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4.第 94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锦玺阁是个三进院落, 黑漆大门, 厢房游廊,小巧精致。院内打扫的清清爽爽,甬道周边种着几株藤萝兰花, 房廊前还有一棵粗枝桂花树。槅扇朱窗皆被厚实的毡子覆盖, 户牖上方挂着光亮的琉璃灯。

    听到响动,院内有人迎出来。

    “可把二姑娘盼来了。”说话的是一个青衣婆子,领着小丫鬟们出来,给苏锦萝行大礼。

    本来大房养女苏宝怀行二,但因苏锦萝回来了, 所以她便往后挪了一位, 从二姑娘变成了三姑娘。而这二姑娘的头衔便落到了苏锦萝头上。

    “这是吴婆子。”元嬷嬷淡淡道。

    “吴婆子。”苏锦萝微颔首, “天气凉,起来吧。”

    “多谢二姑娘。”吴婆子笑眯眯的站起了身, 引着苏锦萝穿过垂花门,往正屋内去。

    屋内烧着炭盆,角落处摆置熏香。玉珠儿和雪雁候在户牖处, 一道随进门后替苏锦萝褪下身上沾湿的雪帽,鹤氅。

    “二姑娘, 香汤已备好。您是要先用晚膳还是先用香汤?”吴婆子给苏锦萝端了热茶来。

    苏锦萝轻抿一口, “先用香汤吧。”

    “是。”

    吴婆子本要伺候,被苏锦萝给打发了下去, 只唤玉珠儿和雪雁。

    素锦屏风后, 热气氤氲, 苏锦萝仰躺在内,怔怔看向架着红木高梁的头顶。

    她虽反应慢,但能明显觉出,虽有血脉相系,在理国公府内,她终究还是像个局外人。

    即便方才她与老太太和母亲哭成一团,可出门时,母亲连送都没送。

    苏锦萝心中是不安的。按照元嬷嬷的说法,母亲对于她是日也思念,夜也思念,可真当人到近前,却反倒拘谨了。

    不该说是拘谨,应该说是生分。方才母亲都未曾与她对视过。

    雪雁去苏锦萝的妆奁匣子里取了她自己做的敷面桃花末,近前后,半蹲在浴桶旁,露出一副欲言又止之相。

    “雪雁,怎么了?”苏锦萝懒懒的睁开一条缝,全身蜷缩在香汤中。青丝漂浮在散着玫瑰花瓣的热水中,白细肌肤透出粉嫩,就像一朵吸饱了水的小白花。

    “姑娘。”雪雁放下手里的漆盘,凑到苏锦萝耳畔处,“奴婢方才听见,吴婆子让小丫鬟去回了老祖宗,说确实是瞧见您膝盖上方三寸处的烫疤了。形如火凰。”

    苏锦萝心里一咯噔,虽然说这事无可厚非,是要确实一番,可方才还在屋子里头搂着自己哭的伤心,转头就盯住了自己。实在是有些,叫人心寒。

    这就是富贵大家的处世之道吗?日也算计,夜也算计。

    低叹一声,苏锦萝小心翼翼的捻了一点桃花末粘在脖颈处轻滑。“这事,便当不知道吧。”

    “是。”雪雁闭口不言。

    用完香汤,吴婆子喜滋滋的进来,领了两个丫鬟。

    这两个丫鬟生的眉目端正,袅袅进来时透出几分书卷气。

    苏锦萝曾听说,像这样的富贵大家,大丫鬟都是识文断字的。她想起自己那手.狗爬字,心中有些忧伤。

    “二姑娘,这是大夫人特让奴婢给您带来的两个大丫鬟,请您赐名。”

    “……你们原本唤什么名?”苏锦萝一向不太愿意动脑子。

    “奴婢如青。”如青身量高挑纤细,眉眼精细,蹲身行礼时姿态袅娜。

    “奴婢依彤。”依彤身形较如青更丰满娇小些,说话也软和许多。

    “那还用以前的名吧。”

    “是。”如青与依彤一叠应声。

    吴婆子又领了其它的小丫鬟和婆子来给苏锦萝相看,苏锦萝敷衍的点头,眼皮沉重,根本就没记住几个。

    “吴婆子,明日再说吧。”元嬷嬷道。

    “是。”吴婆子领着丫鬟、婆子出了主屋。元嬷嬷走到苏锦萝身旁,面容整肃,“二姑娘,日后您就是锦玺阁的主子姑娘,不能让这些婆子、丫鬟爬到了头上。”

    苏锦萝神色一凛,满脸睡意尽褪,她乖乖点头,连身子都坐正了。

    元嬷嬷满意点头,吩咐玉珠儿和雪雁伺候苏锦萝用完糕点后歇息。

    头一次歇在理国公府,苏锦萝满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却不想白日太累,用了香汤整个人又舒畅的紧,她一沾软枕便睡去了。而且一觉到天亮,还是玉珠儿将她唤起来的。

    “姑娘,大公子来了。”

    “嗯?大哥来了。”

    “是啊,已经在外头等您半柱香了。”

    苏锦萝赶忙起身洗漱换衣。毕竟是国公府,晨间洗漱的规矩都又多又杂,还有那些衣物,单单是腰间身上挂的饰物坠子都折腾了一炷香。

    “大哥。”

    苏清瑜坐在实木圆凳上,转头朝珠帘处看去。

    晶莹剔透的珠帘后露出一只白嫩小手,垂顺的珠帘从两边拨开,露出一张白瓷小脸。满头青丝浅挽了一个高稚髻,缀些珠玉满朗。身上一件银窄袄,下身一条清凌凌的素白裙就,脚下一双缎面绣鞋。

    清水芙蓉般的透出生机,就像初夏荷塘上堪堪露出一角的青荷叶。

    “我的萝萝真好看。”苏清瑜挑着一双桃花眼,说话时声音有些沙哑。

    苏锦萝面色微红,提裙走到苏清瑜面前,“大哥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

    “早上要去给老祖宗请安,我怕你不知道路,带你一道去。”苏清瑜牵住苏锦萝的小手轻捏,满目柔情。

    苏锦萝知道苏清瑜的意思,她这大哥是怕自己不知道请安的规矩,无意间得罪了人而不自知。

    “昨晚萝萝回来的时候我还在宫里头,虽请了令牌要回来,但宫门已经关了。”

    “大哥是刚刚从宫里回来?”苏锦萝这才发现,苏清瑜身上的云缎锦袍泛着潮湿气,一头束发也湿漉漉的。看来是一回理国公府,便赶来看自己了。

    看着面前的苏清瑜,苏锦萝鼻子有些发酸。

    她知道这样想不好,可整个理国公府,只有大哥将她放在了心上。

    “无碍,你大哥身体好的很呢。用早膳了吗?我还没用呢,陪我用些吧。”

    “嗯。”

    吴婆子领着丫鬟将早膳端进来,苏清瑜看了一眼菜色,峰眉轻蹙。“库房里头不是新得了几斤珍珠米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