ,你是个很神奇的演员。”

    被导演这么肯定安小池心里肯是开心的,这几天悬在心上的大石也终于慢慢放了下来。

    她回头看了一眼温夜遥,对方正含笑看着她,眼神温柔似水。

    ++

    那天之后的安小池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和角色融合的越来越好,在和温夜遥演对手戏时虽然还是有被压制的情况,可是很神奇的是,在这种高压下安小池竟然也能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时间在日复一日的拍摄中缓慢前行,这天他们拍摄的是整场电影中公主黛的最后一场戏。

    巧合的是,这场戏同时也是安小池在这个剧组的最后一场戏。

    在电影的末尾,男主角霄在帝国军和奴隶主的共同设计下被逼入绝境。

    他身前是百万大兵,身后是代表了黑暗的万丈深渊。

    这一幕跟第一部的其中一个场景有些相似,当时他也是被人围攻,只是在那场戏中霄以一敌百,最后杀出了一条血路从此一战成名。

    也就是那一战,他得到了他最昂贵的奖赏——他获得了公主黛。

    只是虽然场景相似,结局却已经完全不同。

    在这场戏里,霄已经无路可退。

    而一手把他坑进这种绝望境地的,就是他眼中的附属品,战利品,他的枕边人。

    在剧本中这场戏的高潮部分应该是公主黛从帝国军当中缓步走出,然后在霄震惊又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说台词,然后霄暴怒想上前攻击她,结果反被严阵以待的帝国军刺伤,最后被抛下悬崖。

    他们第一天拍的时候是完全按照剧本来拍的,可是拍了整整一天史蒂夫都觉得不满意,温夜遥和安小池也总是觉得很违和,拍摄很不顺利。

    收工后温夜遥和安小池在休息区卸妆准备回酒店,两个人都拍了一天的戏,身体和精神都累的很,也就没有任何交谈的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但是即便是没有交谈,温夜遥和安小池两个人只要一在一起,那种氛围也让人很难插入。

    小柳和小呆见怪不怪,章青倒是很有感慨的悄声对小柳说道:“我们俩真幸运。”

    小呆在一边收拾东西,听到这话以为是秀恩爱前奏,于是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俩注意一点啊,不要以为办公室恋爱了不起啊,要是敢乱撒狗粮小心我烧死你们啊。我跟你们说,你们对单身狗的力量一无所知。”

    小柳翻了白眼,“他说的又不是我跟他,说的是小池姐和遥哥。”

    “呆哥你太敏感了,单身狗都跟你一样那么纤细吗?”章青和小柳自从和小柳谈恋爱之后吐槽功力也是日益见长,连钱浩荡偶尔都有被堵的哑口无言。

    小呆随便抽出一张纸巾团吧团吧后朝章青扔了过去。

    “我们单身狗不仅敏感纤细,还要暴力倾向,你再嘚瑟我就咬死你,汪汪!”

    他这两声‘汪汪’声音有点大,原本在闭目养神的安小池也听到了,忍不住笑了两声。

    温夜遥闻言回头看了自己老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小呆。

    这一眼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但还是让三个助理成功消音。

    不过才安静了一小会儿,三个人又悄摸摸的聊上了。

    “你们知道万敬源和林曼曼离婚了吗?”

    “他俩不是早就是名义夫妻了吗?听说两个人早就各玩各的了。”

    万敬源是以前安小池拍《悠悠长河》时的男主角,当时他跟同剧组的明苗勾搭成奸做剧组夫妻,结果被邢文雅给捅到了万敬源老婆林曼曼那里,林曼曼因此大闹酒店,把明苗拖出来打。

    后来如果不是明苗背后的靠山及时压下消息,这个事情还不知道要闹的多难看。

    “是啊,不过之前不是还一直卖恩爱夫妻人设吗?我听说现在是要卖不下去了,已经签字离婚了。”章青低声八卦道:“你们知道离婚的原因是什么吗?”

    既然万敬源和林曼曼都是各有各世界各有各潇洒,那现在会闹到离婚肯定不会是因为外遇问题。

    “他们两个人的恩爱夫妻人设应该给他们带来了不少资源吧?还有他们之间应该有很多共同产业吧?竟然说离就离?”小呆摸摸下巴,开玩笑的说道:“竟然能让他们放弃这些利益选择离婚,难道是林曼曼终于忍不住把万敬源给阉了?”

