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4|最终章:宛若初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赵槐在北镇抚司大门外心惊胆战地蹲了近半个时辰, 最后等来的不是杨蓁, 而是抓他的校尉。

    留在教坊司的段梁也在上了个茅厕的工夫,就被两个便装壮汉闯进门来堵了嘴绑了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揪出了教坊司,带回北镇抚司刑房。

    要说锦衣卫北镇抚司最拿手的绝活,莫过于抓人和逼供这两项了。

    “诸位老爷饶命, 小人虽是鬼迷心窍收了那位公子爷的银子替他接人, 却实不知人家是何来历。京师里到处藏……藏龙卧虎的, 随便一个大人的汗毛就比小人的腰粗,人家不说, 小人也不敢问呐……”

    赵槐刚一被绑上刑椅, 就迫不及待地一通招供,待得看见校尉们亮出各种刑具, 他就只剩发抖哭号的份了。与他一墙之隔的段梁也是如出一辙。

    等校尉拿刑具朝他们身上一比划, 两人就很默契地双双昏死过去。

    专司逼供的锦衣卫早都练就了眼力,是装孙子还是真孙子, 人家看得出来。这俩小子显然是一吓就尿裤子的货,而且对照他们的供词也全无二致, 并无疑点,可以断定其所言为真。

    徐显炀将李祥与卓志欣叫到了自己的值房, 听了手下报过来的供词, 他朝那两人问:“你们以为如何?”

    卓志欣道:“这事说不定只是哪家的公子哥与耿小姐有私情才做的而已,查清楚了也不见得能有多大效用。”

    “那不见得,”李祥将头一摇, “能与耿德昌的女儿生出私情的人,也必然与耿家过从甚密,很可能就是奸党。再说,咱们也可以学他们借题发挥啊,即使查清仅是儿女私情,咱们也可以说他们结党营私。”

    卓志欣看了看徐显炀:“显炀可是一向主张真凭实据的,外间本就传说咱们厂卫屈打成招,甚至是伪造供词。咱们又怎能学他们借题发挥,无中生有?”

    徐显炀抱着双臂坐靠在桌案边沿,叹口气道:“眼下这两个乐工吐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只能指望那小丫头回去教坊司后,能钓出些蛛丝马迹。反正咱们如今毫无头绪,若去捕风捉影地乱抓人,只能给对手编排厂卫罪状的机会。我也没指望真能钓上大鱼,只不过死马当活马医,查出一点算一点吧。”

    卓志欣道:“可如此一来,岂不是苦了那姑娘?好人家的女孩谁愿意沦落到教坊司去,说不定都等不到梳拢接客,就先被那些无良乐户糟蹋了。咱们总不能把整个教坊司的乐户都像这俩小子一样,抓来揍上一顿吧?”

    李祥笑道:“志欣的菩萨心肠又犯了。去选宫女的都是穷苦人家的女孩,到了教坊司有吃有喝,也不见得多委屈了她。再说教坊司又不是勾栏院,送去那里的女孩又不一定接客。”

    卓志欣不满地瞥他一眼:“你也看出那姑娘模样生得好,若是换做你是奉銮,你会不安排她去接客赚银子?”

    “哎你可别咒我去当绿帽的头儿啊。”

    “你看说你这么一句你都听不得,人家一个良家子落到那种地方,又如何忍得?”

    徐显炀听着两人争论,一言不发。

    她不是穷人家的女孩,而是出身官宦之家,论起来与他们还是一派,沦落得家境贫寒,充选宫女,已然算得可怜了,如今还要受这无妄之灾。

    倘若为了替他查案,真害得她沦为风尘女子,他将来又能如何补偿她呢?

    他忽然抬头问:“你们谁认得教坊司里的人,能给她一点关照?”

    李祥和卓志欣一齐停了争论,又一齐忙不迭地分辩:“我可从不曾与那地界有过沾染!”

    徐显炀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说到底他俩不过是市井无赖当上了锦衣卫的差,又不是什么书香门第,至于对个教坊司就这么谈虎色变吗?

    再说他们三个人,李祥有媳妇,卓志欣订过亲,虽说没等成亲女方就害病死了,可之前也跟未婚妻热乎了两三年,说不定已然生米煮了熟饭。真正没近过女色的,是他徐显炀!

    他们又装哪门子假正经啊!

