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听寒被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听寒被审

    沈寅的话语中,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很多时候,听寒甚至想,他们或许压根儿就不是什么兄妹,与那个只会带来麻烦和厄运的王室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想的多了,听寒越发希望那是真的。

    可现实,却总要给她些苦痛,叫她看清自己的现状。

    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在沈寅说不出的目光中,听寒出了屋子。

    迎面走来两个少年,正要往沈寅的屋子里去。

    对于沈寅的某些癖好,听寒永远都理解不了。

    那连个身量还十分纤细的少年,怯生生的看了听寒一眼,都不敢说话,低头行了个礼。

    听寒点点头,无意为难他们,挥手叫两人先过。

    两个少年对视一眼,皮肤稍微黑些的那个,胆子也大些,对着听寒又行了个礼,拉着身后的少年飞快的跑过去了。

    听寒顿下步子,回头看过去。

    才到了沈寅的门口,两个少年就赶紧停了下来,面色也越发的紧张起来,甚至那个小的,还有发抖。

    听寒眼看着那个黑脸的少年,对面白的少年叮嘱了什么,然后从地上抹了点儿灰,蹭到白面少年的脸上,身上。

    小小年纪,到知道护着弟弟。

    听寒才要回过头不理会,黑脸少年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侧头直直的看过去。

    听寒难得好奇,看过去,只见那眼中夹杂着恐惧,担忧,恳求和孤注一掷。

    心中一顿,听寒明白过来。

    原是这个少年顾忌着她的身份,怕她去向沈寅告状。

    就是沈寅死了,或许她都不会心疼,又怎么会管这么无谓的小事儿?

    怕两个少年继续误会,听寒转身便走了。

    黑脸少年松口气,便听身旁的少年心有余悸的道,“大黑哥,她说出去吗?”

    看着少年紧张的小脸,黑脸少年安抚的拍拍他的肩膀,摇摇头,“不会的,小鱼。咱们的事儿,对那人来说,不过是不值得放在心上的小事儿,你只管听俺的就是。”

    小鱼才点点头,屋中的沈寅就已经听到动静,沉声道,“外面的,磨磨蹭蹭不进来是想要做什么?若是不情愿,自去请罚,死了便是,自有成千上万的人排队等着。”

    听见沈寅的声音,小鱼一抖,大黑拉着他的手紧了紧,对他摇摇头,低头走了进去。

    才一进门,一个茶杯就已经丢过来。

    大黑习惯性的挡在前面,飞起的碎瓷片划伤了他的手。

    沈寅看个正着,冷笑一声,“听说你二人是同乡?倒是兄弟情深啊。”

    听着沈寅的阴阳怪气,大黑心中一颤,赶紧道,“营长,是……是他在来的路上跌倒了,小的怕他在见了血,叫大人厌恶,所以……”

    “跌倒了?”

    沈寅看到大黑身后的小鱼,见他衣服脸颊都沾着灰的样子,嫌恶的皱起了眉头。

    他向来最爱干净,这白净的孩子虽然长相更符合他的胃口,可现在这样也足够叫人倒胃口的。

    沈寅挥挥手,“罢了,你自己找个角落待着,别叫我看到碍眼!”

    说着,沈寅便直接扬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中的皮鞭,朝着大黑走去。

    没有任何的过渡,一切的苦难就开始了。

    鞭子落在少年溜光的皮肉上,瞬间翻出血色的花来。

    沈寅的面色越发的扭曲,各种不致命的刑具落在他的身上。

    小鱼看不下去捂上了眼睛,却仍旧能听到大黑压抑不住的痛呼声,还有沈寅罪恶的喘息。

    他死死的咬着牙,心中十分痛恨,这还只是个开始……

    听寒听了沈寅的吩咐,直接就去了宫中。

    虽然即将面对的还是一场躲不过的惩罚,可至少,宫中没有暗卫营那种洗刷不去的血腥味儿,和永无止境的黑暗。

    一路去了展律婳的宫中,听寒刻意控制着自己,不要去看邢墨珩的寝宫,不要去想那宫中仅仅存在的几个对她施舍善意的人。

    才进了展律婳的院子,听寒便看到了正坐在院子中间的展律婳。

    也对,这宫中分明就是展律婳的天下,自然是她才一进宫,就已经有展律婳的耳目上报给她。

    “参见公主,属下有罪,还请公主责罚!”听寒往前走了两步,直接跪在地上。

    这天儿已经有些冷了,地上又是青石板,丝丝的冒着寒意。

    展律婳坐在上面,手里却还拿着把不伦不类的团扇,并没有十分气恼的样子。

    最近邢墨珩和穆云杳的关系变化,她喜闻乐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