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第 80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系统防盗章, 购买达到70%以上可实时查看,否则需等三天后

    不过即便如此, 她一眼也能翘楚这些衣服并不适合她现在的身材。胖还是其次,若是圆乎乎的打扮好了也能是一种可爱。

    夏青青长得高大, 骨架子不小还胖, 整个人站在那跟一座宝塔似的。不是笨重圆乎乎的胖, 而是高大粗壮,特别的熊腰虎背。走在街上,普通小贼都不敢下手的那种。总觉得她手一提就能把人给砸进墙里,撕都撕不下来。

    这种身板穿上这种设计繁琐累赘还是粉色系的衣服, 那画面确实有点辣眼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不管合不合适, 只要自己高兴不在乎别人目光, 也无可厚非。

    可现在换成夏清,摆在这或者合适的人穿她会欣赏, 却不喜欢套在自己身上,尤其还不合适。

    她在衣柜里翻了半天, 总算把学校发的专门运动时候穿的校服翻了出来。夏青青就读的学校是规定要穿校服的, 可有一部分人就是不守规矩,会选择穿自己的衣服,这其中就包括夏青青。

    这套校服宽宽大大的很方便活动,蓝白色的搭配, 还衬得人很青春朝气。

    夏清还用皮筋将稻草一般的头发扎成一个丸子头, 颜色虽然还是有些突兀, 可到底瞧着没有那么毛糙了。

    还没有打开大门,吴大梅就从房间里走出来了,将她拦住:“青青,你要去干什么!”

    吴大梅现在是惊弓之鸟,生怕自己女儿又想不开。

    “妈,我想去外头公园锻炼。”

    吴大梅狐疑:“锻炼身体?”

    “我昨天不是说过要开始减肥了吗,这个时辰运动,对身体也好。”

    吴大梅当然记得,只是没有想到一向懒得动弹的女儿还真会一大早爬起来去锻炼,不过夏青青一向说一出是一出,倒也不为奇。只是她不放心,要跟着一起。

    夏清并未拒绝,吴大梅的气色不太好,跟她练一练也能强身健体。

    小区附近就有个公园,天未亮就有很多人在那锻炼,多以老人为主,年轻人则是绕圈跑步。

    “妈,我之前在网上学了一套拳法,你跟着我一起做,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夏清道。

    网上各种信息非常多,不会有人去深究。

    吴大梅是纯粹来陪闺女的,只要夏青青高兴,让她做什么都行。

    夏清只会一套拳,还是嫁给忠义侯之后在府里跟武师学的。易家拳狠厉霸道,入门时需要练习专门的拳法调理身体,否则若是直接开练,容易伤到根基。

    易家拳只适合刚硬的男子,不过这入门却是老少皆宜。易家乃将门,从小就要练武,就连丫鬟小厮也不能是那柔弱之辈,尤其是男子都必须会些拳脚功夫。

    媳妇不在此列,可夏清为了给年幼的继子们起表率作用,嫁入易家第一天就开始学习易家拳,一直坚持到离开。武林高手那是远不及的,制服一两个宵小还是不成问题。最要紧的是,不仅身子骨好,身段也变得更好。

    练了这么多年,每一招每一式都已经刻入夏清的脑子里。

    虽然这具身体因为肥胖很是不灵活,很多动作都做不成,可易家拳厉害之处在于,对于每一种基础都有相应的改变,让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由浅入深,达到调理身体的作用。

    夏清练了这么多年,还督促后辈练习,所以吃得很透,可以根据这具身体的特点进行修整。

    一开始她的动作很是生涩,没多久渐入佳境,动作越发流畅起来。虽远不及从前,到底也能将一套打下来。

    最后收势,夏清吐出了一口浊气,身体都觉得轻盈了一些。

    “青青,这套拳练着感觉特别好,原本我背有点酸疼,现在全好了。”吴大梅道,她平常也经常去跳广场舞,有时候还会打打拳,可没有哪一种像这套拳法一样,打完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

    不过才一次,并没有这么大的效用,是吴大梅觉得是自己女儿教的,所以感觉会特别好。

    夏清道:“打这套拳再加上每晚泡一泡药汤,对身体更好。妈,我一会想去药店买一些药材。”

    明天开始就是五一假期,因此夏清还可以在家里休养几天。

    “青青,你还知道弄药汤?比妈懂得多!以后你上网,妈妈再也不唠叨你了。”吴大梅丝毫没想过这种事不能胡来,无脑的支持罢了。

    吃完早饭,吴大梅带着夏清去市里最好最大的药店,门脸比夏清从前见过的都要大,一进门就有一股熟悉的药香。只是当店员将她所需要的药材拿到她面前的时候,她皱起了眉头。

    她捻起来仔细打量,道:“麻烦把你们店里品相最好的拿过来。”

    吴大梅特别豪气的开口:“你快拿出你们店里最好的,放心,我们不差钱!”

    “这已经是我们店里最好的了,我们店铺是百年老店,最注重信誉,拿的都是最好的。”店员看两个人一副暴发户的样子,觉得他们根本不懂药材。

    “你再问问有没有更好的。”夏清说,这样的品相放在上一世至多是个中品,药材的品相非常重要,会直接影响疗效。

    这些药材不管是原材料还是炮制工艺,都非常的一般。这里物资这么丰富,科技这么发达,不应该药材还不如从前的好,可店员一口笃定这是最好的。

    吴大梅见状,懒得再多说:“他们家估计没什么好东西,我们再到处看看吧。”

    店员听这话不乐意了:“我们家的药材是全市最好的,你要是嫌弃我们这不好,去其他地方更没有合适的了。”

