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7崔庭轩篇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番外崔庭轩

    “二郎君, 前面就到了通河河口。”

    崔庭轩还未顺着厮儿所指的方向看去, 远远就听到阵阵咆哮, 风声怒号, 卷起一阵飞沙走石。

    刚从马上下来, 崔庭轩的袍脚就被风猛地卷起, 上好的织锦在风中挣扎着, 发出脆弱的声音。

    厮儿连忙上前,用扇子压下翠庭训的袍脚,在怒吼的风中大声道:“郎君且小心慢行。”

    崔庭轩接过他手中的玉柄折扇, 姿态从容的压着自己的袍脚,慢慢向前方走去。

    黄浪滔滔,极速奔腾的河流随着狂风卷起朵朵黄浪, 狠狠的拍打着两岸的堤石, 水花溅开,很快就溅湿了崔庭轩的靴子与锦袍下摆。

    崔庭轩看着气势汹汹的通河河口, 眉心拧的死紧。

    这里并非是通河的起点, 对于这条气势磅礴的江河来讲, 通河的起点不过是它一条不起眼的支流罢了, 却因为前朝皇室的一己私利,连接起了整个国家最繁华、最美的一段路程。

    从未来过这里的人们, 永远无法想象平静温和的通河河口居然会是这般的汹涌。通河带给人们财富, 而这条江河带给人们的却只有苦痛。

    “小吏见过崔大人。”兖州知州提着自己的官袍, 面色慌张的向崔庭轩躬身行礼,偷偷打量着崔庭轩并不怎么好看的脸色, 一路小跑而来的心跳的更加急了。

    崔庭轩转头看向他,看到他的官帽被风吹得摇摇欲坠,脸色更加冷了:“郝大人莫不是没有接到本官的信报?”

    郝金山连连哈腰:“小的,小的……”

    听到他这般婢膝奴颜的自称,崔庭轩眼底露出一抹厌恶,抬手止了他的话:“郝大人如今也是朝廷命官,又非我崔家家仆,不必如此自谦。”

    郝金山一愣,半响后才反应过,连忙改口道:“是,是,多谢崔大人提醒,小的……呃,不是,下官知错,下官知错。”

    说完,看了眼崔庭轩,有些小心的讨好道:“清河崔家乃是世家之尊,小的……不不不,下官若能进崔家做一日家仆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崔庭轩被这番极不要脸的马屁惊了一下,缓缓转头看着面前点头哈腰的男人,从小就自诩有急智之才的他居然一时不知要如何回应。

    默默的转过头看着眼前奔流不息的江河,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道:“汛期已至,兖州地势低缓,常年饱受水患之灾,本官任职在此不得不多牵挂一二,因此便下来看看……”

    “崔大人这般慈者之心实在让下官动容,下官定要将崔大人这般爱民之心宣之百姓,让他们都知晓崔大人的仁举……”

    崔庭轩默默的捏了捏手中的扇柄,看着那被拍打到堤石上又炸开的水花,扬声打断了郝金山的话:“郝大人!本官记得去岁来此时,曾让你加固修补这江堤,你可曾修缮?”

    郝金山谄笑的脸猛地一僵,风带着江河的水呼啦啦的灌进了他的嘴巴,让他全身发冷,抖索道:“下官自然有做,大人刚离开兖州不久,下官便命劳役修筑江堤。”

    他一边说,一边心虚的看向崔庭轩,只见年轻的儿郎临河而立,风吹动他的冠缨,沉默的脸上一片深沉,这更让他的心像是挂在这江河之上,摇摇晃晃好不忐忑。

    崔庭轩目光沉沉的盯着对面的江堤,半响后开口道:“已加固修缮?那你来告诉本官,为何对面江堤上那条三寸余的裂缝还在?”

    崔庭轩猛然提高了声音,满脸怒意的指向对岸,怒视着眼前垂头不敢言语的郝金山,目光落在他岌岌可危的官帽上,突然冷笑一声:“我看郝大人这官帽是真的要掉了,就是不知道这挂着帽子的脑袋到

    时还在不在!”

    郝金山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原本就垂着的乌纱帽随着他的动作,滚落在地上,很快便被狂风吹进了湍急的江河,几下浮沉,再也不见。

    ****

    “舒尚书……”

    户部衙署的正厅,一个书吏带着一个小黄门匆匆走进:“内宫中官人来了。”

    陆砚闻言,从一堆财报中抬起头,看到是承庆殿的内侍,起身躬了躬手,道:“中官人所来为何?”

    小黄门连忙回礼,态度谦卑:“圣上命奴婢来请陆尚书入宫。”

    陆砚眉头微微皱了下,今日大朝会,他也是刚散朝回来不久,此时又召他入宫,不知为了何事?

    将小黄门先送出去,陆砚一边将桌上的财报收好,一边在心里暗自揣摩。

    到了承庆殿,远远就看到王德安在殿外张望,见他到来,快步迎上,压低声音道:“圣上刚铺开纸墨不久,陆大人怕是要等一会儿了。”

    陆砚微微一怔,看了眼殿内,眉头皱的更紧了。

    昭和帝幼时不被先帝重视,日日受气,心情不悦时便会铺开纸墨练上几笔字,虽然后来这习惯一直保留,但随着登鼎帝位,为免人看出端倪,他以甚少用此法排解心中不愉,今日这般,可见是有事情

    让昭和帝动怒了。

    陆砚走进殿内,外殿无人,微微瞥了一眼,便看到了凌乱的扔了一龙案的奏本,陆砚略微思索片刻,便在王德安的带领下进了后侧殿的书房。

    格子窗下,昭和帝穿着玄紫色的常服,正俯身与书案上泼墨挥毫。

    陆砚立于一旁,看着昭和帝的笔势,便知他此刻心情已是极其暴躁。

    房内安静,只有纸笔摩擦的声音,随着“啪”的一声,昭和帝将手中的狼毫丢惯而出,暗黄色的地毯上便多了几块黑色的墨迹。

    陆砚脸色不变的垂眸看着地上的墨迹,半响后才听到昭和帝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些日子,你可曾听到些什么?”

    昭和帝沉着脸,拿起一旁早已备好的帕子,一边擦拭着双手,一边往外走去。

    陆砚回想了片刻,道:“臣并未听到任何传言。”

    昭和帝扭头看了他一眼,眼里带了几分责怪:“你终日在外,难道书肆、茶社说朕不尊朱亲王的话你不曾听到一言片语?”

    陆砚抬头看向昭和帝,有些静默。

    前朝末年,皇帝□□,各地纷纷揭竿而起,太宗皇帝登基称帝时,河北以东并未尽数收回。连年征战又逢新朝建立,太宗皇帝便不愿再起战火,便派使臣前往河北说服当时占据河北、胶东一代的起义军

    首领朱成春归于南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