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四章 船入大河不见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司空他怎么了?” 刘秀眉头一皱,脸上迅速浮现了一丝阴云。

    那太监吓得打了哆嗦,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大司空,大司空不见了。他,他给您留了一封信,把印信和袍服都留在了寝帐里,挂印出走了!”

    “子陵……” 刘秀猛地站起,三步两步冲出门外。“愣着干什么,快去给朕备马,将大司空追回来!”

    “是!” 太监打个滚,爬起来,撒腿就往外跑。

    刘秀心急如焚,不敢再做任何耽搁,先向阴丽华笑了笑,然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丑奴儿,看破不说破,才是真的聪明!”

    随即,快步追出了行辕。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数十匹快马,在众骑士的催打下,撒开四蹄狂奔,很快,便来到了淯水河畔。

    淯水流经舂陵,新野,淯阳,汇入汉江,然后出河南境内,七转八绕,据说,最后会抵达会稽余姚,一个叫富春山的地方。

    战马不敢下水,嘶鸣着停住四蹄。大汉天子刘秀,纵身跃下马背,踮起脚尖,努力望向白茫茫的水面,只见一叶扁舟越飘越远,越飘越来,很快,就在天水相接处,消失不见。

    有股难言的滋味,忽然涌上了他的心头。

    严光走了,他的好兄弟,又少了一个。

    帝王的位置,尊崇无比。

    帝王的身影,也注定孤独。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飞隼,载飞载止。嗟我兄弟,邦人诸友。莫肯念乱,谁无父母?”

    一艘渔船,顺流而下,船上的渔夫,挽着裤腿,将渔网信手洒向水面,边行边唱。

    “沔彼流水,其流汤汤。

    鴥彼飞隼,载飞载扬。

    念彼不迹,载起载行。

    心之忧矣,不可弭忘。”

    两三艘渔船跟来,渔夫们扯开嗓子相和。浑然不知,今夕是哪朝哪代,何年何月。

    刘秀楞了楞,嘴角忽然浮现了一缕微笑。

    “鴥彼飞隼,率彼中陵。

    民之讹言,宁莫之惩?

    我友敬矣,谗言其兴……”

    歌声渐去渐远,渔船上的人也收起网子,渐去渐远。

    刘秀笑着向水面挥了下手,反身跃上马背,掉头而回。

    滚滚河水,日日东流,一去不返。

    逝者亦如斯夫!

    【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