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爱(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聂修望着佟夕,唇角忍不住就往上扬。佟夕装没看见他欢喜的表情,放在他口袋里的手,在他手心里挠了一下。

    “那进来吧。”

    进了小院子,佟夕才发现里面布置的可真喜庆,树上挂着红灯笼,桌上摆了好多孔明灯,一个老太太戴着老花镜,正在往孔明灯上写字,看见佟夕和聂修,老太太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接着低了头继续写,一笔一划的十分认真。

    老先生领着佟夕和聂修上了三楼,边走边说:“二楼是两个单人间,三楼是一间双人间,旁边是洗衣房和淋浴室。这是我自己的家,孩子们都在外地,不常回来。我们老两口开客栈不是为了挣钱,偶尔来个客人留宿,就图个热闹。”

    老太太在下面拆台:“说的就跟你不爱钱似的,你不爱钱,那你还存什么私房钱呐。”

    老先生头把头伸出去辩解:“我那点私房钱,就够买两包烟的。我啥爱好也没了,就喜欢抽两口烟,你还不让,你说你咋这么狠心呢。”

    佟夕和聂修忍不住相视而笑。

    老先生打开房门,说:“你们看看房间行不行。”

    佟夕一眼看见房间正中一张大双人床,心先砰砰跳了几下,可是刚刚才说过两人是夫妻,这会儿也不敢再说换个房间的事儿。

    聂修说:“挺好,谢谢老人家。”

    老先生又指了指旁边的屋子,“那是卫生间和淋浴室,里面有洗衣机,门没锁。”

    交代完了,老先生下了楼,问老太太写完了没有。老太太说:“没呢,我写二十五个,你写二十五个。”

    佟夕特别好奇,两人在孔明灯上写了什么字,在卫生间洗脸的时候,就竖着耳朵听两人在楼下说话儿。可惜两人都没说,就听见老太太嫌弃老先生字写得难看,老先生嫌弃老太太写得慢。

    洗漱后,时间还早,佟夕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和聂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开始靠在他肩头,后来越来越懒,从他的肩膀上滑下去,索性枕到他的腿上。

    聂修一手拿着遥控器,另一只手在她颈椎上慢慢的按摩。

    电视调成了静音。静悄悄的空气中飘着岁月静好的味道,佟夕舒服到有点犯困,恍恍惚惚的脑海中飞掠过许多的往事。

    忽然间,窗外亮了一下,闪过微弱的红光。

    佟夕从聂修怀里坐起来走到窗边,看见暗沉的天空中,亮起一盏盏孔明灯,她拉了聂修出去,站在三楼往下看。

    老先生站在院子外的沙滩上,一盏一盏的点着孔明灯,老太太仰着脸看着,笑呵呵的说好看好看。

    院门外的电灯,昏昏的光在夜风中摇晃,隐隐照见两人的白发在风里飘。两人牵着手,指着天色的孔明灯,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说的什么,却听不清。

    佟夕看着看着,忽然想要落泪,原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是这样。

    聂修在她身后抱着她,感慨的说:“等我们老了也这样。”

    佟夕摸着他的手背,停了片刻,低声说:“谁知道我们会不会一直在一起。”

    “会。就像钱钟书说的那样,从今以后,我们没有生离,只有死别。”

    佟夕听见那个死字,心里一抽,立刻捂住了他的嘴。

    聂修将她的手指放在唇上,慢慢的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吻过去。佟夕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像是陷入一场幻梦,直到楼下的院门哐当一声。

    两位老人家关了院门,坐在院里,分吃一个小蛋糕。

    “你分那么多,我就这么点?”

    “你少点吃,糖尿病。”

    “你有高血压,也不能吃那么多,再给我点。”

    “不给。高血压能吃,糖尿病不能吃。”

    “抠门精,我一年还不就吃两回,抠死你个老头子。”

    这或许就是婚姻的样子。不完美的相亲相爱,不离不弃的相濡以沫。

    佟夕听着两人斗嘴,噗嗤想笑,被聂修捂着嘴,抱回去,关了门,说:“别打扰到人家。”

    佟夕念念不忘那孔明灯上的字,坐到床上,小声嘀咕:“好想知道他们在灯上写的什么。”

    聂修见她这么大人了还跟小孩儿似的好奇,忍不住笑:“写的肯定是长命百岁,白头偕老。”

    佟夕不服:“你怎么知道?”

