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0.04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宋欲雪看招!  可没走两步她就感觉脚下的地开始晃悠, 一切都变成棉花似的存在,搞得她摸不着北,两眼直发愣。祝随春看着面前人来人往的景象, 猛地站直了身子, 开始扯着嗓子干嚎。

    说散就散唱完了,就开始唱体面。其实这电影她没看过,但歌却是大街小巷的放着, 耳熟能详了。

    周围人倒也见怪不怪,最多把她当成傻逼。

    可祝随春的的确确是最大的傻逼, 头上绿得像青青草原却对原谅力量一无所知。要不是她前两天想给人惊喜跑人公司楼下去,可就看不见对方跟男人搂搂抱抱了。

    祝随春拽着一个路过男人的领带, 气势汹汹地朝人骂:“啊?在一起两年, 你就亲了我三下, 每次不超过十秒钟!我容易吗我!”

    男人瞪眼傻在原地, 龇牙咧嘴朝朋友求助,最后兄弟伙几个一起上手才让他脱离了女疯子的魔爪。

    随春被甩得靠在墙上,撞击的疼痛使得她清醒。一清醒这裆里憋半天的尿意就越发浓郁。世界欠她一个尿不湿。

    这酒吧热闹, 一个二个挤在路上, 加之那晃人的蹦迪灯闪着,五颜六色的, 祝随春眼花缭乱。她一边低头看路一边说着请让。可再怎么谨慎也耐不住脚底打滑, 不知道哪个没良心的把酒洒了一地, 眼看着祝随春就要往前倒, 一只手把她拽了过去, 她整个人一下靠在吧台边。

    那手什么样祝随春没看清,定了神说谢谢时,倒是把手的主人看了个彻底。

    慵懒的lob发,化了个淡妆,看似平平无奇的五官,可凑一起就让人觉得舒服,是行云流水般的组合,即使在酒吧这样的场合里,那双眼还是无比的清明与澄澈,有着非一般的洞察力。

    见这女孩安全着陆后,宋欲雪就松开了手,打开Sylvie手袋,抽出随手携带的湿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

    刚好回头的祝随春瞟见了这个动作,她下意识翻了个白眼。

    哪来的作b,可她还是抬起手臂嗅了嗅。嘻嘻,香香的。她把刚才的插曲忘在脑后。

    等她洪水开闸解放全身后坐回包间,望着那蓝色灯光下的红色酒水,祝随春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的画面。那女人什么样她其实记不太清了,可她记得她包上的绸缎蝴蝶结是红蓝配色的,昏暗的灯光下葱根般的手指被白色的湿纸巾包裹着,轻柔和缓地擦拭,一下,又一下,连接着的是她的心跳。

    那手过分柔美,骨节和脉络都带着一丝硬朗,仿佛是精心雕刻的判官笔。

    祝随春脸一热,拽起桌上的杯子就是喝,于皎看热闹不嫌事大,哇哦一声,眼睁睁目击了祝随春的脸瞬间变红的过程。

    这小婊砸怎么回事,上了个厕所脸红成这样,有鬼,绝对有鬼。

    “红啥呢?想女人呢?”于皎起哄。

    “再来!”祝随春开口,一堆人应声举杯。

    酒入愁肠,化作屁的相思泪。怪不得所有人都说时间和新欢是治愈情伤的良药。祝随春像是失了身丢了魄,就拿着杯子往嘴里倒。满心都是刚才那个女人和她漂亮的手。

    于皎中途退场,带着喝醉的随春。狐朋狗友们还吆喝着挽留,于皎笑得像只狐狸,“行啊,等我把春哥送回去,咱们不醉不归。”

    祝随春人送外号春哥,起因于她每次ktv必点下个路口见又名字里带春,至于哥这个男性代词,则是因为她球场一霸的身份导致。

    至于于皎,别看她长得乖巧,她却是祝随春好友圈子里玩的最开的人,男女不忌,整日嘻嘻哈哈,在传媒院混得风生水起。

    军训那阵,于皎见祝随春长得英气,穿军训服也像模像样,傲气得很,笑起来又勾人。那什么,日本的天海佑希年轻版,估计也有这样。这姑娘在一干乳臭未干的纯情小女孩里脱颖而出。于皎越看越心里瘙痒难耐,主动出击靠近随春,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兔子吃光窝边草。

    哪知道两人关系一好,随春就开始跟她瞎掰那前女友的事。于皎越听越不对头,这家伙怎么听上去像是个躺着不动吃干饭的呢?

