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8. 第一百五十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  看到来人, 卢溪的猫眼顿时一亮,随即收敛的过于明显的喜悦之情,他的下巴微抬,抿着唇淡淡的“嗯”了一声, 待陈助理为他拉开车门, 这才慢吞吞的走过去,俯身钻进副驾驶座上。

    见他上门, 陈助理关上车门, 正准备开着备好的车跟上老板的时候, 就见卢溪从车窗探出头来,不耐烦的说:“放你一天假,不用跟着了。”

    陈助理一懵, 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色令智昏的老板,眼睁睁看着保时捷一溜烟的就开出去没了影, 甩他一脸汽油味。

    另一边, 卢溪侧着头打量着眼前的青年,拧着眉问:“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敢惹你?”

    越辞看着他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 笑着打趣:“怎么会,有溪少罩着我,谁敢啊。”

    被这么恭维, 卢溪的手握成拳抵在下巴上, 咳嗽一声, 耳垂不争气的泛红, 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你争取到了方二哥的戏,不错,有进步。”

    他被打包进剧组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笨蛋又去接什么助演角色,白白糟.蹋自己的好演技,现在看来还是比较安心的。

    越辞的眼睛看着前方,却完全能想象到奶猫此时的模样,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问:“你在剧组拍戏进展如何,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说罢,将车停在无人的路边,转过头来好以整暇的注视着他,似是在等待对方一五一十的交代。

    【有什么能难得住小爷的?】这句话在喉咙里几乎下意识的要破口而出,但触及到越辞不容撒谎的认真目光时,他抿了抿唇,竟鬼使神差的说出了实话:“我和洛导在对角色的定义上有所分歧,拍戏的时候经常会发生争吵,很不顺利。”

    越辞微微点头,对他的诚实很是满意:“说说,分歧在哪里。”

    卢溪深吸一口气,靠着身后的垫子,慢慢放松下来,说:“《黑雾封山》的男一号身份是军人,因为意外被卷进一场人口贩卖的大案中,不得不闯进谜团重重的乌山,寻找一个真相。

    在我的想法中,军人应该是恪尽职守、严肃正直的面貌,但导演却要我演一个放浪形骸的形象,即便是编剧已经写好了整个人物背景、心里路程,我已经无法认同这个形象。”

    说着,他皱起了眉头,显然极为苦恼。

    越辞看在眼里哑然失笑,到底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即便外界赋予了他诸多光环,但是他的阅历还是远远不够,在碰上不曾接触过的人设时,难免会束手束脚。

    尤其,当他并不认可这个角色的时候。

    卢溪不解的看着他,眉头皱的更深:“你笑什么?”

    越辞不答,反问:“洛阳脾气那么爆,骂你了没有?”

    “我会怕他这个?”卢溪扬眉,嚣张的回答。

    很好,看来是对骂了。

    越辞无奈的笑笑,又问:“动手了吗?”

    这个问题让卢溪愣了一下:“没有。”

    那还好。

    越辞点点头,放下心来。

    卢溪眼中的疑惑却更深了:“他还会动手?”

    “当然会。”越辞简单的说了一下:“这个老流氓在剧组完全就是横行霸道的混蛋,动手有什么稀奇的。有一次和演员在剧情上产生分歧,俩人谁也不肯退让,最后直接抄起道具打了起来,打得头破血流进医院。”

    卢溪听得一愣一愣的:“和谁啊。”

    谁这么胆大,可以和洛阳这种大牛打成这样?

    越辞发动着车,随口丢出一个名字:“祁译年。”

    他说起自己的八卦,是真的毫不嘴软。

    卢溪对这个名字还是有印象的,闻言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你很了解这样?”

    越辞抽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不止这些,我还知道等你们洛导后天回来上工,脾气会更爆,会喷火的那种。”

    不一会,保时捷停了下来。

    “到了。”

    “什么地方?”

    卢溪疑惑的问,说着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朝越辞的方向看去,顿时一愣:“酒吧?”

    越辞已经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卢溪连忙跟上去,就见他熟练的将数张现钞塞进衣着火辣的女招待的抹胸里,说:“找个看风景的好位置。”

    女招待媚眼如丝的看了他一眼,嗲嗲的说:“好的,跟我来。”

    卢溪顿时涨红了脸,狠狠的瞪他一眼:“你、你、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越辞!”

    这纯情的模样,显然不曾来过这种场合,大名鼎鼎嚣张霸道的溪少,其实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乖乖牌。

    越辞哈哈大笑,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推着他坐了下来,低声解释:“你阅历太少了,想演好这个角色,就必须亲身体验一把他的生活,到底是放浪形骸还是纵情享乐,由你自己来判定。”

    他的身体和越辞挨得很近,温热的气息打在耳廓,又酥又痒。卢溪的身体顿时弹了一下,却强行装作淡定的样子别开了脸,冷哼一声:“那就看看,到底是不是你说的那样。”

    这么说着,动作依旧有些拘谨。

    酒吧很热闹,重金属音乐声震耳欲聋,冲击着耳膜,美丽而年轻的男男女女凑在一起寻欢作乐,酒精的味道就是最好的催.情.剂,这完全就是堕落的天堂。

    卢溪接过越辞递过来的酒杯,抿了一口,被吵闹的环境搞得很不耐烦。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