    卓志欣不自在地咳了两声:“你看说起那地方咱们都不乐意沾染,何况人家一个姑娘?当初有皇帝授教坊司的官儿给人,对方都推辞不受呢。依我说,宁可案子不查,也该早早把人家弄出来。”

    徐显炀没有接话,托个小姑娘到教坊司查案确实不地道,可真要说放手不查……这是多难得的机会!放过了可就再难有下次了。

    杨蓁被安置在一间无人的值房内,午间吃了校尉端来的饭菜,其余时候就静坐等待。

    想起徐显炀听她陈述时露出的惊异与不解,她也十分理解。世人都鄙视贱籍,宁可身为良民饿死,也不愿身为贱民苟活。

    而她经历了前世的苦难,深知生存不易,对这些虚浮的东西都看淡了。

    但愿他见到她甘愿留在教坊司,不要误以为是她自甘堕落就好。

    回字形直棱窗外传入男人的私语声,似是有人一边在窗前窥视一边悄声议论。

    杨蓁稍一琢磨便明白过来,不禁好笑:指挥使大人是个不近女色的主儿,见到有个姑娘上门拜会,自是要引得手下人好奇的。

    但愿他安排得当,不要走漏风声坏了正事……

    到了下午申时前后,徐显炀派出去的两路人马先后返回,先是一路人带了刘敬过来。

    “小奇子都照实说了,夜里来的人一共三个,是硬闯进门的,态度极其蛮横,他多问几句对方便要动手,让人家把杨姑娘带走,小奇子也是无可奈何,最终都没闹清对方的来路。”

    刘敬满心憋屈,原本就只选进来这一个像样的女孩,结果还出了岔子。

    紧接着飞马去过昌平的人也回报说:“杨婶那边没见什么人去上门骚扰,对方并没着人看守杨婶。大人放心,咱们是盯梢的行家,周遭有没有人盯梢,咱一眼就看得出来。”

    徐显炀点头道:“可见对方是来头不小啊!”

    依赵槐、段梁与杨蓁三个人描述都可听出,那个少年公子气派不凡,而且办出教坊司换出罪臣之女的事还只差遣了两个靠不住的小脚色过手,对杨蓁也只是一句简单警告了事,又没去控制杨婶,看起来对方并不十分害怕败露,足见身份不低,自知案发了也不至于落罪才有恃无恐。

    “当然,也说不定他们只是虚张声势,故作嚣张,好镇住小奇子与赵槐这样的小人物,以隐藏身份。”徐显炀补充道。

    这桩案子乍一看漏洞百出,细想却又是无懈可击。

    王奇不知对方来路,赵槐与段梁也不知对方来路,倘若杨蓁真是个毫无见识的乡下女孩,被那公子一威胁,再由赵槐段梁守在身边威逼利诱,也就只有乖乖就范不敢声张的份,这件事也就被成功掩盖,传不到他人耳中。

    对方是用了个最粗陋的手法,就达成了最缜密的收效。

    至于被换走了宫女——

    刘敬道:“只是换走个待选宫女,又不是宫妃,要说敢做出这事又不惧案发的人,满京城确实有着不少呢。不论是万岁爷还是厂公,谁又有闲心来管这事?倘若真去张扬其事……”

    “倘若真去张扬其事,带人走的人无处可寻,要被落罪追究的反而是你们这些相关都人。”徐显炀接上他的话道。

    一个备选宫女被人领走,此事说给寻常百姓听或许显得了不得,可如今国朝内忧外患,惹皇帝焦头烂额的事情太多,桩桩件件都比丢了个备选宫女严重得多。

    以至于近年来什么宦官监守自盗,什么后宫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但凡还不是闹得太出格的,都已没人理睬。丢一个备选宫女又算个什么?

    此事若真报给皇帝,皇帝最多会随手指派个人去查查,便抛诸脑后,查不查得清也再不关心。

    这种事高官懒得计较,小官又不敢计较——万一查清了领走人的是哪位惹不起的勋贵,都是白得罪人的事。

    于是只会成了个无头公案,不了了之。对方敢于如此霸道行事,想必也是料到了这一点。

    “你所言没错,若非他换走的是耿德昌之女,咱们都不见得会有心搭理。谁又会有闲心来管?好在,他换走的是耿家之女。”徐显炀目中精光凛凛,说完就迈步出门。

    等再面对杨蓁时,徐显炀坚持查案的满满信心就馁了一截。他没有让手下把杨蓁叫来,而是自己去到那间值房见她,也是出于一份掺杂着心虚的敬意。

    “……眼下看来,还无法确认除了那两个乐工之外,教坊司里还有谁对此事知情。不过耿德昌为官多年,他女儿常年身居内宅,见过她的外人一定不多。你就暂且以她的身份自居,留意着还有谁可能牵涉其中,也说不定会有其他的耿家同党去看顾你。”

    杨蓁点点头:“如若真有,我一定细细记下,及时报给大人。”

    越是见她乖觉配合,徐显炀就越心虚,他轻咳了一声道:“我已另外着人去查探,哪家的公子哥可能与耿家女儿有私情,一旦有了眉目,我便救你出来。”

    杨蓁又点点头:“劳大人费心。”

    回想着卓志欣的那些话,徐显炀心里着实不是滋味。平日总将奸党们无中生有、编排厂卫的坏话四处宣扬视作卑鄙无耻的行径,可如今自己这做派——利用一个无辜受牵连的小姑娘为饵引蛇出洞,又比那些人好几分呢?

