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作妖呀(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是一座陌生的宫殿,从内而外每一处角落都极具现代风格,却又华丽到了极致。每一扇门窗都被关的紧紧的,阻挡了外人的窥视。

    宽敞的卧室里,光线被主人调的昏黄暗淡,暧昧的暖光直直穿透过血色的床幔,铺洒在床上如妖般的黑发青年身上。

    清风轻拂,扬起一层轻薄的血纱,舞动间,青年艶丽的脸若隐若现,如羊脂玉般的手脚腕上,纤细精致的银色锁链在橘黄色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辉。

    画面一转,九个气质迥异、各有千秋的男人逼近那张宽阔的床,他们的脸色如泼墨般阴沉,薄唇紧抿,额上竟有绿油油的神光闪现!

    红纱映玉骨,云雨巫山时。

    修长的天鹅脖高高仰起,弧线优美的雪背弯成弓形,精致的脸上渐渐染上了情.欲的色彩,桃花眼水汽弥漫,眼尾处似有淡淡嫣红晕染,恰如桃花盛开,却更显得勾魂摄魄……

    细碎的呻.吟经久不绝,那只如艺术品般美好的手,死死抓着被子,似求助似无力,濒临绝境的模样像是想要摆脱什么……

    ……

    “啪嗒”,一只精致的水杯被主人毫不怜惜的投掷在墙面上,同时那香艳的画面也化作无数璀璨的星光,最后消失在空气里。

    旖旎的气氛瞬间变得无影无踪。

    屋内铺满了毛茸茸的软毯,脆弱的水杯掉在地上竟是毫发无损,清澈的水浸入绒毛,残余一片湿润的痕迹。

    家用机器人听到声响,立马自觉的来到此地,将残局收拾好。

    画面中的青年懒洋洋的靠在铺满了上等鸾丝绒的沙发上,纯黑色的薄被衬得肌肤更加雪白娇嫩,眼尾微挑,漫不经心的眉眼间浮着慵懒入骨的风情。

    他微微抬起桃花眼,似笑非笑道:“宝贝儿,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嗯?”

    hhhh:“……”

    “我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拍过这种东西。”

    hhhh:“咳……小砚台啊,还记得你在最后的八个世界勾搭的那九个男人么?”

    “哦?”卿砚心不在焉道:“没印象了呢。”

    hhhh:“……拔菊无情的渣受。”

    卿砚挑了挑眉:“宝贝儿?”

    “没啥。”hhhh尴尬的轻咳一声:“我这不是想给你提个醒嘛,刚得到消息,你的那九个前任已经到了这个世界,估计正找你呢,嘿嘿嘿你说,要是他们发现你给他们戴了这么多顶绿帽子……那场面,就和刚刚那画面差不多,啧啧啧,不敢看不敢看。”

    “那又如何?”卿砚轻笑出声,语调轻扬:“主动权,向来只在……”

    他尾音拖长,皓腕轻抬,点了点心脏处,唇角似有罂粟绽放,美丽却危险:“没有心的人手里,不是吗?”

    hhhh:“……”

    说好的所有的渣宿主都怕男朋友都找上门的修罗场呢?究竟是哪个混蛋在乱教萌新系统???

    hhhh沉默了一下,继续道:“也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都是你老攻,总不至于真恁死你吧?”

    是啊,不会恁死我,会艹死我。

    卿砚嘴角勾了勾,没有回答这个傻白甜系统,反而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宝贝儿,第一个找到我的会是谁?”

    “这个暂时说不了……”

    “呵,”卿砚嗤笑一声,姿态慵懒的坐起身来:“你能感知到他们的行踪吗?”

    被轻视的hhhh刚要炸毛,听到后面这句又一次骄傲道:“那当然。”

    “离第一个人找来还有多久?”

    “不出半天时间,诶诶诶,你干嘛去?”

    正往卧室走去的卿砚舔舔唇,吐出两个字:“猎艳。”

    猎、猎艳?(口`)

    卿砚没再理会四哈的喋喋不休,径直朝卧室走去,从衣柜里随手拎出一件干净的衣服,站在全身镜前,细长莹润的手指灵活的在衣领处翩飞,一颗颗碍事的扣子被轻松解下,漂亮的蝴蝶骨破茧而出。

    这是一具如艺术品般完美的身体。

    衣衫落下,新衣裹上,灵巧的手指再次起飞,当最后一颗扣子扣好之时,卿砚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另一个他,唇瓣微扬,轻声呢喃道:“既然修罗场终将来临,那么这场游戏的规则,怎么着也该由我来定才是。”

    hhhh:“……”怎么感觉未来的日子会有点不太妙?

    维克星主城屹立于伊尔星系的中南方,虽不在中央,这里却是伊尔星系的经济中枢星球,其繁华程度丝毫不逊于首都星。

    夜幕降临,维克星繁华街晋江酒店,419号房间里。

    阿修忐忑的坐在床上,手指无意识的绞索着床单,眼神却时不时的往浴室方向飘去。

    酒店浴室里的玻璃门做的相当巧妙,半透明材质,里面的人打开热水,热气蒸腾在门面上,倒有一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境。

    隔着这道门,阿修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里面上好的美景,水雾缭绕间,青年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