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4章 找茬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倒是姜衍和蔚栩,见出声之人对蔚蓝没有半分尊敬,险些没被气炸。

    尤其姜衍,蔚蓝是他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人,就连他都从来没说过半句重话,这些人哪来的狗胆?真以为背后有人撑腰就拿他们没办法了?他目光在那人和容光身上睃视了一圈,眼神跟刀子似的。

    容光察觉到二人的视线,心下不由一凛。

    好在姜衍如今坐在观礼席上,又一早就言明今日只是来观礼的。既然是来观礼的,现在想插手岂不是自打嘴巴?好歹是个王爷,不说一口唾沫一个钉,总不至于当着全体蔚家军的面食言而肥吧?那跟放屁有什么区别?

    至于姜衍方才看他的那一眼,容光虽然忌惮,却不至于被吓破了胆。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二人不过初出茅庐,连西海军的地皮子都还没踩热,就算真想对他下手,应该也没那么快。

    再说了,他昨日才刚见过姜衍,姜衍虽然拒绝了他的示好,却没直接将话说死。谁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皇室中人最是虚伪奸诈,没准在心里已经认同了他的提议,只是目前还无法对他交付信任而已。要不昨日为何没干脆拒绝他而是暧昧不明?

    想想也是,蔚家军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皇室从先帝时就有取而代之之心,姜衍怎么可能会没有半点想法?这还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哪个有野心的男人会甘愿被女人压上一头?

    可姜衍如今式微,不过是个光头王爷,毫不夸张的说,他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都要依靠蔚家军扶持。也因此,就算他真有什么想法,也不能表现出来。

    换言之,这事儿只能从长计议。既是从长计议,那就必须要有切入点。而蔚蓝新任蔚家军统帅和睿王妃的双重身份,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容光将自己放在姜衍的位置上细细忖度了一番,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没什么毛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换作是他,他也会从蔚蓝身上下手。

    不过是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就算有些身手又如何?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哪个少女不怀春?就姜衍那张貌比潘安的脸,想让姑娘对他死心塌地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远的不说,就他昨日拒美的行为,应该就十分讨蔚蓝的欢心!

    可话又说回来了,仅仅是姜衍一个人不开口,并不能确定接下来的计划万无一失。毕竟还有骁勇和杜权在,这二人对蔚蓝执掌蔚家军可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而蔚家军中以二人马首是瞻的将领又占了绝大多数,难保不会有人沉不住气为蔚蓝发声……

    再说了,不是还有个蔚栩么?这可是蔚池唯一的嫡子啊!虽然年龄还小,但却不得不防,万一半路出来个截胡的呢?

    这么一想,容光又皱了皱眉,下意识就往蔚栩和其他将领看去。视线所及,蔚家军的其他将领正个个都脸红脖子粗的,一看就气得不轻,偏偏还全都忍着没一个人吭声!

    容光眼珠子转了转,心下不禁了然几分,又暗叹自己今日的安排是对的——蔚蓝要执掌蔚家军,就必然要通过万千将士的考验。

    别看这些人看起来愤怒异常,焉知不是做做样子?

    军营里凭实力说话,他还不信这些人就真的没有半点私心,会不想看清蔚蓝的实力、稀里糊涂就将统帅的位置交到个黄毛丫头手里!聪明人这时候就应该三缄其口看蔚蓝的表现才是。

    所以,这些老将多半不会替蔚蓝解围,没准还会有人推波助澜也不一定。

    再一个,反对蔚蓝的本来就不止一人,对蔚蓝不客气又怎样?语气不好又能怎样?想赢得将士们的尊重,可不是说几句好听的话就行的!至于最先跳出来反对蔚蓝的人下场会怎么样,容光压根就不当一回事。

    ——俗话说法不责众,等站出来反对蔚蓝的人越来越多,她一个才刚进入军营的小姑娘,难不成还能将反对她的人全都宰了?这明显就不现实嘛,且先不论她是否有这样的手段和勇气,就是有,骁勇和杜权难道能眼睁睁看着她触犯众怒?

    再次确定自己的计划是对的后,容光的底气又足了些,干脆直接将重心落在蔚栩身上。因着旁边还有其他人,蔚栩又与姜衍紧挨在一起的,容光的动作间便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谁料才刚撇过头,就与蔚栩的视线对个正着——小孩子的眼睛澄澈干净,清透得似乎所有不堪和龌龊都无所遁形。但蔚栩的眼里似乎还有些别的东西,他微抬着下巴,紧绷的脸上带着冷意,甚至还有不屑和嘲讽,多看两眼,自己在他眼里就好像是个死人似的……

    容光先是怔了怔,旋即飞快的耷下眼皮。但他才刚这么做了,又觉得有些不妥。好歹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了,他怎么会在个乳臭未干的小儿面前心虚露怯?

    容光一点都不想承认,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那样的眼神,怎么会出现在个小儿眼中呢?他顿了顿再次看去,就见蔚栩正死死地盯着他,神色间没有半分变化,几息之后,甚至对他露出个笑脸……

    容光心下觉得怪异,也不知蔚栩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没有表示,于是笑着朝蔚栩点了点头。

    蔚栩弯了弯唇,飞快的撇过头。

    容光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已经琢磨开了。

    蔚栩就跟没察觉到似的,小声与姜衍嘟囔道:“气死小爷我了!”

    姜衍早就恢复平静,闻言端起案几上的茶杯浅啜了口,若无其事道:“有什么好气的,你这不是前功尽弃么,养气功夫还是不到家啊!”

    “说得你好像不气似的。”蔚栩鼓了鼓腮帮子,“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还跟要吃人似的。”

    “那不一样。”姜衍笑看了他一眼,挑眉道:“我是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你姐姐受了委屈我想为她出头,有什么不对的?”

    蔚栩闻言先是竖眉,顿了顿摩挲着下巴道:“好像有些道理,但又不全对。她是我姐,我是她弟,就算她七老八十了,我还是她弟。可你就不一样了,你们如今还没成亲,就是成亲了,不合适也还可以和离。”

    “可知道谨言慎行这几个字怎么写?”姜衍轻飘飘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应该多向你姐姐看齐。”

    蔚栩见好就收,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姐夫说得对。”说完正襟危坐,重新将注意力放在最先出声的那人身上。

    “不错,孺子可教也。”姜衍赞许的点了点头,同蔚栩一样,很快锁定最先出声的那人。

    这一系列的暗潮汹涌看起来时间很长,却也不过瞬间。

    因着蔚蓝出言相激,演武场上此时已经是另外一番光景——蔚家军军纪严明,别管蔚蓝是否有执掌蔚家军的能力,就算没有,那也是蔚家千金!

    而蔚家人值得尊敬是所有蔚家军将士都承认的!可蔚蓝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呀,怎么能出言不逊语带侮辱呢?这与蔚家军一贯的行事作风完全就背道而驰!这不是败坏蔚家军的形象,让人指着蔚家军的鼻子骂、戳蔚家军的脊梁骨吗?

    说这话的人难不成是敌国奸细?

    不少原本还觉得蔚蓝小题大做的将士此时都有些羞愧,反应过来齐刷刷朝最先出声的那人看去,想尽快将这样的害群之马找出来。即便隔着人山人海,有许多人并不能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