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六十二章 喜事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李云泽口舌便给,讲起当时情景来栩栩如生。楚天阔如何利用阵法接近迭翠楼,楼外与锦瑟问答,溪君主仆被突然掳走,叶仙府晚来一步,楚风落欲图抢人,直至溪君主仆被救,一一娓娓道来。至于自己拦门阻挡之事,则隐下未说。

    这些事情桑永寿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桑永寿听罢,道:“‘护花郎’方才买卖公平之说合情合理,甚合我意。不过,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徐徐环顾厅内,一扫之前的冲澹之气,如苍鹰俯视大地,猛虎巡视山林,“几个儿女,桑某爱逾性命。曾有言在先,此生所聚财富,片点不遗后人。此生所招仇怨,也莫报之儿女。武梁城的事,桑某无能,至今还未找出幕后之人。此事桑某不会揭过,余生有一日算一日,誓要把账算个清楚明白。”说完,气势一收,缓缓地道:“桑某少陪,诸位尽欢。”起身环揖,离席而去。

    桑安随即招呼客人,频频劝酒。客人们虽然都杯举酒空,不过气氛不再像之前那般热烈。各自小声议论桑永寿之言,猜测武梁城是谁敢劫持桑永寿的掌珠。有些人还频繁朝楚风烈、楚天阔伯侄俩张望。楚天阔虽然没做成什么,又岂知不是楚家故布疑阵?楚风烈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怒视楚天阔一眼,恨的牙根疼,偏生又不能把他怎么样。楚天阔见伯父生气,也自讪讪。对桑安道:“桑前辈,晚辈诚心向桑翁道歉,不知能否去拜见?”桑安早就在等这句话,却沉吟道:“桑大哥正在气头上。”楚风烈忙道:“正好让桑翁打骂一顿出气。桑兄行个方便。”余书元也凑热闹道:“正是。说来保护不周,敝派也脱不了干系。云泽,你也去,向桑翁请罪。”李云泽忙起身应是。

    此言一出,满座注目李云泽。心中各自想到:怪不得一众金丹、筑基之中,犹自从容不迫,原来是名门弟子。

    楚风烈有些错愕,看了看李云泽,又看了看楚天阔,最后扭头看向余书元。猜不透余书元当众点明李云泽身份的用意。九盟既想阻止江津派与桑永寿联姻,又不愿让江津派过分憎恨。所以才施展手段,希望能让江津派把仇怨都记在东华派头上。李云泽便是找来转移仇恨的引子。在他想来,东华派应该想尽办法跟这叫李云泽的少年撇清干系才对,大方承认,意欲何为?

    获知李云泽身份,一旁的向春明大惊,九盟和东华派搅在一起,什么图谋?又迎面看到余书元一脸笑意望过来,心中百念纵横,惊疑不定,最终打定主意,不管他们要做什么,唱反调就是了。向桑安道:“桑兄,明日是婚礼正日,桑公不宜过度劳累。还是改日吧。只要心诚意正,想必不在乎早一天晚一天。”暗讽九盟、东华派没安好心。桑安故作沉吟:“向真人说的是。”楚风烈急了:“怎么不在乎?你想让桑公憋着一肚子气嫁闺女?”向春明还要反驳,桑安抢先道:“既如此,两位世兄随我来吧。”向春明话卡在喉咙里,又不能死缠着不让,只好转头对一名弟子传音,再向掌门禀报此间状况。

    后院,偏厅。

    桑安将李云泽、楚天阔引进门,便自去了。桑永寿合上书本,笑道:“请罪道歉就免了,有话不妨直说。”楚天阔道:“燕归楼的事,桑翁不仅不应该罚晚辈,还应该感谢晚辈才是。”桑永寿疑惑地道:“哦?”楚天阔叹了口气,道:“有一件事让晚辈觉得不可思议。世上有三个张浩宇,不知道迎娶桑二小姐的是哪一个?”桑永寿眉头一拧,沉声道:“说下去!”楚天阔却道:“晚辈名声不大好,所说桑翁未必尽信。这位李云泽,与桑三小姐是朋友。听晚辈说起,仗义相助,我们俩一起潜入江津派探明虚实,不妨让他说给前辈听。”

    桑永寿心头越来越沉,楚风烈这个长辈就在前厅,极力促成楚天阔来见,几乎可以说楚天阔是代表楚家在说此事。没有些凭据和把握断不会如此。偏首去看李云泽,因为李云泽曾在迭翠楼前力护溪君,对他很有好感。李云泽一五一十将潜入江津派的过程说了,桥洞中所见讲得尤其详细,三生子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包括楚天阔将他迷昏过去,一点都没有隐瞒。楚天阔随即将光影石拿出来,输入灵元,石中光影显现出来。三个一模一样的人打坐入定,忽而一人离去,提了一个人回来,正是李云泽。过了一会三个人轮流开口,各说了一句话。之后三人齐齐飞出。光影石影像到此为止。

    桑永寿道:“再放一遍。”声音不觉有些沙哑。楚天阔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