    章青一脸佩服的看着小呆:“呆哥就是呆哥,这都被你猜到了。”

    小柳和小呆都是一愣,“不是吧?真的阉了?”

    “没有,但是万敬源确实是受伤了,大腿被林曼曼捅了一刀,听说林曼曼原本目标就是,咳,那里来着,只不过是刺偏了。”

    小呆听的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反射性的觉得自己的某个地方都有些隐隐作痛了。

    小柳则吸了口冷气,“没想到林曼曼那么下的了手,不过她老公出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怎么现在才爆发?”

    “因为万敬源这次爬床爬到她闺蜜床上去了,然后还被抓奸在床。”章青说:“最重要的是,听说这个闺蜜从万敬源手上骗了不少钱,万敬源还打算分他名下一些投资公司的股份给对方,就偷吃来说,也是很真爱了。”

    小柳不由自主的拍了拍手。“那就是触动了林曼曼的根本利益,所以她才气到失去理智啊。精彩精彩,社会社会。”

    “所以就是林曼曼一怒之下差点废了万敬源,然后万敬源就决定离婚?”小呆问道。

    “都有生命危险了,不离婚留着过年吗?林曼曼看起来娇娇弱弱的,没想到那么彪悍。”章青说道,当年林曼曼手撕明苗时他还不是安小池助理,如果当时他也在场,他就会明白林曼曼这个女人做出再过激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啊?”在一边竖着耳朵听了好长一段时间八卦的安小池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们的八卦总队队长小柳同学都还没收到风呢。”

    温夜遥的注意力也被他们给吸引了过来,睁开眼睛从镜子里看着他们。

    小呆把手提包的拉链拉上,笑着说道:“还能是为什么,肯定是小柳姐出嫁从夫,把手上的消息来源都转手给小章了呗。”

    小柳踢了小呆一脚:“就你话多。”

    章青憨笑两声:“我有个同学正好在万敬源住的那家医院做医生,万敬源是他们主任负责的。听说入院第二天林曼曼还揪着一个女人进病房,然后差点又打起来了。”

    在场的人都听的目瞪口呆,也是没想到林曼曼的彪悍出乎想象。

    “她自己不是也包着男模吗?”小柳说道:“她还有脸觉得别人对不起她?”

    两个人都是半斤八两,臭不可闻,竟然还能这样互相嫌弃,这个脸皮也是很厚的了。

    章青笑着说道:“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觉得是自己的错误,在他们看来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才是正确画风。”

    小呆在娱乐圈的时间远比小柳和章青要久,知道的事也比他们要多,闻言说道:“其实林曼曼以前风评还可以。她刚嫁给万敬源时我在一个节目录制后台见过他们夫妻,当时看她眼神确实十分非常爱万敬源。她以前也算是资源相当不错的小花了,在上升期选择嫁个万敬源,结婚后还把重心完全放在家庭上。”

    “她也有那么贤妻良母的一面?”

    章青刚说完这句话就被小柳掐了一下,“大部分女人如果愿意嫁给一个男人并且愿意为他放弃自己辛苦打拼的事业退居幕后,肯定大部分都是因为爱。现在变成这样一定是万敬源先做错事。”

    安小池暗暗点头,温夜遥见她听的那么投入,也不介意贡献一点自己知道的事情来满足自家宝贝的好奇心。

    “确实。万敬源婚后不到半年就出轨了同组女演员,同样也是被林曼曼抓奸在床,当时闹的还挺大,因为那个女演员也不是个肯吃亏的,不过后来都被压下来了,现在时过境迁,慢慢的也就没人知道了。

    安小池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她想起拍《悠悠长河》时目睹到的抓奸现场,评价了一句:“没想到林曼曼还是抓奸小能手。”

    不然怎么次次都能抓到万敬源偷吃。

    小呆也跟着说道:“我估计万敬源偷吃肯定不止一次两次,所以才能让林曼曼总抓到他。”

    当总次数增多时,被抓到几率自然也就跟着上升了。

    “要想生活过的去,头上哪能没点绿啊。”小呆说道:“你说两个人既然都结婚了,怎么就不能好好在一起呢?”

    小柳说道:“因为爱都被磨光了啊。”

    当被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有再多再深厚的爱都没用,迟早会被伤心和嫉妒消磨干净。

    原本还能因为共同利益而勉强维持表面关系,但是当利益也被触动,这就无法容忍了。

    “所以我觉得林曼曼捅万敬源这一刀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是我,我也会捅的。”小柳很能理解的点点头,“女人嘛,面对自己正在爱或者曾经爱过的人,根本做不到冷静,很多时候都是恨不得把对方千刀万剐。”

    小柳的话让安小池心里动了一下,脑中飞快的闪过一个模糊的念头,可是当她想要凝神抓住时又消失了。

    她看向温夜遥,对方也正好回头看她。

    “宝宝?”

