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9.第 89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你怎么又来了?上次我不是都将银子给你了吗?”苏宝怀关紧耳房的门, 让贴身丫鬟守在户牖处, 不准一人靠近。

    “就那点子钱,哪里够塞牙缝。”苏涵吊儿郎当的坐在靠背椅上,翘着一双二郎腿上下打量苏宝怀。

    苏宝怀虽穿的不算华艳, 但身上的裙衫料子,戴的珠钗玉环都是极好的。苏涵与苏宝怀长的有七分相似,笑起来时更是像一个模子里头刻出来的。

    “宝儿, 你都及笄了,再过些时日, 就是侯府夫人, 怎么还吝啬那么点银钱给你亲哥哥?”苏涵起身, 走到苏宝怀身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这理国公府不是你真正的家,咱们的家才是你娘家。日后你若是受了委屈, 尽可跟哥哥说, 哥哥替你报仇去。”

    苏涵虽不靠谱, 但却捏住了苏宝怀的软肋。

    苏宝怀在理国公府生活了十年,明日过年, 就是十一年了。可是她却感觉与理国公府总是有股子莫名其妙的疏离感。

    而当她看到苏锦萝, 才明白,这大概就是因为缺了最有羁绊的血缘关系吧。

    “侯府夫人?哥哥想的真好, 我都要被赶出这理国公府了, 去哪里做什么侯府夫人。”苏宝怀嘲讽一笑, 提裙坐到实木圆凳上。

    “这话怎么说?”往常说到这事,苏宝怀脸上总是挂着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如今这般,让苏涵不禁有些心焦。

    他们全家现在可都靠着这么一个妹妹了。

    “哥哥难道不知道,那苏锦萝回来了。”

    “苏锦萝?”苏涵日日呆在赌场里,输光了钱,今早上才刚刚被扔出来,哪里有空去知道什么苏锦萝。

    “大房的嫡长女,真正的金凤凰。”她这只插毛野鸡,连比都没法比,就早已被三振出局。

    “竟有这事?真回来了?”苏涵震惊大喊,被苏宝怀狠狠剜了一眼。

    “人都住了大半月了,还能有假?而且老太太那边的嬷嬷亲自验证过,说错不了。”话到这里,苏宝怀便愈发烦闷。“我也瞧见了,那眉眼与孙氏和苏清瑜相似的紧,的确错不了。”

    “如此说来,妹妹你要被送回去了?”苏涵睁着一双浑浊眼眸,里头浸着红血丝,愈发焦躁。

    “我不会走的!”苏宝怀怒急起身,茶案上的茶盏都被她给甩到了地上。“我在理国公府十年,这十年里我付出了多少。”眼见就能成功,鲤鱼跃龙门,成为高高在上的侯府夫人,苏宝怀怎么可能放弃。

    “妹妹,莫急,吃口茶。”苏涵被唬了一跳,他赶紧避开脚下的碎片,替苏宝怀捧来一碗茶。“妹妹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妹妹开口,哥哥义不容辞。”

    苏宝怀平缓下心绪,扭头看向苏涵。

    苏涵与她一般年岁,但因着自初次后便常常流连青楼妓馆等地,还包粉头,玩寡妇,被掏空了身子,所以比同龄的少年郎还要再瘦小几分。更别说是跟定远侯府的小侯爷沈玉泽比了。

    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自苏宝怀头一次看到,就惊为天人。她处处讨好,阿谀奉承,但那人却连一个眼神都未曾给过自己。

    “哥哥想如何办?”苏宝怀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微乱的发髻,又回到了那个娇俏明媚的少女模样。

    “这事还不简单。女子嘛,最重要的自然是贞洁了。这失了贞的女人就算是再身份高贵,小侯爷那样的人家,也是瞧不上的。”

    苏宝怀抿唇,没有说话。这是一招险棋,她现在还没和苏锦萝撕破脸。如果这事没有成,反拖累了她,那她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可这事若是成了,无疑是除去了她心头的一块大石。

    “妹妹放心,此事若败露,自然不会连累妹妹。妹妹还是那个纯真无邪的好妹妹。”苏涵俯身,拍着胸脯保证。

    苏宝怀不信苏涵的保证,但却十分心动。

    自己兴许,真是可以试一次。

    见苏宝怀面露动摇,苏涵再接再厉,“妹妹放心。现今这皇城里头可乱的紧,只要那苏锦萝敢出理国公府,咱就有法子能弄她。”

    “乱?又出什么乱子了?”苏宝怀久居深闺,对外头的事自然没有混迹于市井的苏涵熟悉。

    “四大皇商囤积米粮、布匹,意欲抬高米价和布价。现在整个皇城人心惶惶,粮食、布匹紧俏。皇上忙的焦头烂额,朝廷上下都不安生。”

    “还有这事。”苏宝怀暗思忖。怪不得理国公这连月来未曾如何回府,二房的老爷也被急召了回来,大致过年后便能回皇城。原是出了这档子乱事。

    “好妹妹莫费神,只要你将那苏锦萝引出来,我自有法子对付她。”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世上的亡命之徒为了钱财,可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的。

