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6.03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宋欲雪看招!  宋欲雪瞟了她一眼, “打算怎么办?”

    这不是采访, 只是替学生再多探究一下。所以她没掏出随身携带的本和笔,一切得到的信息都靠那小孩自己收集整理。事实上, 这种刚刚共同经历暴力后的闲聊机会很难得,放下戒备, 建立信任。

    如果她用笔纸, 对吴浓这种可能会对记者有防备的人来说, 反而是另一种失败。这样的形式感会加剧对方的紧张和抵触心理。

    吴浓把烟丢进盛了水的矿泉瓶子, 火星滋滋灭掉,她看过来,唇上涂着刚补好的口红,“还能怎么办。搬家呗。”美貌是她的武器, 她无论沦落到何种境地也绝不丢兵弃甲。

    祝随春诧异地看过去,却见宋欲雪一脸习以为常, 问,“这房买的还是租的?”

    吴浓倒是笑开了,眉眼里带着先见之明的得意:“租的。要我买的,闹出这种事,卖都得低价卖。我早就猜到有这一天了,买的房子都租出去了。干这一行, 谁心里没点数?”她看向祝随春, 语气里带着歉意, “抱歉啊大学生, 让你也跟着受累了。”

    祝随春想摆手, 可才记起这手出了事,于是她摇摇头,咧嘴笑,露出俩虎牙,“没事啊。为漂亮姐姐服务。”

    吴浓挑眉,刚想说什么,宋欲雪率先讲话了,她看向吴浓房间的一角,“你有妹妹?不是独生子女?”那是个相框,照片是陈旧的,显然是很多年前,吴浓穿着校服,拉着另一个小女孩。

    吴浓脸上那种风情停滞了,她顿了很多,才开口,“之前骗了你们。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行,有些事也不是能说那么明白的。照片里是我妹。”讲到这,吴浓又笑。她真的很爱笑,可吴浓这一次笑起来,酒窝里盛的全是天真,“这丫头脾气傲着呢。也是大学生了。可不想认我这个姐姐。也是。卖B的姐姐,谁又想要呢?”

    祝随春觉得吴浓实在是个很矛盾的人,她想出言安慰,又什么也说不出口。倒是宋欲雪,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让祝随春不经怀疑她究竟有没有同理心。宋欲雪实在也是个很矛盾的人,祝随春一时说不清楚,想不明白。

    宋欲雪就像捉摸不透的风,她有太多层面具,温柔又冷漠,她现在快分不清真假了。这个瞬间,她一下就清晰了,那些撩动过她心弦的来自宋欲雪的温柔,是真的只是一个她作为一个老师,对学生展现的温柔而已。甚至有可能只是,表演出的温柔。宋欲雪大概明白,这样的一个社会角色,需要做出什么样的匹配行为。

    祝随春觉得心寒。

    宋欲雪还在和吴浓聊天,“打算什么时候不干这行?”

    吴浓瘪瘪嘴,“等我老了。”

    宋欲雪挑眉:“钱赚够了吗?”

    吴浓叹气道:“钱哪有嫌多的。由奢入俭难啊。”她苦笑,“我说的潇洒,可还是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这么轻松的赚钱的活,哪儿去找?那女人说的没错,我果然就是个婊、子。”她挑眉,“再说了,我就是贪慕虚荣。谁不贪慕虚荣?”

    祝随春插了一嘴,“哪儿轻松了。我看今天不就挺麻烦的嘛。”

    吴浓笑出声,宋欲雪也藏不住笑意,附和:“得了。赚钱都不容易。”

    “你也觉得自己是个婊、子?”宋欲雪问,她眼神锐利,像是待捕猎的迅鹰。

    吴浓不敢迎着宋欲雪的视线,于是转而看向祝随春,冲她笑了下,“婊不婊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大家都这么看我。是,我放荡。可是贞洁又有什么意义呢?贞洁还不是男人给的。”

    Fuck the virgin。

    祝随春的脑子里蹦出这句英文。

    现在的对谈比白天的好太多。祝随春说不出为什么,可她能感觉到吴浓是真的敞开了自己。她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宋欲雪不要,也不准祝随春喝。她手臂还伤着。祝随春真不觉得太疼,磕磕碰碰她习惯了,估计也没伤到骨头。她现在就想留在这听宋欲雪和吴浓聊天。

    宋欲雪问,“入行这几年,你恋爱过吗?”

    吴浓喝了口啤酒,“多的是救苦救难的男菩萨想来拯救我。”她嗤笑一声,“男人,总喜欢拖圣女下水,劝妓、女从良。我可不,我舒坦着呢我。就是偶尔还挺孤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