    有什么比屁屁相遇更悲惨的事情呢?于皎歇了歪心思,乖乖做贴心姐妹,大家都是躺着当咸鱼的人,认了。因而于皎一直不看好祝随春和她前女友。在她看来,前女友那段位是王者,祝随春一倔强青铜还想把人征服?做梦。现在俩人分了,她于皎第一个开香槟庆祝。

    于皎刚扶着祝随春走到酒吧门口,这家伙就耍赖似的一个劲推开于皎搀扶着她的手,于皎一个不留神让祝随春有机可乘地逃走了,这下可好了,祝随春上来就是随便抱住个女人不撒手。

    于皎心底扶额,感叹,得是有多饥渴才能见人就扑啊?

    于皎瞥了眼被祝随春抱着的人,干练而温柔,只是这下眼底倒是有些不耐烦。

    玩蛋。于皎上前道歉,拽着祝随春的狗爪子企图把她拉开。

    祝随春倒好,哼唧两声跟个三岁小孩似的。

    “不好意思啊——”纵使于皎脸皮再厚,也害臊了。

    祝随春哪里懂于皎心里的苦,眼睛一眯,朝着于皎伸出根食指,昂着头,得意忘形,像村里抢了隔壁二狗子糖的黑娃般,“别怕!我!为所欲为!”

    ……为你妈个鬼。于皎想骂娘。

    宋欲雪就看着眼前俩小孩闹腾,还有个小孩更夸张,直接就挂在她身上,胸前的柔软在胡乱干扰她的思维,也算是十足地印证了为所欲为的含义。

    气氛一时僵持。

    “成年了吗?”

    “啊?”于皎呆了,她是长了张嫩脸,可也不至于在这种时候被问这问题吧?

    宋欲雪看对方没领教到意思,有些不耐烦。她平时工作耐心很好,可在酒吧,却有点放纵了。宋欲雪挑眉,看着还在哼唧的女孩,补了句,“我身上这个。”

    于皎的兜里还放着她给祝随春准备的房卡呢,现在估计是用不着了,这姐姐也是豪迈啊,性情中人。于皎又从头到尾把对方打量了一番,她个损友,竟然放下心来。

    若换成祝随春别的朋友,估计得废九牛二虎之力把人从美女姐姐伸手给拽下来。

    “姐,放心,不违法的。”于皎笑得像个小太阳,她从兜里掏出随身带着的冈本,递给宋欲雪。

    宋欲雪没搭理,带着拖油瓶上了车,给代驾报了个酒店名字。从倒车镜里看见笑嘻嘻挥手送别的于皎,宋欲雪头一回觉得,现在年轻人,玩得可真开。不过说到玩得开,最开的估计自己身上这个。

    可要是说到身上这个酒气冲天的小屁孩,宋欲雪也觉着自己今天如同着了魔入了道。她简直要命的喜欢对方穿着白衬衫的模样,黑色的bra打底,性感又帅气。

    祝随春被她单手扣在怀里,不老实,路上一直哼歌,听了半路宋欲雪才听出来那是啥,面目表情瞬间僵硬,自己该不会拐了个神经病吧?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这丫头,到底谁是80后啊?

    好不容易带着个累赘进了酒店,宋欲雪二话不说拖着祝随春往浴室里走。她可不想和酒鬼一起睡觉。

    “洗个澡。”

    祝随春点点头,脸颊红红,眼神懵懂,抬手就是扯衣扣。宋欲雪上前一步摁住了她的手,冷着一张脸问:“知道我谁吗?”

    谁啊?祝随春晕乎乎的想了想,那双手又入了眼,她刷地举起手,乖乖地说:“蝴蝶结!”

    宋欲雪愣了片刻,又想到自己今天手袋上的蝴蝶结,叹了口气。她算是败给这小孩了。宋欲雪没好气地伸手掐了下祝随春的脸蛋,没多少肉,不舒服,但好在看着赏心悦目。想来也不过是一夜的事,蝴蝶结就蝴蝶结吧。

    祝随春傻笑,视觉效果如同狼变哈士奇。

    她张开双臂,朝着宋欲雪撒娇:“脱衣服!脱衣服!”

    伺候大爷呢我?宋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