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7.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温故最近很紧张, 体重也跟着轻了几斤。

    唐应钦捏着她腰间的肉, 小声道:“都快比生孩子前更瘦了, 你这可不行。”

    “没关系, 瘦一点上镜好看。”

    孩子快一岁的时候, 温故终于复出娱乐圈。头一次露面是给某高奢品牌当推广大使。发布会上她一袭红裙特别亮眼, 当天就上了好几个热搜。

    粉丝们一个个在那儿花式夸奖,恨不得把最美好的词汇都加诸在她的身上。路人也对她这的状态颇为赞赏。微博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就是:“怎么感觉温故生完孩子后, 比以前更漂亮了。”

    也更有女人味了。

    从前的温故更像少女, 如今却有少妇特有的气质,往台上一站白肤红唇,美艳不可方物。

    粉丝们不由痛哭流涕:“我们的老公终于也像个女人了。”

    温故看了直撇嘴,问唐应钦:“她们这意思是, 我以前是个男人?”

    “不会,以前也特别女人, 不过他们不知道,你女人的那一面只有我清楚。”

    说完就把他的那个女人带上床, 折腾了个天翻地覆。

    完事后温故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突然就问唐应钦道:“你还有烟吗?”

    自从她怀孕后, 唐应钦就再没抽过烟。

    “怎么,你想抽?”

    “嗯,想尝尝事后烟的滋味。”

    唐应钦笑着轻抚她额头:“这是有什么心事了吧, 这两天看你状态不对。是因为要结婚的缘故吗?”

    “那倒不是, 婚期还有好几个月呢。不过我最近确实挺紧张, 马上就中考了。”

    还有不到一个月,温政就要奔赴考场。虽说中考不如高考紧张刺激,但对温故来说也足够重要了。

    所以这两天她吃不好睡不着,夜里还常常会做噩梦。

    “我看温政怎么一点儿不紧张?”

    “他不紧张证明他底气足,该掌握的知识都掌握了,该会的题也都会了。你要拿到张试卷,从头到尾都能答得出来,你也不会紧张。别小看你弟。”

    “总有不会的吧。”

    “他都不会的题,别人也就更不会了。他不是还给人当小老师,当得挺有成就感。放心,没大问题,你不如先想想到时候在哪儿给他摆谢师宴来得更合适。各大酒店的菜品去尝尝吧。”

    温故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他带到了吃上面。唐应钦是吃遍各家美食的人物,对B市乃至全国各大城市的高档酒楼会所的招牌菜如数家珍。他一道道讲给温故听,听得她大晚上肚子叫个不停。

    最后只能求饶:“打住打住,我这儿还减肥呢。”

    “别减了,再减就不好看了。”

    “可是上镜好看啊。”

    温故接了部新戏,说好了婚礼结束后就进组开拍。最近这几个月是关键期,一定要管住嘴。

    撇开上镜不谈,一辈子一次的婚礼也得美美的才行。

    唐应钦拗不过她,只能苦笑两声。

    温政如他姐说的那样,一点儿都没大考即将来临的不安和紧张感。相反整个人非常放松。

    用林茸茸的话来讲就是:“温政,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中考啊?”

    “我知道,就下个月,高考结束就差不多该我们上了。”

    “那你怎么这么淡定?”

    “那应该怎么样,上蹿下跳吗?”

    “你好歹紧张一点啊,你看我,提起这个事儿手都抖。”

    “你那是夸张,完全没必要。把我跟你讲的知识点都记熟了会用了,你上了考场也不用害怕。记住一句话,把题答完就行。”

    林茸茸觉得他这话完全就是何不食肉糜的进阶版。她要跟他似的每道题都会,甚至会好几种解题方法,她也可以轻飘飘来这么一句。

    关键是,她就算答完了,也未必正确啊。

    “对自己有点信心,你上次摸底考不是进了年级前五十吗。”

    “那是狗屎运,超常发挥啊。”