    安小池想了一下,抓起桌上的剧本说道:“阿遥,我们再对对戏。”

    对于安小池的要求温夜遥自然没有不听的,他重新站起来,神色认真的看着安小池。

    虽然不懂为什么从聊八卦突然跳到了对戏,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专业的助理,小柳他们这个时候都保持了安静。

    “从我出场开始。”安小池翻开剧本指了指某个地方,温夜遥探头看了眼之后点点头表示明白。

    安小池伸出三根手指充当无声的打板,温夜遥看着她手指从三根变成两根,一根,心中默念三,二,一。

    Aciton。

    这场戏两个人不带歇的拍了一整天,台词动作走位已经滚瓜烂熟,但是当安小池念道:“大人,我也曾经祈祷过,希望得到你的垂怜”时突然卡壳了。

    她停了下来,紧紧的皱着眉。

    “这里不对。”

    温夜遥看了看剧本,问道:“怎么不对?”

    安小池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剧本,片刻后才说道:“如果以后阿遥你出轨了,那我肯定不会放过你,我们之间必须要死一个才行。”

    温夜遥因为她的**喻脸黑了一下,“这种事情永远都不可能发生。”

    安小池笑了,“打个比方。我尚且如此,以公主黛的性格来说,她不应该这么平淡才对。”

    “公主黛的性格并不激烈泼辣。”温夜遥已经明白安小池的想法了,但他还是提醒道:“相反,她表现出来的性格一直都是柔弱乖顺,并且善于隐忍的。所以要她有什么激烈表现,比如说拿刀去捅人之类的,我个人觉得不太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安小池反驳道:“她对霄并不是没有感情的,在面对一个自己深爱,但是对方却不爱自己的人时,女人是不可能有多少理智的。”

    “确实。”温夜遥挑眉,把手上的剧本翻到之前的某场戏上,“可是,公主黛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有心计,善忍耐,用无害的外表完美的遮盖住了自己的野心,这样的人在动手前肯定已经是深思熟虑过了的,在最后关头你觉得她会突然变的很激动吗?”

    “即便如此,我毕竟曾经爱过你啊,我面对你不可能冷静的。”由于两个人的讨论越发白热化,安小池不由自主的把自己代入到了公主黛的角色里。“而且你都说了我善于伪装,那我的激动也是为了更好的掩饰我自己。”

    “宝宝,你要知道,在这场戏里我已经是穷途末路,在你和奴隶主,帝国军的眼里我已经是没有任何威胁,等同于死人的人了。”温夜遥也跟着代入到角色,“对于一个毫无威胁,即将被杀死的我,你为什么还需要伪装?你还有必要把演技浪费在我身上吗?”

    温夜遥的话让安小池沉默了,从她凝重的表情和紧皱的眉头中可以看出她现在非常纠结。

    温夜遥也不催她,安静的陪在她身边等她想明白。

    不过这种安静也没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被敲门声给打断了。

    “嘿,Wen,A

    ,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进来的是扮演帝国军首领的演员,他看到安小池的表情和温夜遥站在她面前的样子时一愣,“抱歉,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你们俩吵架了?Wen竟然有这个胆量跟你吵架?”

    温夜遥:“……”

    ++

    第二天拍摄时,安小池同样是演到昨天那部分时卡住了,就算勉强把剧情往后推,整场戏看起来也很僵硬生涩。

    “或许你今天需要休息一下?”在NG了几次之后,史蒂夫关心的问道:“我们休息十五分钟,喝点咖啡冷静一下如何。”

    安小池摇摇头,“导演,可以按照我的想法演一次吗?”

    史蒂夫有些意外,“你的想法?你的什么想法?”

    有些导演在执导时不喜欢别人对他们的安排指指点点,会要求演员严格执行他的指示,虽然史蒂夫不是这类型的导演,但是乍听到演员跟他提出这个要求,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太舒服。

    “你觉得你的方式会比我的更好?”他问道。

    “我不确定。”安小池老实说道:“我只是想要试试。”

    史蒂夫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此时温夜遥开口了:“我觉得这主意不错。这场戏我也觉得像是遇到了一种无形的瓶颈,可能宝宝的想法可以打破这个僵局。”

    史蒂夫看他:“你这句话没有一点私心?”

