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8章 她那可怜的爸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198章 她那可怜的爸爸

    钟亦可清楚的很,她这个举动有多危险。

    一旦失败,她必然会被激怒的梁鑫诚暴打,甚至,杀死……

    可她没有别的选择。

    她和方俐被困的事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察觉,而因为梁弈林的病情而失去理智的梁鑫诚随时可能做出疯狂的举动。她不能坐以待毙,她想好好的活着,她还没见到她心爱的女儿啊……她也舍不得就此永别她深爱的那个男人……

    所以,她是把全身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那只小小的针头上,拼了命的狠狠刺向梁鑫诚的颈侧……

    当凝神望着梁弈林的面容而全心沉浸在悲伤里的梁鑫诚被刺中时,随着一声愤怒的痛吼,他扶着梁弈林身体的双手立刻松开,一手去拿身上的枪,一手挥向钟亦可想把她扭住……而早有准备的钟亦可一面以极快的速度拔出针头并看准了他的颈动脉再次用力刺入,一面用另一只手狠狠的袭向他的下身要害处……

    即使梁鑫诚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当兵数年过硬的身体素质让他依然很强壮,所以他才会轻视了看上去非常柔弱又吓得六神无主只会哭着求饶的钟亦可,让她偷袭成功。而钟亦可本来是绝无可能和梁鑫诚抗衡的,可偏偏她如今不仅有着梁弈林的记忆,还有着梁弈林的其他长处,比如医学知识,比如格斗本领。

    显然梁鑫诚是大大的低估了钟亦可,她袭向他下身的力量又快又狠,让他剧痛难忍,情急之中的本能动作是连忙去护下身,而她则趁机更加疯狂的狠狠刺着他脖子,让他连连惨叫,痛到几乎招架不住。

    须臾间,暴怒中的梁鑫诚一面骂着粗话,一面像疯狂的困兽样狠狠的去用身体撞钟亦可,一旦一个男人豁出一切,那力量是惊人的,钟亦可很快就被他顶到墙边,她虽然仍然没有放弃的在拼力抵抗,可是眼看就已经被他扭住了手腕和脖子,疼痛和害怕紧紧攫住钟亦可的心,她觉得自己的手腕和脖子下一秒就会全部被扭断……

    闻到死亡的血腥味的那一瞬,钟亦可绝望的嘶喊道,“你不配做林子的爸爸!”

    梁鑫诚眸光一紧,就在他慌神的微秒间,他的脖子上忽然多了一根医用橡皮筋死死的勒住了他。他剧咳不止,拼力挣扎着用手去拽那根橡皮筋,可是那橡皮筋越勒越紧,他的手一并被勒住,他的喉咙几乎要被勒断。看着脸被憋紫并且头部满是鲜血的梁鑫诚,钟亦可迅速挣脱,冲到一旁举起一把椅子就向他用力的砸去。她一面哭,一面砸,直到梁鑫诚已经一动不动,方俐才松开他脖子上的橡皮筋,颓然垂着双手愣神。钟亦可扔下椅子匆忙从他的身上摸出那把枪,然后扑到窗前声嘶力竭的喊着救命……

    当护卫把梁鑫诚控制住,方俐赶紧给他做了急救。

    她这辈子擅长的是救人,却没想到自己也会险些杀人。

    坦白讲,她没有想过怎么才能制住这个疯狂的男人,她想的只是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可她万万没料到钟亦可会想出那样的办法聪明而勇敢的和这个男人搏斗。大概是钟亦可那一刻的不顾一切刺激了她,她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幸好,幸好这个男人没有死,不然的话,她恐怕永远也没法面对自己的职业了,而在她眼里,她的职业是她生命里超越所有的重中之重。

    当梁鑫诚醒来时,口罩已去的他,那张多了几条伤疤和曾经的样貌略有差异的脸上,两道阴冷而狠绝的目光紧紧盯着钟亦可,声音嘶哑却满是憎恨,“林子就是被你害成这样的,对不对?!”

    认出他的脸,又经历过那样一场和死神赛跑的惊心动魄,钟亦可的眼泪依旧有些不受控制。她身体发抖,哽咽问道,“我的爸爸,是不是你害死的?”

    方俐闻声一愣。

    梁鑫诚铁青着脸,咬牙怒骂道,“该死,你们本来就都该死!”

    他的话忽然间就引爆了钟亦可心底所有的悲恸和愤怒,她疯了一样的用手边的毛巾狠狠的抽向他的脸,泪如倾盆,“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爸爸他对你那么好,他把你当成亲兄长一样关照,他没有半点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什么要害死他!为什么!”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