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5.第 95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大哥, 你怎么给那苏锦萝送吃的?”

    “不是我的。”方淼绕开方婉巧去给老太太请安。

    方婉巧不依不饶的跟在身后, “我不管, 我也要。”

    “平日里嚣张跋扈便罢了,在理国公府内,收敛些。”自家妹妹是个什么性子, 方淼十分清楚。苏锦萝瞧着, 白白软软, 便是个好欺负的。

    方婉巧一愣, 呆呆立在原处眼睁睁看方淼走远。

    兄长虽对她冷淡, 但从未说过像今日这样的话。而且平日里有事, 兄长嘴上不说, 私下早已帮她解决。兄长对她,还是疼爱的。

    可方才……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方婉巧想起刚才方淼对苏锦萝那不正常的表现,暗暗心惊。

    不会的, 不会的, 他的兄长便是公主都娶得, 又怎么会看上苏锦萝这只无才无貌的野山鸡。

    “巧妹妹。”苏宝怀从槅扇后出来,将手里的大氅替她披在身上。“这大冷的天,巧妹妹这般急忙出来, 莫冻坏了身子。”

    “……嗯。”方婉巧神不守舍的应了一句。

    苏宝怀挽住方婉巧的胳膊, 笑道:“巧妹妹这是有心事?”

    方婉巧抿唇, 没有说话。

    苏宝怀自顾自道:“我昨日里听茹柔说, 她的哥哥前些日子娶了个嫂子, 是个不安分的。巧妹妹也知道, 茹柔性子软,被那嫂子欺压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房茹柔是吴国公府家的姑娘,与苏宝怀和方婉巧在一个诗社内,关系还算亲密,时常凑在一处说些贴己话。

    “想前月里,茹柔还说她哥哥如何疼爱她,这才多少光景,就变成如此模样。”苏宝怀长叹一声。“巧妹妹是没瞧见,原本圆圆润润的一个小姑娘,都被折磨成什么样了。”

    方婉巧下意识想到方淼。她如今能这般嚣张,都是靠着她的哥哥,若是方淼不再对她好,那,那她岂不是……

    不能,她绝对不能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当她的嫂子!尤其是像苏锦萝那样的人!刚刚回府就不安分,连几斤珍珠米都要跟她抢,这样的人,怎么能变成自己的嫂子!

    ……

    天色昏暗下来,苏清瑜让下人收拾了那十盒珍珠团子,就将苏锦萝带回了自己的院子。

    “大哥,方才那人是谁?”

    “文国公府的人,是你表哥。”苏清瑜脚步一顿,一本正经的盯住苏锦萝,“萝萝,你要记住,这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

    “……哦。”

    鲲玉园是一座三进院落,里头假山林立,山峦叠嶂,一眼望去清幽大气。里头小厮居多,少见丫鬟,这在苏锦萝看来,倒是与苏清瑜那副外露的风流模样有些不同。

    “来。”打开厚毡将苏锦萝迎进自己的书房内,苏清瑜笑道:“今日巧,王爷也在。”

    苏锦萝刚刚跨进门槛的小细腿一缩,差点跟身后的苏清瑜撞上。

    酸枝红木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人。溯雪未停,屋内点着熏香,槅扇处的厚毡被掀开一角,发散炭盆。书案边架着一盏琉璃灯,男人就坐在那片氤氲琉色之中,抬眸看人时波光流动,静谧安详。

    “回来了?”陆迢晔起身,一身鱼白缎袍拖曳而起,长身玉立,俊美如俦。

    这般美好的场景下,苏锦萝……苏锦萝想小解……

    这伪君子、真煞星怎么在这?

    她的亲哥啊,你这是在坑妹啊!

    “萝萝,怎么了?”苏清瑜奇怪道:“别怕,王爷可是最好说话不过的。”

    大哥,你平日的聪明才智呢?刚才还说这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啊!

    “萝萝不记得了?那时候你在李府,被糖果子噎了喉咙,还是王爷救的你呢。”说起这事,苏清瑜便心有余悸,日后再送苏锦萝糖果子,都要碾成粉再送。

    她哪里不记得啊,她到死都记得这人……

    正在苏锦萝纠结是她的亲大哥眼瞎,还是敌人太强时,周身突然涌来一股清雅的冷梅香。

    苏锦萝一哆嗦,看到不知何时站在自己面前的陆迢晔,用力咽了咽口水。

    不行了,她真的好想小解。

    苏锦萝抖着小腿,看男人越走越近。陆迢晔站定,垂睫看向面前的小姑娘。软绵绵的抱着手炉往后缩,都要躲到苏清瑜怀里。

    陆迢晔抬手,苏锦萝猛地一下扎进苏清瑜怀里,然后从他腋窝处钻过,抱着手炉“噔噔噔”跑远。

    那只修长如玉的手顿在半空中,片刻后将苏清瑜肩上的枯叶取下。

    “啧啧。”苏清瑜咋舌,“萝萝真害羞。”

    要是苏锦萝还在,一定会指着苏清瑜的鼻子让他看清楚。她这副惊弓之鸟,差点被吓尿的模样是害羞?明明是害怕啊!

    苏锦萝头一次来鲲玉园,她闷头瞎跑,也不知跑了多久,脱力后一屁股坐到美人靠上休息。

    美人靠上积着一层薄薄雪渍,怀里的手炉已经不暖和了。苏锦萝歇了一会,就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拖地大氅。上好的大氅,已经被她踩得黑乌乌的看不清原貌。

    低叹一声,苏锦萝转着小脑袋找路。

    房廊内挂着两排红纱笼灯,风雪颇大,拍打着灯笼架,烛火摇曳,似乎下一刻就会被吹跑。

    翠屏处绕出一人,提着一盏八角琉璃灯。男人身披白狐裘,青丝如墨,眉眼如画,踩着黑色的皂角靴缓步而来。

    头顶的红纱笼灯越发喧嚣肆意,星星点点的落雪吹过眼前,苏锦萝眯了眯眼,试探性的道:“大哥?”

    陆迢晔没有说话,直走到苏锦萝面前。

    苏锦萝冻得僵直的小身子往后一退,一屁.股坐到湿冷的美人靠上。

    她的亲哥咧,怎么又是这个煞星。

    “你怕我?”陆迢晔俯身,那股子梅香混杂着冷寒涩意,冻人鼻息。

    “不不不……”不怕才怪!苏锦萝哭丧着一张脸,只觉时运不济。

    男人凑的极近,那盏琉璃灯被提到眼前,苏锦萝眨了眨眼,有些不适应。

    好亮。

    陆迢晔垂睫,看向她。

    苏锦萝适应了光亮,目光落到陆迢晔的眼睑处。那里有一颗红痣,垂眸看人时方显,抬目时则隐。清清冷冷的一个人,偏在那张白玉似得脸上生了一颗朱砂痣,就像是掩藏在这副清贵皮囊下的黑心。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