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6章 若惜有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若惜在庄园里呆了三天了,仍然没有见到梅苏夫人,她终于忍不住敲开了埃里克的书房:“干爹,梅苏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都过去三天了,她怎么还没来?”

    埃里克正在书房里写毛笔字,数不尽的闲适,他慢悠悠地写了一笔,这才抬起头来,看着若惜笑问:“你觉得这次回庄园里来,与上次有什么不同?”

    若惜皱了皱眉:“没有什么不同啊!”

    “你喜欢庄园吗?”埃里克又问。

    “喜欢啊!”若惜说。

    “喜欢就好!”埃里克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

    他复又低头继续写毛笔字。

    “不是,干爹,梅苏一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若惜问。

    埃里克耸肩:“梅苏一家很好,你不用担心。”

    “可是……”

    埃里克打断若惜的话:“把你带到庄园里来,我只是不愿意你再与裴亚爵那种男人在一起,他配不上你!”

    若惜的脑子突然嗡地一声响,仿佛有种缺氧的窒息感,随即她变得愤怒:“所以,你这是软禁我?未经我的允许软禁我?要强行把我和亚爵拆开?”

    她之前有过这方面的预感,但是埃里克的解释很是一本正经,他说梅苏一家出了事,她竟傻傻地信了。

    埃里克看着若惜,邪魅一笑:“这不叫软禁,我只是带你回家。思蓉的家就是你的家,我说了,庄园有你的一半!你也是家里的主人之一,在自己家里,怎么能叫软禁?”

    “你太过份了!我和亚爵好不容易才度过所有的困难在一起,他现在找不到我一定很难过很着急!”若惜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把我的电话还给我!”

    埃里克对若惜的脾气置若罔闻:“你太傻了!比思蓉更傻!那样的男人,值得你与干爹动气?”

    “我没有你这样的干爹!”若惜脾气上来了,“你知道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当时那样的情况,他要是不那么说的话,黎曼晴根本不会分心,不会得意,不得意就不会忘形,她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那样,不管是我还是亚爵,我们都没有任何机会。”

    “呵呵,你倒是真能为他着想!”埃里克不满。

    “把我的电话还给我,立刻,马上!”若惜愤怒,声音稍显尖锐。

    埃里克一点也不顾及若惜的情绪,他慢悠悠地写字:“那样的男人,配不上你,我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

    “我说了,那是策略,是策略!”若惜咆哮着伸手将埃里克面前的纸抓掉,她生气地抓着纸将纸撕烂。

    埃里克这才终于重视起若惜的情绪来,他拧了拧眉,怪异的眼神打量她:“你生那么大的气做什么?”

    “你不尊重我,不顾我的想法,强行把我带到这里来,我怎么可能不生气?如果我把妈妈带走,拆散你们,你不会生气吗?”若惜冲着埃里克咆哮,她突然跪到地上抱住自己呜呜地哭了起来。

    埃里克拧着眉,看着若惜情绪太异常了,他心中不忍,放下毛笔走近,蹲在她面前轻轻地拍她的背:“好了,干爹向你道歉,对不起!但是孩子,裴亚爵真的配不上你,任何一个在遇到困难时不挺身而出,却用言语来伤害你的人都配不上你。”

    若惜甩开埃里克的手,控诉:“你懂什么?在那样的情形下不这样做,难道要逞匹夫之勇?”

    埃里克顿时想到自己当时的表现,他的脸色就黑了:“你骂我是匹夫?你说我逞匹夫之勇?”

    若惜无视他这个问题,继续控诉:“你不尊重我的意见,强行把我带走,就是不对。”

    埃里克拧眉:“他对你做过的事情并不止这一件。他与索菲之间暧昧不清……”

    “你还和卢西亚的妈妈暧昧不清呢。”

    “我们没有!卢西亚并非我亲生。”

    “那又怎么样?她的妈妈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就不信你和她之间清清白白。”

    埃里克脸色变得更难看:“我们之间清清白白。”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最干净,别人都是脏的。亚爵从来没有与索菲暧昧不清。”

    “那他为了裴氏的利益,不顾新闻把你推到风口浪尖呢?”

    “我心甘情愿,我从来没有为亚爵做过什么,一直在享受着他的爱护,我能够为他做一点事情,我很高兴!”

    “你简直不可理喻!”埃里克生气。

    若惜毫不示弱:“把我的电话还给我,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来人!”埃里克来气,冲着书房外喊了一声。

    门外突然冲进来两个人。

    埃里克吩咐:“把若惜小姐送回房间,不准她离开房间半步!”

    若惜闻声,猛地起身:“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埃里克拧眉,“你就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分不清好赖了,你回房间里去清醒清醒。”

    若惜在地上蹲得太久,猛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