    温夜遥正色道:“在工作上我从来不开我玩笑,你应该了解我的,史蒂夫。”

    史蒂夫心里想如果温夜遥把他对安小池的称呼改一下,或许他会觉得温夜遥没有任何私心。不过史蒂夫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耸耸肩,“好吧,我同意。”

    “A

    ,让我看看你的想法。”

    开拍后,镜头迅速拉近,公主黛从帝国军中缓步走出。

    前面的剧情都推进的很顺利,不管是台词走位表情动作都无懈可击,一直到安小池说最后那句台词,同时也是每次都卡住的那个地方。

    原本按照剧本和史蒂夫的指示,安小池应该在说完“我曾经也祈祷过,希望可以得到您的垂怜”后含泪转身,然后温夜遥饰演的霄就会激动的冲过来想要攻击黛,而公主黛身边的帝国军会重伤霄,最后将他抛下万丈深渊。

    谁知道当安小池说完倒数第二句台词之后却没有接着说最后一句,而是出乎人意料朝着温夜遥直冲过去。

    温夜遥眼睛微微睁大,同时觉得下腹一痛。

    他缓缓低下头,映入眼帘的是安小池……不对,应该说是公主黛红到吓人的双眸,只见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显得十分楚楚可怜。

    霄的眼神里短暂浮起一丝怜惜,但是这点微弱的怜惜很快就被公主黛接下来的话打散。

    她总共说了三句话。

    “我也日夜祈祷过,希望可以得到您的垂怜。”

    “曾经。”

    “现在,为了我的未来,还是请您去死吧。”

    ++

    安小池这段演绎让现场一片安静,不要说是周围的配角和导演,就连温夜遥都是一愣。

    但是影帝就是影帝,他几乎是立刻就调整好了节奏,放弃原有的表演改而跟着安小池的节奏走,从最开始的不可思议,看到公主黛的眼泪时那种下意识的,短暂而薄弱的怜惜,最后再到听到公主黛说的话后不可置信又震怒的眼神。

    在短短数十秒中,除去最开始那一瞬间的怔愣,其他转折点温夜遥的情绪,眼神,表情都相当到位,演技炉火纯青。

    可是即便是这样神乎其神的演技,当换到监视器从头到尾重新观看时就会发现,整场戏的焦点都在安小池身上。

    她先是化被动为主动,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然后再用短短三个台词表述了她的心路历程。

    她爱过。

    曾经。

    现在只想他去死,因为他碍事了。

    安小池用短短几句台词,几个动作,在这场戏的最后两三分钟里牢牢牵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第一次,没人注意到旁边的温夜遥。

    史蒂夫把那个片段来来回回的看了十来遍,最后他说道:“虽然我已经大概明白你的想法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可以听你说说看。”

    安小池说:“昨天我跟阿遥重新讨论了这场戏。阿遥的意见是公主黛是个善于伪装,善于利用自身优势的人,但是同时因为已经把霄逼到了末路,所以她在这场戏里应该表现的更冷静,更胸有成竹。”

    史蒂夫颔首,“是的,跟我的想法一样。”

    安小池接着说道:“但是我的想法是相反的。我认为公主黛应该更情绪化,或者说更激动一点。”

    史蒂夫和温夜遥互相对视一眼后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我想你们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会这样认为。那是因为我了解一个女人真正爱一个人时该是什么样子。”安小池缓缓说道:“哪怕到后来她的心情已经不复当初,可是曾经放在心底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做到无动于衷,在最后时刻冷静自持?”

    “是的,”史蒂夫摊手,“但是你的处理方式也不是上前给他一个吻,而是捅了他一刀。”

    “是的,正是因为我曾经爱过他,还不能完全忘记他,所以我不能容忍他用那种眼光看着我。而且,我需要亲手了结他,就像是一种仪式,一种对过去告别的仪式,同时,我也需要亲自确定,他确实是死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妨碍我。”

    安小池笑笑,举起刚才握在手心小木棍,刚才她就是用这个戳的温夜遥,当然她没怎么用力。“女人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而聪明又美丽的女人只会更可怕。”

    史蒂夫闻言立刻同情的看向温夜遥,可惜对方的眼睛完全黏在了安小池身上,眼神温柔痴迷。

    “Wen。”史蒂夫打断了温夜遥痴汉的凝视,说道:“你怎么想?”

