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6.石碗花(正文完,番外待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烛火融融, 有水花漾漾,泼上身前这副小麦色的躯体。白腻的指尖划过, 琬儿细细数着吕吉山身上的刀疤。

    “山,你完全不必出城追击突厥人, 有小王爷应付, 帕伊入不了关。”

    琬儿垂着头, 盯着吕吉山胸口的那道疤,神思惘然。

    “哧, 那毛刀军太厉害, 我若不来, 他们指不定就真冲过困龙潭了。再说,我是统帅, 我若不出兵拦他们, 怕是要被人参奏一本, 那钱彧岂不乐死了。”

    琬儿不置可否, 她并不想告诉吕吉山, 如今这天下早已是那小王爷李韧的了, 钱氏一族已彻底沦为李砚的陪葬, 灰飞烟灭了。

    “你不应该出关太远,早该回去了, 穷寇莫追,不是没道理。”

    “琬儿莫担心, 姜浔三日内一定会来的。再说毛刀军虽疯狂, 但他们的兵器不好使, 逃了这一路,许多人刀都丢了,改使棍子了。咱虽疲累,他们也没占到上风。”

    吕吉山笑意盈盈,在粼粼水光的印衬下那双眸中如有繁星撒落。

    琬儿望着吕吉山的眼,想起数日前“见到的”,猝不及防突袭营门哨兵的使连弩的突厥人。

    “承邦偶然听到过耳朵。大人曾对陈启将军说,当地驻军中有人通敌,攻城敌军的兵器有异。”

    琬儿久居深宫,看惯了宫廷与官场的尔虞我诈,借刀杀人。

    心头有浓浓的不知是哀伤还是不甘,琬儿只觉满怀凄凉。琬儿已经不想去追究,递给突厥人杀死吕吉山的刀,究竟是李韧自己的意思,还是旁人的意思。就算搞清楚了,对吕吉山而言也毫无意义了。

    只是借突厥人之手除去自己的政敌,实在太过卑鄙!

    “他们害了二爷,神仙会替咱们处罚他们的。”

    琬儿敛下心头难捱的翻涌,抬起胳膊,揽上他的脖颈,她将唇轻轻贴近他的耳边。

    “好的,琬儿等着吉山凯旋归来……”

    粗砺的大手拂上她的腰。

    “此地正在打仗,琬儿再留在我身边已不合适,三日后,若姜浔没来,吉山便亲自送你去爻关。若他来了,便让姜浔送你去爻关。你乖乖呆在爻关,等我……”

    琬儿二话不说,张口咬上了他的唇,堵住了他唠叨不停的嘴。

    “别说了,我哪儿都不去。”

    琬儿干净利落地挤上他的腰——周身血液开始沸腾。眼前有烟花飞舞,琬儿终于明白了自己生命的全部意义。

    “这三日,就让琬儿好好跟你过……”

    “……唔……琬儿……莫急……”

    吕吉山还有话要说,却被琬儿扰得不能成句,只好捡重要的说。

    “琬儿,答应我,别再离开我……”

    他一个转身,反守为攻,将琬儿死死压上桶壁不能动弹。

    有一层高过一层的波浪拍打过四肢百骸,琬儿细细品评着那一瞬身陷地狱,却又一瞬飞升天堂带来的撕裂的痛与极致的愉悦。

    “答应我,别再离开我……”

    琬儿不作声,面上有热流滚滚,她不能说话,她死死咬紧嘴唇,害怕自己哭出了声。

    “锁魂阵,锁恶灵,绝六道轮回,小姑娘好自为之。”

    琬儿在心底笑,笑那茶摊老者的不堪,也笑那昭昭天道的不堪。她在心底深处冲吕吉山高喊:

    琬儿不离开你,永远都不再离开你。没有了你,我要那轮回又有何用!

    ……

    连续七日了,玳瑁都没能寻到自家小姐。原本琬儿说就来将军谷瞧瞧,几个时辰便回,可都这么多时日了,连琬儿的一块衣袂都没见着。

    玳瑁心急如焚,她带着镖师们沿着将军谷里里外外寻了不知多少圈,都没能觅得琬儿一丝踪迹。

    将军谷离休勒镇很近,是休勒镇百姓出入赤水关的必经之路,虽说风沙大,但往来行脚商人都会走过这条路,且近些日子来都未曾听说过此处有流匪出没。玳瑁拦住了一队行脚商想问个究竟,此地附近是否有甚客栈、酒馆的?指不定小姐是寻了一处客栈住下,想多瞧几日也不一定。

    往来客商无不掩面嗤笑:我说姑娘,你瞧瞧这里漫天黄沙的,要开客栈酒馆也不能在这儿开啊,往西去困龙潭,往东去休勒镇,哪里不好开客栈酒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连茶水摊都不可能有一个的!若是有,只怕不是精,便是怪,能用吗?哈哈!

    玳瑁颓然,望着天地昏黄,失了主意。漫天风沙中,她看见了不远处的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