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8崔庭轩篇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京都数年如一日的繁华, 崔庭轩驱马缓行, 看着路边飘扬的各式幡旗, 脸色平静漠然。

    对于这座都城, 他没有太多归来的感觉, 相反从心底还有一些淡淡的排斥和厌恶感, 尽管他曾在这里取得做为一个士子最大的风光, 然而也是在这里他失去了他这一生最惦念的人。

    “郎君,可要小的先行回家传报?”

    泰铭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崔庭轩,试探的话问的不怎么有底气。

    崔庭轩摇了摇头, 淡淡道:“不必。”

    他一走六年,崔宅在他心中已是一座空宅,没有牵挂又何须传报。

    四月的京都, 御街两旁繁花盛开, 烟柳垂绕,时不时从两侧的酒楼中传出阵阵弹唱与一阵欢声, 一派太平景象。

    车马人多, 崔庭轩从马上下来, 牵着马随着人流慢慢前行, 突然看到旁边一个卖花摊子前立着一个三、四岁的女童,手里抓着一大把蕙兰, 头上也被卖花娘子扎了两串花串, 大眼睛扑闪的看着周边热闹的

    人们, 像是一个小小花仙一般。

    崔庭轩唇角微微翘起,看着那女童的眉眼, 却觉与长宁有几分相似。他将马缰交给身后的泰铭,上前几步,离那女童近了些,越看越觉的与幼时的长宁像了九成。

    “大娘子,让阿香在这里等着,你与婢子先回茶社可好?”银巧弯腰小声与陆芃商量着,伸手将她刚刚被人群蹭挤的有些皱的衣衫抚平,笑道:“大娘子下来这么许久,娘子定是担心呢。”

    芃儿歪着头十分犹豫,今早用完饭,娘亲便带着她与哥哥出来到茶社看小戏,两个孩子年岁尚小,自是不能领会那小戏中的趣味,未坐多久便颇感无趣起来。芃儿还好,只要在长宁身边,便万事皆足

    ,而陆瑜却拧来拧去,百般的坐不住。

    无奈长宁只能唤了两人的乳娘并身边奴仆由玉成引着带他们到街市上逛一逛,到了热闹的街市,瑜郎便像是放出笼子一般,撒着欢的跑开了,几个厮儿不敢疏忽,紧跟在后面,没多大一会儿,那行人

    便消失于御街的人流之中,只留下带着芃儿的银巧一行人。

    京都热闹,瑜郎虽然好动但回京两年对御街还算熟悉,加上玉成与其他护卫都守在一旁,因此她们心中也不甚担心。芃儿见哥哥一眨眼便不见了,也不走远,只在茶社周边的几家铺席看了看,最后买

    了一大把鲜花,站在花摊前便不再动了,左右四望,稚气的小脸带着几分忧心的焦急。

    银巧打发了三四个女婢分散去寻瑜郎,自己则低声劝说让芃儿随自己回茶社。芃儿身体弱,已经六岁的年纪,身量看起来却还好似四岁一般,与瑜郎相比足足矮了一头,两人立在一起不像是龙凤双胎

    ,倒像是差了两三年的兄妹。

    芃儿垂眸看着地下,摇了摇头,小声道:“等哥哥一起。”

    银巧见她态度坚决,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从乳娘手里拿过小小的罩衫给她穿上,笑着应道:“那婢子便配大娘子一起在此等着。”

    崔庭轩看到那身着姜黄色窄袖衫襦的女婢直身,眼眸不禁微微睁大,脚步顿在了原地。

    银巧似有所感,转头看来,面色也是一惊,随即匆匆上前两步,行礼道:“婢子问崔二郎君安好。”

    崔庭轩看着她身侧一脸茫然看向自己的女童,唇角原本的笑意掺了几分涩意,半响后微微点头道:“某一切安好。”

    银巧见崔庭轩看着身边的芃儿,略略想了下,弯腰对芃儿道:“大娘子,崔二郎君乃是娘子家世交。”

    芃儿听着银巧的话,转头看向立于自己几步外的崔庭轩,微微抿了下唇,将手中的蕙兰交给身后的阿香,上前一步,规规矩矩的行了晚辈礼:“芃儿问世叔安。”

    崔庭轩看着眼前的小小女童,只觉得心中说不出的滋味陈杂。

    虽然胶东距离两浙千余里,但长宁的事情他都知晓。舒修生与他亦师亦友,两人常有书信往来,长宁作为他的侄女,有龙凤双胎这般大喜事自然会与他信中分享。

    慢慢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芃儿的发顶,看着她眨动着与长宁一模一样的杏眼看向自己,恍惚那年在桃花树下初见长宁的情景。

    “芃儿今岁几何?”崔庭轩蹲下身,微笑着与芃儿说话。

    崔庭轩面容清俊,声音温朗,态度又亲和,芃儿微微想了想,便小小声道:“刚过六春。”

    崔庭轩闻言眉心轻轻拧了下,微微打量了下眼前孩童的身量,心中多了几分担心,看着她的眼中变的越发软和:“你的阿兄呢?”