    温夜遥沉吟片刻,“我只说说我演下来的感受。”

    史蒂夫点头,示意他照实说。

    “我觉得比之前的方式舒服。”温夜遥说道:“人物感情发泄得当,像是前面所积蓄的情绪在最后一刻终于全面爆发出来。我想我知道之前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那就是没有宣泄。”

    整部电影里公主黛这个角色都在筹谋,都在伪装,都在忍,如果一直到最后都是隐忍和冷静,就会让人觉得非常压抑。而安小池最后这么处理正好就宣泄了人物本身的情感,使整部电影在公主黛这条线上得到了一种平衡,同时也让这个角色显得更加立体。

    而且正如安小池所说,真正爱过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完全无动于衷的。

    听完温夜遥的话之后,史蒂夫说道:“让我再看看。”

    道具组给安小池换了把可收缩的道具刀,同时在温夜遥腹部藏好血袋。

    开拍前,温夜遥俯身亲了安小池一口。

    “宝宝别怕,就照你想表达的来。”

    安小池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然后在导演的开拍倒数中慢慢睁开眼睛。

    她的眼神和表情在瞬间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从这一刻开始,她就是公主黛。

    “大人,很高兴看到你仍旧平安无事。”

    公主黛轻柔和缓的说道,她微笑着,握紧了藏在袖中的匕首。

    ++

    是夜,安小池难得的端了杯红酒站在阳台上,就着明亮的月色小酌。

    就在今天,她的最后一幕戏终于得到了史蒂夫的认可,终于完成了她在这个剧组里的全部拍摄。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作为一个演员,她在剧组的工作在今天已经全部结束了。

    温夜遥从浴室出来后在房间里找不到人,在客厅转了一圈才发现人。

    “在想什么?”温夜遥从背后抱住自家宝贝,侧头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安小池放松的往后靠在他的怀里,笑着说道:“没想什么,就觉得……今晚夜色真美啊。”

    温夜遥闷笑两声。“宝宝,你是在跟我表白吗?”

    温夜遥这句话指的是一个梗,据闻古代时日本人非常含蓄,晚上约了心上人也不知道怎么表白,于是就会说‘今晚夜色真美啊’,潜台词就是‘因为是跟你一起看的,所以才觉得夜色温柔美丽’,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是‘夜色再美,不及你美’。

    反正不管是哪种意思,‘今晚夜色真美’都可以算是一句告白了。

    安小池掐了一下他的脸,笑道:“不该是你跟我告白才对吗?”

    温夜遥抱着她轻轻晃了晃,闷声笑道:“好吧,在我心里,夜色再美也不及你美,世间所有的风景再美也不及你美。”

    安小池也笑,来自爱人的情话是不管听多少,听几次都不会腻烦的。

    “这么会说话,有什么企图?”

    温夜遥贴紧她,暧昧的在她耳边低语,“我有什么企图宝宝不知道?嗯?”

    安小池耳根有些发烫,但是没有挣扎的意思,反而眼睛亮晶晶的。“正好,我对阿遥也很有‘企图’。”

    她的戏份既然已经拍完了,那么一直以来的那个打算是不是可以开始提上议程了?

    温夜遥还没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还笑着调戏道的:“我人就在这里,不管宝宝对我有什么想法或者是企图,尽管来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安小池把就被随手一放,在他怀里转了个身后垫着脚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温夜遥的表情先是有些惊讶,然后就是好笑。

    他没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小池,手掌在她背上不停的摩挲。

    “没事的,从我怀上果果的速度来看,你还是很有效率的。”安小池见温夜遥不说话,还好心的‘安慰’道:“你也不用有太大的心理压力,我们顺其自然就好了。”

    温夜遥无语。“宝宝是从哪里看出我压力大的?嗯?”

    安小池咬着嘴唇朝他笑了一下,手从他胸膛上慢慢的滑了下去。

    温夜遥深吸一口气,觉得是时候振一下自己的夫纲了。

    他拦腰把安小池打横抱起,快步走进房间后把人扔到柔软的床铺上俯身压了下去。

    安小池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看起来十分跃跃欲试。

    当初温夜遥只用一个晚上就让安小池成功怀上了果果,而且还是在很大部分‘子孙’都被安全套给拦截,只有小部分的子子孙孙通过小针孔脱逃的情况下,就足以证明他能力有多么的‘出众’了。

    不过就在两个人黏黏糊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