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9|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了,说了也没什么。”

    两年前,江少柠决定向莫丹求婚。他知道莫丹喜欢浪漫隆重,特意请了一家策划公司设计求婚仪式。场面宏大,如梦如幻。当时佟夕和聂修,还有一群朋友都在,都觉得莫丹一定会感动,事实却恰恰相反。

    事后,佟夕才知道她拒绝的原因。

    莫丹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对婚姻一点信心都没有。当初沈希权对我那么好,转眼就出轨。现在,我对男人的誓言和承诺,已经形成生理性的反感了。江少柠的求婚仪式那么隆重,我一点都没感动,反而很反感。因为我想起当年,沈希权向我求婚的时候。那个场面你是知道的,我还被感动的流了半桶眼泪。”

    佟夕没想到时隔三年,莫丹还对沈希权的“背叛”有心理阴影,为了解开她心里的疙瘩,就把憋在心里好几年的真相告诉了莫丹。

    莫丹这才知道沈希权为什么和自己离婚后,却没和那个模特在一起。但是,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她已经有了江少柠,也不可能和沈希权复合。往事已矣,物是人非。遗憾就是遗憾,不是所有的遗憾都能弥补,幸运如佟夕和聂修的毕竟少数。

    婚礼结束,聂修和佟夕回了梅山别墅。

    佟夕一向不喜欢午睡,今天可能是累了,从下午两点多一直睡到五点。醒来,就看见聂修正坐在窗前,阳光落了一肩。

    他从光影里走出来,弯腰坐到她床边,问她渴不渴。

    佟夕点点头,聂修去小冰箱里拿了一瓶橙汁儿递给她。佟夕说:“我不喝凉的,你给我一杯温水。”

    聂修倒了一杯温水过来。

    佟夕靠在他的怀里,喝完水,杯子被他接过去,放在一旁,手被他握着。

    无名指上戴着他送的婚戒。聂修托着她的手,拇指在那个戒指上轻轻的打圈,像是在确认一般,语气也有点“玄幻”:“真没想到这么快。”

    佟夕故意说:“你不是说你不急?”

    “当然急。你上次说,等佟桦上中学,我心都碎了,没敢吭而已。”

    佟夕瞥着他笑:“我给你自由不好吗?”

    “自由的让我害怕。”

    佟夕忍俊不禁。

    聂修抱着她,坦诚的交代:“有好几次,我抱着侥幸心理,想让你意外怀孕,这样我们就马上结婚。”

    佟夕捶了他一拳头,轻飘飘没什么力气。

    聂修又笑:“不过,今天一听莫丹的话,我就犹豫了,等有了宝宝,我就成了五分之一,十分之一,我还是多享受享受眼下的百分百吧。”

    佟夕看了看他,似笑非笑,慢慢说,“你现在这么想……有点晚了。”

    聂修猛然一怔,“什么意思?”

    “我本来想要三十岁以后再考虑结婚,生宝宝。”佟夕声音越来越小:“谁知道……”

    聂修一脸狂喜,几乎难以置信,紧紧抱住她,忽然又松开手,怕挤到她,手足无措的说:“我收回刚才的话。没事,百分之一也行。”

    说着,他弯着腰,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到她小腹上,“我觉得是个闺女。”

    佟夕好笑:“你怎么知道,你又神算?”

    聂修点头:“因为我妈这几年过生日,年年都许愿想要个小孙女。”

    佟夕噗嗤笑了。

    聂修看着她的笑靥,她的眼睛,终于,他的那个爱笑的姑娘,又回来了。

    惟愿此生此世,都让她这么无忧无虑,平安喜乐。

    他握着他的手,说:“五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一起过金婚纪念日。”

    佟夕含着笑,轻轻颔首说:“好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