    “过了年后,老太太要去皇庙烧香,到时候咱们整个理国公府的女眷都会去,你自个儿看着办吧。”苏宝怀轻抿香茗,眉目柔顺。

    “我都晓得。不过妹妹呀,外头的米价涨的那么厉害……”

    苏宝怀从宽袖内扔出一袋子银钱,嫌弃道:“办完事再说。”

    “好咧。”苏涵喜滋滋的应了,干脆的拿钱走人。

    ……

    锦玺阁内,苏锦萝懒洋洋的躺在榻上,面前摆着一碗黑漆漆的苦药,还有一碗红糖水。

    “姑娘,您不能只喝红糖水呀。”玉珠儿皱着一张脸道:“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您还是趁热将这药吃了吧。”

    苏锦萝摇头,目光落到槅扇处。

    槅扇上覆着的厚毡被掀开一角,有几丝寒风卷着细雪从那处渗进。明日就要过年,理国公府内格外忙碌,就连她的院子里头都喜庆了起来。

    房廊上挂满红纱笼灯,丫鬟婆子换上新制的过年衣物,库房里堆满了苏清瑜派人送来的年货,还有孙氏时不时让元嬷嬷带回来的一些好东西。就连锦玺阁外头的对联都被苏清瑜给新换过了。

    一派去旧迎新,喜气洋洋之相。

    “姑娘,待您吃完了药,咱们再歇,好不好?”见苏锦萝又要阖目往被褥里头躺,玉珠儿赶紧上去把人给扶住了。

    苏锦萝软绵绵的靠在玉珠儿臂弯上,神色蔫蔫。

    “姑娘,大公子来瞧您了。”雪雁打了帘子,将苏清瑜请进来。

    苏锦萝掀了掀眼皮,半点精神气也无。

    “王爷慢坐,我去里头瞧瞧萝萝。”

    清晰的声音顺着珠帘传进来,苏锦萝眉目一凛,立时抻着脖子往外头瞧了一眼。

    珠帘微动,隐约透出一个颀长身形,着白狐裘,挺拔如松般立在大堂内,立时就衬得整个大堂狭窄许多。

    “萝萝。”

    苏清瑜打开珠帘进来,就见苏锦萝瞪着一双眼,小脸煞白。

    她穿着一身绢布小袄,青丝披散,逶迤而落,凌乱的碎发遮在白瓷小脸上,更衬得那双眼睛水灵灵的黑亮。

    香香和奔奔团在被褥上,听到动静起身,两双长耳朵竖起来,短短前爪掬起,翘着白绒毛,黑乌乌的圆眼睛直直看向苏清瑜。

    “大哥……”苏锦萝捂着肚子,声音软绵绵的唤了一声。

    苏清瑜立时一阵心软,面色焦急的大步上前,将人揽在怀里,一脸心疼的替苏锦萝擦了擦脸上的细汗。“这是怎么了?”

    苏锦萝的卧室里头烧着三个炭盆,开了槅扇通风,她身上的汗是被吓出来的。

    隔着一层珠帘,陆迢晔负手而立于那处,明明连相貌都看不清,但苏锦萝却觉得,他那双眼能透过珠帘将她直直看穿。

    “他,他怎么来了?”

    苏锦萝颤巍巍的指向陆迢晔,白嫩手指都在打颤。

    苏清瑜没瞧出不对劲,混以为是苏锦萝身子不舒服。他替苏锦萝掖了掖被角。“萝萝可知道在咱们皇城有句话?”

    “什么话?”苏锦萝仰头,纤细的身子被裹在被褥里,露出一截纤细脖颈,软绵绵的似乎一折就断。

    “性美若玉帛,容俊如神袛的静南王,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

    苏锦萝眨了眨眼,然后恍然大悟的点头,“原来不举是真的啊。”

    苏清瑜一把捂住苏锦萝的嘴,然后看了一眼站在外头的陆迢晔。她这傻妹妹哟,人家习武之人的耳朵多灵光。而且这重点是不是错了?

    大堂内,陆迢晔褪下身上的白狐裘,拢袖落座于榻上,手边一杯香茗,散出氤氲热气,金芽舒卷,茶香四溢。朦胧间,男人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茶气散去,露出一张清冷面容,微垂眼睑,朱痣色艳。

    “今日是让静南王来替你瞧瞧身子的。那些白胡子老头的医术我可信不过。”

    苏锦萝请大夫看身子这件事,苏清瑜一知道,立时就厚着脸皮去请了皇城第一名医的高徒,静南王。

    孙氏和林氏搀扶着老太太出去瞧热闹,一众姐妹跟在后头。苏锦萝站在苏清瑜身后,小心翼翼的牵住了他的宽袖。

    苏清瑜脚步不停,反手将苏锦萝的小手握于掌中。

    软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