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2.逃婚花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叶家孤女?”

    明玦坐在高高的石座上,散乱地披着一件黑袍,右手笼在袖袍里,血顺着指缝淌到地上,容颜却是冷漠漂亮如故,望着下面的虞兮,问。

    周围乱七八糟躺了一片,都是慕云天属下的尸体,血腥气弥漫。

    虞兮缓缓地上前一步。

    “真难得慕大人还记得我。”她仔仔细细地观察明玦的容貌,看了一会儿,又说:“只是提醒一下大人,斩草还是要除根。”

    明玦望着她笑了起来,“我大概没机会用了。”

    “嗯,没机会了。”

    虞兮没什么表情地说着。

    明玦忽地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得意癫狂,在巨大的空间里回荡——然后被虞兮一道法术击中,笑声戛然而止。

    虞兮缓缓地走到石座跟前,猛地一把把明玦的尸体扯了下来,然后随手从死人堆里捡了把剑,发泄般地一剑一剑捅进尸体。

    筋疲力尽之后,她拄着剑,单膝跪在了无数死人之间,背影微微颤抖。

    ——虞兮正看到这里,林姐就端着杯咖啡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说:“你还有心情看这个?”

    虞兮十分舒展地伸了个懒腰,“这不是终于把宣传通告赶完了吗?”

    这是一段于凌燕和路白芷相同情节的对比剪辑,同样是复仇成功的情节,相比之下,于凌燕的复仇就显得死板很多,只是一味地发泄情绪,完全没有叶雨和慕云天的张力。

    虞兮见林姐也凑了过来,把屏幕往她的方向一转,问:“你觉得怎么样?”

    林姐喝了口咖啡,“……我差点以为这是我找人做的。”

    虞兮笑了笑。

    自《夜雨》播出以来,于凌燕新剧的收视率逐日下滑,相关讨论也渐渐被《夜雨》的话题挤下了热度榜。

    更有好事者,专门又做了一份这两部剧女主演的对比剪辑。

    因为是同档期的剧,评论里再也没有人拿路白芷以前的烂剧说事——

    “我就问先前吹于凌燕演技的呢?脸疼吗?”

    “收视率就能看出来了。坐等看于凌燕吹完演技之后还能吹啥。”

    “我记得当初是于凌燕要演叶雨的吧?幸好没演。”

    “真的有对比才有伤害!于凌燕是替身逆袭太久记不清原主演技了吗?这都敢拿出来吹!”

    “看看路白芷和明玦的对手戏!再看看于凌燕的!这对比太明显了吧哈哈哈哈哈!简直公开处刑。”

    “说到这个,楼上没觉得路白芷进步很快吗?”

    “楼上+1”

    ……

    林姐看着评论里一边倒的嘲讽,摇了摇头,又喝了口咖啡,“你跟于凌燕同路线本来是个麻烦,她自己非要跟你撞上档期,这样正好。虽然有明玦的影响在里面,不过按这次的收视,以后再有类似角色,肯定优先考虑你。”

    虞兮笑,“那还不是林姐安排的好?”

    林姐又摇了摇头,声明:“追加投资让你演女一的是谭总。”

    虞兮:“那我明天就去告诉他,他的投资赚得不错,再跟他聊一下以后的安排。”

    第二天虞兮去总裁办公室找谭铭的时候,一推开门,一句“谭总”还没来得及出口——

    谭则从曾经属于谭铭的办公桌后站了起来,望着她,笑得眉眼弯弯。

    然后叫她:“白芷姐。”

    “所以,”他望着虞兮笑,“叫声金主来听听,以后你要什么资源有什么资源,谁挡着路就封杀谁。”

    虞兮没理他,整理好刚拿出来的文件,然后盯住他的眼睛,“告辞。”

    “哎哎哎哎,”谭则看她真要走,又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你总得让我享受一下做金主的乐趣吧?宝贝?甜心?亲爱的?你不能这样的,不能就光你自己享受有后台的乐趣……”

    虞兮转头看了他一眼。

    谭则立刻凑上脸,“亲一个?”

    虞兮看着谭则明朗俊俏的眉眼,说:“你记不记得,你以前骂过明玦戏多?”

    谭则立刻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我看,”虞兮慢慢地说:“……你现在也挺会给自己加戏的,这大概是你们影帝的通病吧。”

    ——然后在谭则反应过来之前,扬起头,在他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

    铭音影视最大的特点就是有钱。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