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5章 征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将军说的不错,他们是自己人,自己人自然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想法。

    陈二牛居心叵测在先,被挑破后畏缩不前在后,这样的人还留着干什么?他们中的确有不少人对蔚蓝的实力有所怀疑,可那不是人之常情吗?眼下正好,陈二牛自己要跑出来作死,正好可以让小将军活动活动筋骨。

    有了这样的想法,底下起哄的声音就更大了。原本就身手不错的人已经在考虑等下是不是自己也上去试试,毕竟是得到蔚将军、骁统领和杜副将肯定的人,想也知道不会简单。

    这点在蔚蓝用内力与十万将士喊话的时候已经得到印证。若无意外,蔚蓝成为新任蔚家军统帅是板上钉钉的事——与三军统帅过招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说出去多有面子啊!就算不敌,那也能在各位将军们面前挂个号呀!至于说上去后会不会被小将军打得下不来台,将士们压根就没想过。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说到蔚蓝给将士们的印象了。

    颜值就是正义这句话半点不虚,古人对颜值的看重甚至远超后世。举个简单的例子,古代科举选拔,就有因为相貌丑陋被刷下来的,再比如皇帝,但凡身体稍有残缺,皇位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而蔚蓝身板纤细样貌清丽,再加上一身磊落沉稳气度,说话既无浮夸也不傲气,将士们一致觉得蔚蓝是个心思通透进退有度的好姑娘。即便她方才那声高喝已经露出些微本性,在将士们眼中,那也是热血魄力的表现。

    ——到底出身将门,正如蔚蓝方才所说的一样,蔚家人祖祖辈辈都耗在萧关了,保家卫国的决心和忠心几乎深刻在骨子里,那她有些血性不都是应该的吗?要真跟个软脚虾似的,他们还不想要呢。

    再看看小将军对陈二牛等人的态度,明显就不像是气量狭小会公报私仇的。所以,只要他们是抱着公平公正的想法上台的,小将军怎么可能会让他们下不来台?

    容光听着一声高过一声的附和,心下不禁沉了又沉,对蔚蓝的恨意更是直线上升。此时此刻,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明——蔚蓝果然跟蔚池一样,甚至比蔚池的心思更加深沉!

    他方才的应对虽不乏保全陈二牛等人的想法,更多的,却是因为蔚蓝忽然调转矛头心生警惕。而蔚蓝正是看准了这点,故意引他落入陷阱。他不过抱着谨小慎微的态度推脱了一句,蔚蓝就能将他的后路全都堵死!

    事已至此,无论他是赞同还是否决,都落了下乘。可要让他眼睁睁看着蔚蓝得到将士们的承认,又让他怎么甘心?好在陈二牛等人并不多么要紧,即便舍弃后会对他有些影响,却影响不大。于是他努力遏制住心中的怒意,打算咽下这个哑巴亏,等以后在找补回来。

    谁料蔚蓝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就在他想要开口的瞬间,蔚蓝巧妙的接住话头。只见她笑眯眯抬了抬手,语气温和道:“好了,我知道大家的意思了,看样子大家是赞同陈二牛上来的。”

    底下的将士们齐齐应声,姜衍和蔚栩骁勇等人到此时才真的松了口气。

    容光想说的话直接被卡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就跟吃了屎似的。

    但这时候谁也没心思去关注他,就连原本密切留意着他的蒋元麒,这会儿也少了几分顾虑——按说容光在蔚家军的资历不低,又历来是聪明人,但在面对蔚蓝的时候,就跟遇到了克星似的。

    这不,不过三言两语的功夫,容光居然歇菜了!

    蒋元麒心内暗暗称奇。

    说实话,他原本对蔚蓝是有些不满的。前两日,蔚蓝公然在宴席斥责蒋兮兮,可是半分面子都没给蒋家留的。他不过是个凡人,哪能没有私心?

    可蔚蓝占着理,他当时连自己都没洗清,就算不满也只能憋着。

    眼下见蔚蓝轻轻松松表明自己的态度,很快便挑起众将士对容光的怀疑,还让人对她挑不出错来,不免对蔚蓝的态度更加郑重几分。

    这样的转变来得悄无声息,似乎在不知不觉间,他就将蔚蓝放在了与自己等同的位置。如此潜移默化又快速有效的手段,就连蒋元麒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蔚蓝对蒋元麒的心思一无所知。

    她太知道如何去打击一个人了,尤其是心高气傲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满肚子阴谋诡计日天日地的。有时候,漠视就是最好的打击方式。她就像完全忘了之前还问过容光似的,回应将士们道:“那就请陈二牛上来吧!”

    将士们再次起哄,陈二牛满心绝望。可他能怎么办呢,就连容光都被怼得说不出话。且不说军令如山他无法违逆,就算他敢,他周围的这些人也不会放过他啊!

    无可奈何之下,陈二牛只能壮着胆子走出队列。但人的潜力是无限的,陈二牛本就油滑,关键时候脑中灵光一闪,激动的冲高台上抱拳喊话,“将军请稍等片刻!”

    全体将士们闻言齐齐皱眉,看样子这陈二牛还真的怕死啊!虽然他已经改变了对小将军的称呼,可怂也是真怂。也不知道他接下来还会耍什么花招,蔚家军的脸都快被丢光了!

    蔚蓝眨眨眼,出乎意料的好说话,“你还有想说的吗?放心,我保证不打死你。”只会打得半死不活。

    陈二牛听了双腿发软,硬着头皮出声道:“标下斗胆,还有个不情之请。将军方才既然提到公平,为何只让标下一人上台?”他说完抬起头,赤红着眼与蔚蓝对视。

    蔚蓝看清楚了,他眼中明晃晃写着不甘。

    事实上,陈二牛也真的是这样想的。

    蔚蓝不是提倡公平吗,容光不是不管他吗,方才提出反对出言不逊的又不止他一个,凭什么只盯着他?既然都掺和进来了,那就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没准人多了,蔚蓝的顾忌多了,他就不用死了呢!

    别说陈二牛还真有几分急智,若蔚蓝真的想置人于死地,这无疑是一线生机。可关键是蔚蓝本来就没想把人弄死啊。她心下觉得有些好笑,该说果真不愧是有胆子做出头鸟的人吗?天生一种我不好过就谁也别想好过大家同归于尽的思想。

    蔚蓝笑了笑,不以为意道:“好啊,我就当是提前适应好了。”适应什么?当然是适应打群架的感觉啊!她说完握了握拳,视线精准的在其它几个方位停留了一下。

    被陈二牛拖下水的几人原本以为已经逃过一劫,闻言气得要死。却谁也没胆子反抗——蔚蓝既然能轻描淡写的鼓动人心逼陈二牛上台,还让人说不出二话,就同样能这么对待他们。罢罢罢,反正都已经被盯上了,人多还力量大些。

    这么一想,跟在陈二牛身后出声的几人自己就站了出来。

    蔚蓝数了数,一共有八人,加上陈二牛就是九人。她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但底下的将士们就不一样了。盖因这几人全都是熟面孔,且其中三人已经升至校尉。将士们并不会小瞧蔚蓝,可能够升至校尉的,身手绝不会太低。

    这一下子就凑齐三个,再加上另外六人,输赢还真不好说。没见陈二牛方才含糊不清,明显就想让几人一起动手、蔚蓝不曾反对吗?这些人可都是在军中混了多年,实战经验十分丰富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