    “那你要相信,你的狗屎运会一直持续到中考结束,它会保佑你顺利考取心仪的高中。”

    林茸茸笑得没心没肺,抬手重重地拍了温政两下:“借你吉言啦。”

    温政被她拍得差点吐血。

    “你看起来小小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我从小帮我妈干活,练出来的呗。你们这些少爷小姐是不会懂我们底层人民的艰苦的。”

    边说边假装抹眼泪。温政无奈,送给她“戏精”二字。

    两个人专心做了半天的题,不知什么时候,和林母相亲的那个男人走到了门口,冲里面说了一句:“茸茸,你妈让我拿水果过来。”

    他声音低沉,嗓子有点沙哑,说话声音不大,中气倒还挺足。林茸茸这几个月对他也有点习惯了,反正除了周六他平时不来,与其说这人是她妈的相亲对象,倒不如说像个雇来的小时工。

    于是她应了一声:“拿进来吧张叔。”

    男人姓张叫张健华,名字和他的人一样普通不显眼。他把切好的果盘拿进来,放到了桌上:“你妈妈让、让你的老师多吃点。”

    “谢谢叔叔。”温政和人客气了一句。

    “不用谢,茸茸妈妈准备的。”

    张健华以前也给他们送过水果,通常是放下就走了。但今天却有点反常,他站在那里看了眼温政的本子,称赞了一句:“你的字写得挺好。”

    “林茸茸写得比我好。”

    “男孩子里你的字也算不错了。”又看向林茸茸,“你们还有几天中考?”

    “半个来月吧,高考结束后一个星期我们就考,今天都五月最后一天了。”

    “那很快了。”

    “是啊,所以我有点紧张。”

    “不用紧张,”张健华的脸上少见地露出了笑容,“你老师这么帮你补习,你肯定没问题的。你本身也挺聪明。”

    “张叔你从哪里看出来我聪明的?”

    “我看你算账算得挺快,脑子肯定好使。聪明的人学什么都很快,只要方法对了用点心,考试肯定没问题。”

    张健华说完这番话,把果盘往温政跟前推了推,然后便出去了。

    林茸茸坐在那里咬笔杆:“你别说,我觉得张叔说得有点道理。”

    “是因为他夸你聪明吧。”

    “我本来就挺聪明的呀,你看我这学期进步多大,比你还厉害吧。”

    这倒是实话,林茸茸的进步速度超乎温政想象。她以前学习差还是因为没找对方法,也没人给她从旁提点。只要你把要点给她提炼出来,她记东西很快。

    就如张健华说的那样,聪明的人学什么都快,她每门功课都进步了很多,没有一门拖后腿,属于各科成绩非常平均的那种人。

    想到这里,温政冲林茸茸竖了竖大拇指:“那这次中考再前进十名吧,年级前四十名,给你妈妈争个光,也让她在你舅舅舅妈面前更加直得起腰来。”

    林茸茸捂嘴直乐:“我那个表哥啊这次怕是要惨了。我上次听我舅舅说,他要是中考考不上好的高中,就没收他的手机电脑,还要关他禁闭。要我说舅舅真的太残忍了……”

    温政没说话,挑眉看她。按他对她的了解,林茸茸是绝不会同情张海的。

    果然她又接着往下道:“居然要让表哥考重点高中,要知道就他那成绩,连个普高都未必考得上。再说考完收手机收电脑有什么用,难道不应该考前就没收,让他专心学习嘛。本末倒置。”

    “你舅舅要是听到你这番话,恐怕会老泪纵横。”

    “哼,他未必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我舅妈太宠张海,他又有点怕老婆,所以一直拿我表哥没办法。中考是他立规矩的一个契机,看着吧,我表哥最后的成绩一定会亮瞎我们的眼。”

