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四、结局和复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尤菁菁和陈京飞的婚礼在南市的海边沙滩顺利举行,开放式的婚礼布局,倒也附合时下的流行风格,清新活跃。

    做为伴娘,程婧娆和安蔷换了同样的衣服,和尤菁菁另外两位伴娘站在一起。

    那两位伴娘都是尤菁菁的大学舍友,她们两个是相当佩服尤菁菁了,上学的时候毫不起眼的小丫头,毕业这才几年,竟嫁入豪门,最胆大的竟是请了两个比她自己好看许多的人当伴娘,也不怕抢了自己当新娘的风头。

    尤菁菁哪里考虑这些,这没心没肺的丫头,一心一意就想着自己的婚礼美观大方,而她身边能给她做伴娘最美观的当然就是程婧娆和安蔷了。

    两大美女站在身边,不但为婚礼添色不少,更是为她大涨了许多层面子。

    陈家对于能迎娶到尤菁菁这样的儿媳妇,那是真的高兴,大宴宾客,陈太太逢人就夸尤菁菁多好多好,什么与她儿子是患难与共,又是才女什么什么的,被偶尔听一嘴的安蔷,肉麻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老太太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那不是还要撮合什么美美给陈京飞冲喜吗?是人家嫌弃他儿子会残废,这才没成的呢。

    翻脸速度真快,她都叹为观止了。

    陈京飞是真的高兴,婚礼全程,他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尤菁菁的身上,这是一个痴情专注的男人,一旦知道什么是爱情,哪个是爱人,就会心如磐石,谁也改变不了他了。

    “幸好梅杰医生没爹没妈,要不就我这性格,怎么和公婆相处。”

    安蔷心有余悸地和程婧娆吐槽完这句,还拍了拍胸口,一点儿没意识到在她自己的潜意识里,已经有嫁给梅杰医生的想法了。

    真是当事者迷,程婧娆深知用不了多久,她又要参加一场最好闺蜜的婚礼了。

    这一世重生,果然是多喜多乐啊!

    尤菁菁的婚礼结束后,程婧娆才恍惚意识到她重生竟然有一年了。

    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如愿认回儿子,如愿让儿子叫了她一声妈,如愿改善了前世没来得及把握的父女之情,可惜却意外失去了母亲,她不知这是否叫有得有失,还是她命中注定缺少一亲,当然,还有意外地收获了前一世没和靳紫皇来得及捅破的深情。

    有着这么多的如愿,这一世重生,她觉得值得。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又如何走下去,她都会认真的面对,当这一世是上一世的延续,当上一世是这一世的警戒,对得起余生。

    梅杰医生向安蔷101次求婚,终于成功的消息,程婧娆竟不是听安蔷亲自告诉她的,反而是由靳紫皇满嘴喷着羡慕嫉妒恨的语气,隔着千里电波向她诉苦的,这可真是相当遗憾了。

    “你知道梅杰和我说什么吗?他要请婚假,”靳紫皇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连梅杰这种情商感天动地的都意外嫁出去了,我竟然还待字闺中,这不好吧?”

    程婧娆被电波里生生流露出的逼婚语气,吓得一阵寒颤,头皮都发麻了,靳紫皇竟然口不择言说他自己是待字闺中了,呵呵,这……不附合词语本意啊,明明该是说她的才行。

    “婧娆,你总要给我一个时间,让我有个盼头才好啊,”

    最后,靳紫皇这样说着,语气里似乎带了哀求,不能再由着程婧娆随意下去了,这么随意下去的结果,很有可能拖到七老八十。

    程婧娆觉得自己过份了,竟把靳紫皇这样的男人逼迫成‘待字闺中’,好吧,她是该说个时间了。

    她最终选了明年秋天的一个日子,靳紫皇得偿所愿,总算结束满嘴的怨妇口吻挂断了电话。

    没有人知道程婧娆为自己选的那个日子,那是她前一世的最后一天也是她这一世开始的那天。

    周而复始,这是一个谁也解不开的谜题,不如让她人生所有重要的日子,都放在这一天来吧。

    在和靳紫皇通话时,程婧娆的手机里就时不时地提醒一声有电话进入,程婧娆不用看都知道是安蔷打来的,这女人被求婚成功后,不一定怎么兴奋,怎么攒着一肚子话对她说呢。

    “你被梅杰医生求婚成功,因为你胡说八道说自己信佛,梅杰医生打算把婚礼举办在曼谷,还打算在正月十五过后就完婚,是吧?”

    程婧娆未等安蔷说出来,她一口气替安蔷说完,弄得安蔷在电话那边短暂地强呼吸了三秒才缓过来,“你怎么都知道了?”

    “梅杰医生不亏是医学界有名的快刀,手也快,嘴也快,可能和你求完婚,就去我哥那里请婚假了,我哥现在最受不了的就是听到谁结婚,受了梅杰医生的刺激后,我这不就全知道了吗?”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自己这无妄之灾,还不是全来自于安蔷和梅杰医生这一对嘛。

    想想刚才电话里靳紫皇那不淡定的语气,程婧娆现在还心有余悸。

    “这嘴里藏不住事的,我回去就教训他,”

    安蔷狠狠地说完,又换上嘻皮笑脸的口吻,“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吃顿火锅呢,中午……我们一起吃一顿。”

    吃饭是假,谈心是真,程婧娆何偿不知安蔷的心思,她也想和安蔷说说心里话的,自然是答应下来。

    她们姐妹,在分别面对着婚姻时,是有许多感慨要在一起交流交流的了。

    火锅店是安蔷找的,一家纯正的清真馆子,随便点了两盘牛羊肉,几道青菜,找了一个清静的雅间,坐了下来。

    一杯茅台下肚,安蔷的惆怅度明显拉长加深,无尽感慨地弄出了一句,“没想到,我竟然也要嫁了。”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原先还以为除非见鬼,否则她不可能心甘情愿地嫁给谁,结果真是天定的缘份,她一下子就被梅杰医生缠死住了,想不嫁都不行了,那老家伙说了,如果她不嫁,就一辈子求婚下去,绝不放弃。

    依那人的性情,说出这样的话来绝对不是威胁,是真做好一辈子的打算了,她可不想被人一辈子求婚,想想,还是答应吧,以后再说以后吧。

    没准结了婚,梅杰医生这份热情就能在婚姻里消淡了,她也就好摆脱梅杰医生了,到时候也就没有人怪她负心薄义了,她没准还能恢复单身,抓住最后的青春尾巴再疯狂几年。

    “我哥在催婚,我把日子给他了,他说婚礼的其他事情都不用我操心,我只管安心准备嫁他就好。”

    程婧娆陪安蔷喝了一杯白酒,她对酒精免疫,唱多少都不醉,外号千杯不倒,但她轻易不喝酒,与她不熟的人,还以为她不会喝,其实,她是懒得喝。

    “靳老大有这种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在英国的时候,不就提醒过你吗?那时候是几年前,你还单纯地说不会,你们只是师兄妹,你个白痴,那时候靳老大看你的眼神就和看山窑子里的狼看猎物似的,都放绿光。”

    程婧娆被安蔷的形容,喷一脸狗血,这话她以前就听谁说过,好像还是安蔷吧,不过,她到现在也没看出来她哥哪里像狼。

    如果一定要找,可能在床上的时候,比较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