    “我神算。”

    “我明天问问老人家,要是赌输了,”

    “赌输了我让你咬一口。”

    佟夕拿过他的胳膊就咬了一下,“你肯定输,我先咬了。”

    “好啊,你赖皮。”聂修扑她身上,两人闹着闹着便有点失控……不知何时,笑闹变成了深吻和拥抱。

    床头的灯,啪嗒一声灭了。

    佟夕闭上眼睛,听着他的呼吸,越来越近,越来越急,贴在她的唇上。灼热的吻从脖颈移下去一路落到胸口。

    她听见他对着自己的心口位置,轻声说:“我爱你。”

    曾经,这句话在他心里盘旋过整整两年,他没有说出口,觉得这句话太重,他还年轻,她也很年轻,他们来日方长,有着一辈子的时光。

    然而并非如此……失而复得的时候,他只想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错过的遗憾的都不再有。

    佟夕没有回应他,可是她清晰无比的听见自己的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我也爱你。

    挡在两人中间的衣服一件件脱开,肌肤相亲不是第一次,却依旧和第一次那么激动紧张,“可以吗?”聂修含着她的耳垂低声询问。

    她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手摸到他伤口的位置,又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行……你身体可以吗?”

    原来不是临时反悔,聂修气息急促起来,声音飘着说:“当然可以。”

    仿佛就为了印证这句话,后来的一切有点失控。佟夕实在耐不住了,推着他的腰说疼。

    聂修立刻停下来,抱着她道歉,没做过,不知道轻重,下次注意。

    佟夕羞窘的不行,心说,还下次……

    聂修将她汗湿的刘海拨开,借着一点微弱的光,细细的看着她,“七七,我答应过不逼你结婚,也不催你,可是我这会儿……我真是很想结婚。特别想。恨不得五十年后的今天,就是我们的金婚纪念日。”

    佟夕没有回答,伸出手,摸到他跳动厉害的胸口,把手心贴在那里,在脑海中默默的设想那一天,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惧怕,竟然很期待。

    她不应声,他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将她更紧的抱着。

    夜很漫长,也很短暂。

    佟夕又累又困,很快就睡过去。

    聂修却毫无睡意,心心念念的宝贝终于得到,那种感觉无法言喻,朦朦胧胧睡不踏实,总觉得会不会是一场梦,生怕睡了醒来,身边落空。

    佟夕身体终归是不太舒服,也睡得不大安稳,清晨时分醒过来,睁开眼,身边却没人。

    枕头上放着一张纸:我在顶楼。

    大约是怕她突然醒来找不见人,所以才留下的。

    佟夕走上楼顶,几颗星星,若隐若现于青灰色的天空中。风从遥远的海面上穿过来,咸湿清寒。

    聂修把她拥在身前,打开大衣,将她裹在里面,像是一只小袋鼠。

    “太阳快出来了。”聂修说。

    海面无边无际的空阔,光从遥远的云中透出来,天空和云都被染成了金色。

    佟夕缩在他的身前,看着远处的海平面,其实,这是她第一次看日出。她不爱起早。

    万丈金光铺展开,仿佛一张巨大的光网,当阳光越来越亮,越来越近,佟夕忽然看见楼前的沙滩上,有很大的几行字。

    一生

    两人

    三餐

    四季

    我和你

    佟夕心头一震,转过身来,阳光洒满了顶楼,聂修的眉目在晨曦中有一种染了浓墨重彩般的俊美。

    万语千言都哽在心口,潮水般的汹涌。她想,她此生此世都不会忘记这一刻。

    他也不会忘。

    心有灵犀的对视中,他轻轻托起她的下颌,说:“七七,我们约个金婚吧。”

    佟夕说不出话来,只是望着他笑,有一颗泪无声无息的掉下来,滴在他的掌心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