    芃儿惊奇的看着他:“世叔怎知我有阿兄?”

    崔庭轩看着小女童粉玉一般的小脸,不由轻笑出声:“世叔虽从未见过你们,却一直都知晓你们两个的。”说罢,对身边的泰铭道:“去将行箱打开,被里面的红色锦盒拿来。”

    锦盒很快拿来,里面是两对儿金项圈,下面应该坠着的金锁被放在另一边,还有一对儿小小的带着铃铛的手镯和一对儿正反两面带着麒麟图样的小金牌。

    崔庭轩笑着拿起其中一只金项圈给芃儿带上,又伸手掂了旁边金锁的重量,最后拿起一对儿手镯拉起芃儿的小手想给她带上。

    女童手腕纤细,放在他手心看起来十分脆弱,完全不似一般幼童肉呼呼的感觉。崔庭轩眉心紧皱,小心的将金手镯套到芃儿手腕,微微叹息了一声。

    芃儿盯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瞧了瞧,看到上面带着铃铛,晃了晃手腕,发出清脆的声音,开心的笑了起来,不过两三下之后,才想起来什么,看着崔庭轩,眼里有些犹豫,缓缓从手腕上将手镯褪下,

    摇头道:“多谢世叔,不过娘亲教过芃儿,不可乱收他人之物。”

    说着便让身边的银巧将已经戴在自己颈上的项圈也一并拿下。

    崔庭轩微微一怔,唇角笑意加深,抬手制止了银巧的动作,抚了抚她的头顶,温声道:“世叔与你父母相识甚久,又是初次见芃儿,这礼物收下也无妨。”

    芃儿手里捏着精致的金镯子,看了崔庭轩半响,又低头看了看手里一摇就会响的镯子,犹疑片刻,还是将东西递还给他,摇头道:“多谢世叔。”

    崔庭轩见她小小的脸上满是坚决,忽然就忆起了他与阿桐的幼时,哪年哪月都已模糊,可朦胧中却依然记得那张稚气的却满是坚持的小脸。

    “芃儿……”

    一个呼喝打断了崔庭轩的回忆,刚转头就看到一个六、七岁的男童冲着自己跑了过来,还不及反应,就听见那小儿郎兴奋的对眼前的芃儿叽叽喳喳说着自己刚刚的见闻。

    崔庭轩看着眼前虎头虎脑的男童,微微一笑,刚想说话,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冷有礼的声音。

    “崔使大人别来无恙。”

    崔庭轩转身,笑道:“轩皆安好,一别经年,陆尚书安否?”

    陆砚拱了拱手,道:“劳崔使大人挂念,砚亦安好。”

    客套毕,两人再无话说,彼此间有些静默。

    “爹爹,我想回娘亲哪里了。”

    陆砚的袍角轻轻被扯动了下,陆砚低头见是自己女儿,脸上带出一丝慈爱的笑,弯腰将她抱起,道:“好,待爹爹与崔大人说两句话便带你过去。”

    芃儿扭头看着崔庭轩,对他腼腆一笑,转头抓着父亲的手道:“我识的他,他是世叔。”

    陆砚脸色微微僵了下,点头道:“是,崔大人与你几位舅舅自幼相识,交情甚深。”说罢,唤了声瑜郎,见他跑过来,揽着他道:“向崔世叔问礼。”

    瑜郎好奇的看着崔庭轩,与芃儿几乎一样的小脸上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小侄问世叔安好。”说罢不待崔庭轩应下,飞快道:“我知晓崔世叔呢。”

    崔庭轩微微一愣,笑道:“瑜郎如何晓得我?”

    瑜郎声音带着几分崇拜道:“我曾听大舅父还有娘亲说过你,你是状元!我将来也要与你一般的。”

    崔庭轩见他这般模样,朗声笑道:“瑜郎志向定能达成,日后定会胜过世叔。”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