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结局也是番外 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界近日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新鲜事,这事说小其实不小,算是开天辟地以来也没有过的荒唐事,一位身份尊贵的星君居然被人强掳了去金屋藏娇,此事何止伤风败俗,简直骇人听闻,令人发指。但这事说大也不敢往大了说,因为据说幕后黑手是真煌宫的那位。

    一听到真煌宫三个字,本来还有些义愤填膺的神仙们顿时十分尴尬,仰着头打起了哈哈。这就不是他们能过问的层次了,毕竟那可是真煌宫宫主啊……真煌宫宫主的真实身份,天界知道的人其实不多,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位是不能得罪的恐怖存在。真煌宫乃是祖神东皇太一的住所,东皇太一寂灭之前布下禁制,而那人不知道是打破了禁制还是得到了禁制的认可,居然成为真煌宫的主人,这已经足见对方来头不小了,更可怕的是,三界之中的两大势力,天界之首天帝,古神族之首怀苏上神,见了那位都得恭恭敬敬持晚辈之礼,连巨头们都俯首帖耳,他们这些星君又哪敢对真煌宫的事指手画脚,也只能偷偷在心里感慨一下太白星君的不幸了,甚至也有几个心思龌龊了暗暗羡慕起太白星君能得到真煌宫主人的垂青,那可是天大的造化啊!

    作为当事人的容隽并不知道外界之人或怜悯或羡慕的心思,以他的性子,便是知道了也无所谓。眼下他比较在意的,是青璃到底想做什么。

    那日初遇,青璃只是留下了一个名字,一缕幽香,便翩然远去,快得让容隽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但是第二日,青璃便又亲自上了门来,敲开了金星宫的门,还带着见面礼。那是一斛夜明珠,每个都有婴儿拳头大小,中间还有细碎的星沙,显然并非下界之物。青璃将夜明珠装点了他的宫殿,笑眯眯道:“这夜明珠是旁人自太虚秘境的一处星墟寻来孝敬我的,你看着可好?”

    容隽有些僵硬地点头,说:“好,不过……”

    青璃没等他说完,便眉眼弯弯欣喜道:“你喜欢就好了。”

    说完便又飘然远去。

    第三日,青璃又上门来,这次带来的数十株红珊瑚,每一株都有如假山一般高大,璀璨夺目。

    “你这金星宫太冷清了,正适合摆一些红珊瑚热闹一下。”青璃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布置,又问容隽道,“你觉得这株珊瑚摆在这里好看吗?”

    容隽说:“好,不过……”

    青璃喜笑颜开道:“我就知道你会说好。”

    容隽看着她亮晶晶的双眸,忽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那时他还不知道青璃的来头,只当她是哪家的神女,长得虽是极美,脑子却似乎有些问题,一开始她碰上了他的船,却要索赔,他当自己是被讹诈上了,也做好了赔偿的心理准备,可结果,说要索赔的那个人,却反而每天带着厚礼上门来。对着那样一张笑得无比真诚的脸,容隽发现自己很难说出拒绝的话来。

    青璃每日上门,从不空手,或者是奇珍异宝,或者是天界的美食美酒,无一不是难得之物。苏瓜瓜和金瑞早已习惯了青璃的准时上门,每日瞅着时辰将至,便都乖觉地到宫门口等待迎接,容隽敏锐地察觉到,苏瓜瓜和金瑞二人对青璃似乎有种莫名的熟稔与亲近。

    容隽心中暗自存疑,但苏瓜瓜和金瑞既然没有主动坦白,自己若是开口询问,只怕也得不到真正的答案,索性先按捺不问,默默观察。

    到了第三十日,青璃又上得门来,容隽早已做好了准备,在院中候着。青璃站在拱门边,今日穿着一身浅青色的长裙,只比她瞳孔的颜色略重两分,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她一双水亮的眸子盈盈漾着波光,欲语还休地望着容隽,看得容隽坐不住了,清咳了一声,为她倒了杯茶,问道:“你今日来,又有何事?”

    青璃微微低下头,白嫩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粉色。“我送了你这么多东西,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容隽沉默了片刻,据实以告:“确实……不太明白。”

    青璃扭捏道:“你那日撞了我,可是答应了要陪我的。”

    容隽道:“我是答应了要赔你,可你从未告诉我要我赔你什么。”

    青璃道:“陪我什么,自然是陪我吃喝玩乐,陪我睡觉,陪我一辈子啊!”

    容隽从未听过如此厚颜无耻又理直气壮的话,顿时被噎住了,白皙的脸皮涨得通红。

    这一幕熟悉的场景让青璃嘴角微翘,笑出了声,又觉得有些不妥,干咳了两下故作正经道:“你既然答应了陪我一辈子,我便当以礼待你。我们天界和人族的风俗不同,并没有三媒六聘的琐碎细节,神仙眷侣若有意结合,便须交换信物,向太阳星君三拜即可。可我想着,你既然来自人界,我便还是尊重着人界的规矩,找了些东西来送给你,便当是嫁妆。”

    容隽实在无言以对,只觉得额角的血管突突跳着,心乱如麻。

    青璃见容隽没有言语,便又接着道:“可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们成亲之后,可不可以搬到我那里去住……你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

    容隽低下头,捏了捏眉心,片刻之后抬起头来,淡淡道:“我们可能对彼此的话有些误会,我说的赔,是赔偿的赔,之前若有得罪,还请见谅,至于结成眷侣,我确实未曾有过这个心思。”

    “以前没有,难道以后不会有吗?”青璃急道,“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呢?”

    青璃心里想的是,东皇每一世的转世,无论是逐渊、傅行书还是容隽,每一世都会喜欢上她,这一次怎么可能例外呢!

    可容隽不明白,在他听来,只觉得这个神女真是自恋得前所未见。他承认她美貌,富有,强大,甚至他莫名地对她也有一些好感,但这并不足以让他卖身。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