    有了张海做“后盾”,林茸茸一下子就变得底气十足起来。接下来学校里放了三天假,为了给高考腾出考场来。

    除了高三要考试外,其他年级的学生都在家复习。林茸茸按温政说的,在这几天里把几门需要背诵的课本从头到尾好好背了两遍,务必在这种送分的题目上不丢一分。

    高考结束后他们又回学校上了几天课,到十五号那天所有人都起了个大早,急匆匆往学校赶。

    中考一共三天,林母索性关店歇业,全身心陪着女儿考试,给她做各种好吃的饭菜,中午亲自给她送去学校。

    做都做了,自然也不忘给温政也带一份。

    “告诉他,喜欢吃就吃,不喜欢也没关系,扔了就好,不用不好意思。”

    “妈你放心,你做的他都喜欢吃。”

    那边温政全家也对这个事儿很看重。温故本来在忙着看剧本,还得准备婚礼的事情,结果那三天所有的事情都先搁下,连设计师找她去看样衣都给推了,每天对弟弟嘘寒问暖,却绝口不提考试的事儿。

    温政看她这样有点感动,也有点好笑:“姐,你想问就问吧,不用憋着。”

    “我不想问,有什么好问的,你这么聪明肯定没问题。”

    “那我要是告诉你最后一道大题我一个字没写,你会怎么想?”

    温故吃惊地道:“不会吧,你是蒙我的吧?”

    “没有,我真一个字没写。”

    “题目很难吗,是不是大家都没写?”

    “有些人写了有些人没写。”

    这下温故有点急了,在屋子里来回踱了两圈,忍不住又问:“那道题一共多少分啊?”

    温政终于笑出声来:“姐,跟你开玩笑呢,最后一题不做没关系,不影响总分。”

    “怎么会不影响?”

    “最后两道大题二选一,分值是一样的,我做了第一题第二题就不必做了。有些人选做第二题,第一题就空着。好了你放心吧,我弟我考得不错,你就安心当你的十月新娘吧。”

    温故忍着揍他的冲动,转身离开了房间。

    臭小子,叫你嚣张。等过两天成绩出来了,看你还有没有这个嚣张的底气。

    哼!

    -------

    中考结束后,温政在家睡了足足两天。

    每天除了吃饭基本不出房门,就这么吃了睡睡了吃。一直到第三天早上,他起来认认真真洗了个澡,不再像前两天那样只是随便冲冲,而是那种要把每个毛孔都给洗干净那样,洗了足足一个小时。

    然后刮了胡子,又出门去剪了头发,回来的时候买了蛋糕奶茶之类的东西,请家里的人吃。

    罗姨看他这样一颗心总算放下来:“前两天被你吓死了,你这是怎么了,太累了,考前没睡好?”

    其实并没有,温政考试前一直早睡早起,每天都睡眠充足。但一考完似乎全身的肌肉都松驰了,人也特别犯懒。

    原本他还和人说好了中考结束就联机打游戏,不眠不休几个晚上,结果倒好,直接睡了几天几夜。

    “现在不困了吧?”

    “不困了,特别精神。”

    精神了的温政打电话约了朋友去体育馆打球,一玩就是好几天。

    年轻人精力无处发泄,每天早上出门,一直要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回来。温故对此有点嫌弃她弟,每次一见他就催促:“赶紧去洗澡,臭死了。”

    温政也不生气,玩着球冲她乐:“姐,要不怎么叫臭男人呢。可你们女人就喜欢臭男人啊。”

    “这个浑小子,嘴巴怎么变得这么坏。”

    唐应钦安抚她:“不是变得这么坏,是一直就这么坏。你忘了他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了,他只不过暂时把那一面藏起来而已。现在考完了,原形毕露了。”

    “你说他这几天天天早出晚归的,不会是和那个叫林茸茸的女生见面吧?”

    “不会,你看他那一身臭汗,林茸茸要是见了他,肯定会嫌弃得一辈子都不想理他。”

    听了这话温故又有点不高兴:“我弟弟这么帅,人见人爱,林茸茸肯定会喜欢他的。”

    说着拿起蛋糕塞了一口到唐应钦嘴里:“好吃吗,我的臭男人?”