    他简直觉得自己比那个换了她进教坊司的小子还恶劣。

    “我会着人留意着你的情形,但凡有何状况,你都可让我知道。倘若你在那里实在忍不下去,也可对我说,不要有何顾虑。不过,其实……”

    他心里矛盾斗争,笨拙地寻着措辞,“教坊司也不像外人传说的那么腌臜,洁身自好一辈子的乐妇也不是没有……”

    他自己都编不下去了,然后就又在杨蓁脸上见到了那种意味深长的浅笑,好像她是个成熟大人,而他是个幼稚可笑的孩子。

    “大人放心,我都省得。”杨蓁再次朝他福了一礼,“只求大人费心帮我照应婶婶,我便再无所求。”

    “这你尽管放心。”

    徐显炀身为厂卫高官,深谙保密之道,今日虽留了杨蓁与赵槐他们在衙门里好几个时辰,真正得悉了内情的锦衣卫手下却仅有寥寥几人。

    等他带了杨蓁出屋,也是避着闲人抄小路去到衙门角门送她出去。

    奉命领了赵槐与段梁来此的卓志欣上前道:“已然依你吩咐警告过他二人了。”

    徐显炀点点头,刚朝那两个乐工一望,本就在瑟缩发抖的赵槐与段梁立时跪倒,齐道:“大人放心,小人回去必不乱说!”

    徐显炀冷冷问:“还有呢?”

    两人又忙道:“必定替大人关照好杨姑娘!”

    这话说得并没毛病,徐显炀却听得别扭:何必要说……替我关照呢?

    9、

    杨蓁在去见徐显炀之前,也猜想赵槐与段梁两个小人物不会知道多少隐情,她只盼着经过锦衣卫的审讯,这两个小人不敢再来骚扰她就好,实未想到——

    “耿小姐与我是族亲……与我娘家是族亲!论起来她就是我堂妹,你们谁敢欺负她,便是欺负我段梁,我必要与他拼命!都听见了没?”

    次日一早,段梁就拿出办事色长的官威,站在教坊司的天井大院里对着一众底层乐户耀武扬威。

    赵槐也在一旁帮腔:“没错,我与段色长是弟兄,谁欺负他堂妹,也是欺负我赵槐,我也决计不依!”

    杨蓁听得哭笑不得。一众乐户都看着她窃窃私语,显是觉得赵段两人言语反常。有熟悉段梁的人还提出疑问:“段色长他娘不是姓张的么,何时又姓耿了?”

    等离了外人,杨蓁便向段梁与赵槐道:“两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可徐大人的意思是叫咱们低调行事,如此引人注目,容易坏了大人的正事。”

    赵段两人脸色变色,忙点头如捣蒜:“姑娘说的是,以后我们一定留意。”

    这时那个曾与杨蓁打过招呼的中年乐妇走过来招呼:“耿姑娘,奉銮大人叫你过去。”

    杨蓁看了看赵槐与段梁,那两人刚受了她的警告,把嘴闭得比蚌壳还紧,杨蓁也不好在外人面前向他们问询什么,只好跟着中年妇人走去。

    奉銮张克锦的值房设在那一圈楼阁三层的东南角上。

    “你别怕,到了这地界的人都得听奉銮大人的吩咐做事,不管得了什么差事,慢慢上手都做得来。”乐妇一路安抚着杨蓁,还望着她长吁短叹,似是在替她感伤将来的命数。

    杨蓁本还没怕,倒是被她说得越来越怕了。奉銮若是一张口就叫她去青楼,她又当如何?单凭着段梁与赵槐两人照应,能转圜奉銮的命令么?

    乐妇将她带到门外便自行离去,杨蓁推开面前虚掩的房门走进,扑面而来的是一大股茶香。

    再香的茶水也不会有这么冲的味儿,面前这间不大的屋子里三面墙都设了多宝阁,上面摆满大大小小的坛坛罐罐,杨蓁根据这气味便知道那些里面一定都盛放着各样茶叶,这位奉銮大人看来是位茶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