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8.第 88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见陆迢晔盯着自己的脖子看, 苏锦萝鸵鸟似得立刻就把身子给缩进了被褥里。

    “王爷, 萝萝的身子如何?”苏清瑜亲自替静南王端了一碗茶水来。

    陆迢晔接过茶盏,轻抿一口后道:“身虚体弱, 人懒精乏。”

    这是在说她懒人屎尿多。

    似是茶水不合胃口,陆迢晔将手中茶盏递还给苏清瑜, 然后继续开口道:“有一事,需与二姑娘单独说。烦请大公子带人回避。”

    “不行!”苏清瑜还未说话,苏锦萝赶紧道。她可不敢跟这个伪君子呆在一处!

    陆迢晔垂眸, 眼睑下敛, 眼尾缓慢挑起,表情有些邪肆。但因为他面对着苏锦萝, 背对着众人, 所以这表情只苏锦萝一人瞧见了。

    苏锦萝震惊的瞪大一双眼,恨不能立时跳下软榻躲到苏清瑜身后,然后再晃着她大哥的肩膀大喊:“你看,就是这个人!”

    可惜, 苏锦萝怂啊,她只能挤着软绵绵的双下巴缩在被褥里瑟瑟发抖,然后看陆迢晔三言两语的就把她大哥给打发了出去。

    啊, 这众人皆醉她独醒的世界……

    珠帘声渐静, 苏锦萝能听到自己清晰而急促的呼吸声。她听到男人说:“真是颗漂亮的小脑袋。”

    拱在被褥里的小脑袋一抖,苏锦萝咬唇发抖。大哥你快来看啊!这个人的真面目有多凶残!他居然要摘她的脑袋!

    苏锦萝后颈发凉, 躲在榻角, 偷偷摸摸的掀开被褥一角偷看。

    只见那人一手拎着一只兔子, 正笑意盈盈的盯着她瞧。两只白绒毛兔蹬着小短腿,皆是一副惊恐模样,与苏锦萝的表情如出一辙。尤其是那双眼,干净澄澈的浸着惧意,黑乌乌的惹人怜惜。

    “昨日里在醉乡楼吃的红爆兔子头,真是美味至极。”

    你美味就美味,盯着她看做什么呀……

    苏锦萝瑟瑟发抖的伸手,朝陆迢晔结巴道:“香,香香和奔奔还小,它们还,还没生小兔子呢。”

    陆迢晔一挑眉,脸上表情愈发意味深长。“嫩的吃起来才能入口即化。”

    就像眼前的小东西,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这身子定是比初生的花还要娇嫩。

    苏锦萝感觉到世界深深的恶意。她只是想好好活着,也这么难吗?

    逗弄够了,陆迢晔将两只白兔子搂进怀里细细安抚。垂眸时,岁月静好,一派清俊儒雅君子之风范。

    看着那窝在陆迢晔怀里的两只白兔子,苏锦萝有一种自己正在被顺毛的感觉。

    “萝萝的毛病,似乎有些难治呀。”

    慢条斯理的开口,陆迢晔抬眸,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一番苏锦萝。

    苏锦萝下意识夹紧双腿,瞪圆了一双眼。黑乌乌的眼中满浸惊恐,印出陆迢晔那张愈发笑意张扬的俊脸来。

    “溺频不禁,恐惊恐梦。”怀里的两只白兔子被放开,撒着短腿儿的往苏锦萝的方向奔逃而去。

    “萝萝小小年纪,到底是有什么事能吓成这样呢?”男人陡然穿过帐帘,单膝跪上榻。宽袍下摆被压在被褥上,深深的压出一痕。

    纱幔轻柔曼妙,精致的白铜鎏金帐勾轻动,敲出清脆声响,声声扣在苏锦萝的脑门上,绷紧了她脑中的那根弦。

    苏锦萝下意识仰头,男人俯瞰而下,白玉莲花冠下,青丝轻垂,有一缕搭在她的脖颈处,紧密贴合,透着浅淡清雅的茉莉香味。

    那是她送给他的头油,他居然真的用了。

    “萝萝用的是什么头油,真香。”陆迢晔俯身,鼻尖触到苏锦萝发顶,说话时气息吞吐,尽数铺洒到了她的头上。“是茶花味呢。果然,二月的茶花,是最香的。”

    苏锦萝吓得埋首俯身,一口小嗓子差点喊出来。

    “萝萝若是想让你大哥知道你这溺频不禁的毛病,只管出去嚷嚷。”陆迢晔一把捂住苏锦萝的嘴,看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声音愈发轻柔。

    不得不说,这伪君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可要不是她瞧见了他,哪里会溺频不禁!

    苏锦萝羞愤欲死,缩手缩脚的想把那人的手从自己嘴上挪开。但那手明明瞧着只是松松盖着,却任凭苏锦萝用了吃奶的劲都掰扯不开。

    大哥对她虽好,但这事,饶是苏锦萝脸皮再厚,也不想再多一个人知道,就是玉珠儿都不行。

    苏锦萝安静下来,细密眼睫颤巍巍的刷着,小小的纤细身子蜷缩在榻角,脚边拱着两只白毛兔子。穿缎面绸裤的半只玉足踩在被褥上,珍珠凝脂,小巧纤柔,堪堪一掌大小。

    陆迢晔一扬手,把帐帘遮的严严实实。

    厚实的帐帘覆盖下来,苏锦萝仰头,看到那人手里无端多了一根银针。银光蹭亮的贴着她的脑门。

    覆在苏锦萝嘴上的手终于松开,不过却搭在了她的脖颈处。指尖微凉,触在肌肤上,带着寒梅冷香。

    “你你你……”

    “萝萝的毛病,每五日一次针灸,便能痊愈。”

    “我不要!”

    苏锦萝梗着脖子,小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一样,眼眶红红的,似乎下一刻就要落下泪来。

    “那萝萝是想让你大哥过来按着你了?”

    陆迢晔说话时,语调慢条斯理的透着慵懒,但却字字清晰,带着迫人气势。

    苏锦萝立时就蔫了。她知道,这人不是在说笑,她那眼睛瞎了的大哥真的会把她按在榻上让这人为所欲为的。

    “我不想扎针……”瘪着小嘴,苏锦萝眼睫轻颤,可怜兮兮的带着哭腔。

    “不想扎针,就要吃苦药。”陆迢晔单脚搭在榻旁,手指捏着银针,视线落到厚实被褥上。

    苏锦萝的月事带还没换,头次初潮,她也没有那么有经验。缎面被褥之上被染了一块鲜红斑块,泼墨似得散着新鲜的血腥气。

    “初潮?”陆迢晔轻勾唇角,视线落到苏锦萝脸上。

    虽已十六,但身子依旧干瘪瘪的紧,只一身细皮嫩肉惹人垂涎。不过比起那些外传贵女,这般不起眼的小白花却偏偏入了他的眼,可能是因为那双眼在瞧他时,总是露出与旁人不同的惊恐来。

    就好似……他被这朵小白花给看透了。

    想到这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