    唐应钦也顺手喂了她一口,贴到她耳边道:“不如你好吃啊,我的唐太太。”

    温政冲完澡出来,正巧看到他俩你侬我侬,立马捂着眼睛往楼上走:“你们注意一点,我还是未成年。”

    “搞不好再过两年就把女朋友领回家了,装什么装。”

    “给亲亲看到就完啦。姐,我小侄子醒了吧,我把他抱下来看你们俩表演啊。”

    说完哧溜一下往楼梯的方向拐,快得让温故连骂他的时间都没有。过了一会儿,果然孩子就被抱了下来。

    睡饱了亲亲特别爱笑,还特别爱粘着唐应钦,钻在爸爸怀里就不肯撒手,却对温故的逗弄不屑一顾。

    温政照例在边上拆她的台:“你看看姐,孩子都不要你。”

    “那是你没看到他跟我好的时候。中午睡觉非得我哄,别人都不好使。”

    “那是因为姐夫不在家,亲亲退而求其次才找的你。”

    温故两手叉腰:“我说温政你今天是不是皮痒,后天成绩就出来了,到时候看你还笑得出来。”

    这话说完没过两天,温故就啪啪打脸。

    因为她弟不仅笑得出来,还笑得非常欢实。

    出成绩那天的傍晚,温政算了下时间,一到点就登陆查分网站查询自己的成绩,脸色特别镇定。倒是温故有点胆小,站在旁边一个劲儿地捂眼睛:“查到了吗,多少啊,考得好吗?不好也没关系,告诉姐姐就行。”

    “姐,你不要这么着急好吗,网站这会儿有点慢。”

    估计大家都在查分数。

    话音刚落分数就出来了,温政粗粗扫了一眼,就伸手拍他姐的肩膀:“好了,睁眼看看吧,我考得还可以。”

    温故这才把手挪开,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最后才落到那个总分上:“568,你们总分多少来着?”

    “580。”

    “那你丢了12分。”

    “姐,你应该说,我只丢了12分。你应该欢呼雀跃大叫才对,你这什么表情啊,别人一科都不止扣12分呢。”

    “哦,那你这算考得很好了吧。”

    “市状元可能还差点,我们学校嘛,搞不好还真能混个第一给你。”

    一听这话温故激动坏了,抱住弟弟亲了一口,搞得温政很是尴尬。

    “姐,我都十六了。”

    “那还是未成年,姐姐亲一下怎么了。说吧想要什么礼物,车还早了点,要不送你套房子?”

    温政斜眼看她:“你有钱吗?你都多久没接戏了,钱都花光了吧。”

    “别忘了你姐我还有家精品店,每年挣不少,给你买套房不是什么难事儿,去隔壁T市啊,给你买个一室一厅怎么样?”

    “存心恶心人是吧。要送就送市中心别墅,要不就是高层一梯一户精品公寓,别的太次你唐太太怎么拿得出手。”

    “美得你,还扣了12分呢,你要满分我就给你。”

    姐弟俩说笑了一会儿,温故喜气洋洋出去给丈夫打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顺便和他商量谢师宴的事儿。

    这回得大办,办得越隆重越好,她弟弟太给她长脸了。

    温政也挺高兴,又盯着成绩仔细研究了一下。他考完就知道自己成绩肯定不错,但这个分数还是有点超过他的预期了。他原本估摸着也就550左右吧,这还多了十几分。

    最让他惊喜的是,他有两门课得了满分。两年前刚入学的时候,他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考成这个样子。

    这三年有多辛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难怪考完了得睡两天两夜,读书太耗精力了。

    松了一口气的温政拿起手机,准备打一局游戏轻松轻松。结果刚解锁屏幕,林茸茸就打电话过来了。

    “怎么样,你也查到分数了?”

    林茸茸的声音有点虚,还带了点哭腔:“温政……”

    “怎么了,分数不理想吗?”

    “不是,我、我没敢查分,太紧张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