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5.真致命的温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付予淮并不想继承。

    关乎富华房产的继承人选, 付华早早抛来了橄榄枝, 但他没有一丝兴趣。处于他这个地位, 并不那么看重权势财富。更何况, 他那么排斥付家人。

    付予淮面对付家人没什么耐心,扫了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人, 蹙眉道:“如果你想谈这件事,那就尽快滚蛋吧。”

    “淮哥,不要生气——”付予恒微微一笑,声音透着点阴谋味:“听说你跟星鸣影视的合作项目出了点问题,对方撤了《民国遗恨》的2亿投资?”

    “付家的主意?”

    “也不是,就是想你知道,富华房产也不是没一点势力。”

    果然, 先礼后兵,付家的人从来都是铁血手腕、暴力镇压。

    付予淮握紧了筷子,也没胃口用餐了。他瞥一眼身边沉默的人, 目光略过那张白净的脸落到肩膀上:“你的胳膊怎么样了?复查了吗?”

    话题突然转到甄理身上, 他有一秒的懵逼:“额, 还没。”

    付予淮倏地站起来,眼神带着凌厉:“走,带你去医院复查。”

    甄理懵逼地站起,看了眼埋头吃饭的男人,跟着走出去。

    小菜馆外面月朗星稀, 春风带着热气, 夏天已经快到了。在这样的夜晚, 女人们已穿上了吊带衫、短裤,露出迷人的身段。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

    甄理伸手蹭了下鼻子,有那么一瞬间,想到了唐默。唐姐身上常年不断的香水,清淡的,浓郁的,每换一种都会问他喜不喜欢。也不知道唐姐近来怎样。自那次后,他再没联系了。

    付予淮走到越野车旁,侧眸一看,甄理落在后面。他皱眉返回去,站到他面前,看他心不在焉地傻傻撞上来。

    “对不起。”

    “在想什么?”

    在想唐姐。

    甄理想说又忍住了,可又怕他误会了,便换了话题道:“那个你缺钱啊?”

    “嗯?”

    “刚刚那人好像是破坏了你的生意?”

    “没事。别听他多嘴。”

    付予淮嗤了一声,压根不把付予恒的威胁放在心上,伸手揽着他走到越野车处。

    新特助杨绪站在车旁为他们拉开车门。

    两人相继坐上去。

    甄理好奇地问:“他是谁?看你们很像。兄弟?”

    “我没有亲人。”

    他不承认。

    语气有点叛逆。

    像中二期少年。

    甄理没忍住,笑出来:“我觉得你有点中二啊。”

    中二的付予淮面色冷淡:“不要跟他来往。”

    甄理没应声,另有心思。那天,被小混混围堵,那人表现得勇猛正直,强劲的身体、利落的手段,一举一动非常帅气。他对他不算讨厌。

    付予淮没等来回话,皱眉看他:“你有点不对劲,想什么?”

    没想什么。

    甄理看了眼窗外:“真去医院?”

    他以为付予淮只是拿他当离开的借口。

    付予淮点头,瞄了眼他的肩膀,眉头又拧起来。他感觉甄理那胳膊愈合的不是很好,石膏的位置不太对。

    十五分钟后到达医院。

    付予淮找来医生给甄理复查,等待结果时,他们在走廊里的长椅坐下。

    甄理有些无聊,漂亮的桃花眼水汪汪四处乱瞟。这一瞟,就瞟见了唐默。

    唐默从一间病房里走出来,长腿笔直,但走路姿势有点怪。他微低着头,长发披散下来,一部分搭在前胸,脖颈小麦色的肌肤有奇怪的痕迹。

    甄理粗心,没看出来,倒是顺着他视线看去的付予淮察觉了一点蛛丝马迹。

    那间房住了谁?

    甄理已经惊喜地跑过去:“唐姐,你怎么在这里?”

    他眼神澄亮,透着关心。

    唐默第一次面对他有些心神俱疲。他被许尉上了,这种事太不光彩,也严重挫伤了他的自尊。他伸手捂住额头挡住眼,忍住满心的酸楚,故作冷淡:“与你无关。”

    他说完,绕开他就走。脚上步伐加快,走动间扯得身体很痛。许尉那里大的惊人,偏又是个傻×,一点技术都没有的蠢货。他握紧拳头,绝不会有下次了。

    “唐姐——”

    甄理追上来,眉目间忧心忡忡:“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对劲。哪里不舒服吗?”

    唐默不回答,大步走出医院。

    外面夜风习习,吹乱了他的发,也吹乱了他的心。

    甄理一直跟在身后,他担心他。可这担心但凡有点儿其他感情,他也欣慰了。甄理真残忍。他不爱他,那么多年,他容忍他、迁就他,却又突然抛弃他。

    唐默停下脚步,转过头,目光盯着他:“你想我吗?我不在的日子,想我吗?”

    没怎么想。

    他一颗心全拴付予淮身上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