    “做生意的都这么说。”吴大梅并不理会她,直接拉着夏清离开了,惹得店员很是不高兴。

    逛了一圈,还真找不到比那家店品质更好的,至多是差不多的。那个店员没有撒谎,他们那的药材确实是最好的。

    夏清心里有些明白,为什么中医式微,药材上出了问题,再好的方药能发挥的作用也被减了大半。不像西医一般,药成分相对是稳定的。

    无法,只能又回头去刚才的那家店。

    夏清挑挑拣拣,才将所需的药材配齐。因为买得多,店家还帮忙送上门。

    两人离开后,店员忍不住找同事吐槽:“那对母女还真把自己当行家了,挑挑拣拣的麻烦得要命,要不是买得多,我都懒得理她们了。什么都不懂,在那胡来。”

    那同事却低声道:“这你可就说错了,刚才吴师傅说那对母女很懂行,就这么一会就把咱们店里最好的货都给挑走了。”

    吴师傅专门负责药材鉴定布置等,对药材非常熟悉。

    店员诧异,原来那对母女还真是有些本事啊,那样子完全看不出来。

    对于店员们的议论,母女两并不知晓。

    “妈,我想去修一下头发。”夏清看到一家理发店,停下了脚步。

    上一世虽然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也并不意味着一点都不能剪,若是开叉了还是能修一修。而夏清更是不看重这一点,每天掉这么多头发,娘胎带出的胎毛,早就给掉光了。

    孝敬父母还不如对他们好一点,剪头发又不疼也不伤身,没什么好在意的。

    吴大梅脸色微微一变:“青青啊,你这头发不能再染了。”

    “妈,我是想要剪短,下面的头发全都开叉了,要染也是染回黑色。”夏清知道她误会解释道,五颜六色的头发虽然很新奇,可她还是喜欢黑色。况且校规规定,头发是不能烫染的。

    吴大梅直接把夏清拉到市里最好的理发店,自从夏清来到市里读书,吴大梅就成了S市通。

    夏清从理发店里走出来的时候,一头稻草换成了清爽的短发,虽然细看发质依然糟糕,却比之前看着舒坦多了。

    “你头发长得快,好好养着很快就能长长了。”不仅仅是夏清,夏青青也是第一次剪短发,吴大梅怕她不习惯安慰道。

    夏清却觉得短发很新鲜,一直顶着厚重的长发,现在剪短了整个脑袋都轻了。现在头发都是自己洗的,这么短还很方便。

    回到家夏清就一直在捣鼓那些药材,晚上的时候就开始喝中药、泡药浴、敷脸,头发也按照从前的方子细细护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仔细看脸上的痘痘没有之前那么红了,脓包也都消失。夏清对此还算满意,药材不够好的情况下,能有这样的效果,已经是惊喜了。

    夏青青皮肤底子其实不错,她长得非常的白,没痘痘的地方皮肤很细腻。她的痘痘也是刚开始疯长,还没有形成难以弥补的痘坑,想要调理回来并不难。

    趁着没上学,夏清将夏青青的课本拿出来复习。书本跟新的一样,完全没有动过,连名字都没有写上。

    夏清继承了夏青青的记忆,可看着这些课本,那些记忆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尤其是代数、几何和物理化学,简直跟天书似的!

    现在让她考试,会拿个零蛋吧QAQ。

    穿越千年都不动声色的夏清,第一次感受到了现代社会进步的暴击。

    不过虽然很累,夏清还是非常好奇现代的运动,足球她还算熟悉,跟他们那个年代的蹴鞠很是相似,只不过那球门可要比这里小得多。当年她也是一把好手,只不过她打的是马球。

    “我们休息一会,也去看看有什么玩的吧。”

    陆佳的表情好像见了鬼一样:“你不是吧!要不要这么拼啊。”

    “青青,这个我们真的陪不了,我和佳佳现在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甄珍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夏青青改变得也忒大了吧!真把自己当做武林高手了啊。

    都说潜意识的力量很强大,甚至能够杀死一个健康的人,甄珍现在是信了。瞧瞧夏青青现在不就是,坚信自己是古代穿越过来的牛逼人物——她们一致觉得夏青青搞错人设,被封建社会压迫的古代老太太哪里是这么有活力的,不是容嬷嬷的样子,也得是个不开化的老古董。

    夏清笑说:“我们又不是去打篮球什么的,打打乒乓球也挺好啊,运动量适中。我们刚跑完,也不能立刻就坐下,对身体不好。”

    陆佳和甄珍都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不接受她的忽悠。

    “我还是去看我男神打球去,我现在快累死了,就靠吸男神续命了!”陆佳捧着脸道。

    甄珍听到这话,眼睛也迸发出了异样的光芒:“一起一起!难得那么早自由活动,必须看男神啊!”

    夏清严肃而又认真的说:“学校规定不能早恋。”

    陆佳和甄珍直接噗嗤笑出声来,陆佳道:“青青你又老祖母上身了!不过不对啊,我们现在都十六岁了,放在古代都已经结婚了,你这早恋说得亏不亏心啊。”

    夏清只是笑笑,并未解释。入乡随俗,她不会以从前的标准看待现在的事物。她那个时候人均寿命很短,像他们这种富贵人家还好,那些贫苦人家能活到五六十,实属不易。哪里像这里,随便去一个公园,就能看到一群有一群六十岁打上的老人。在那跳着广场舞等,体力比年轻人还好。

    而且那时的孩子非常容易夭折,人口还稀缺,以及等等缘故,自然希望早婚早生,到了年纪不成婚还要罚款。哪里像现在,一个国家竟是有十几亿的人口,这简直难以想象。

    之前上街的时候,她就被人山人海以及高楼密集到处是人的景观给震撼到了。这么多的人啊,都是财富啊!

    作为一名女子,深知成婚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对于女性的约束有多大。这里的女孩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早早就步入了家庭那岂不是浪费了这份自由。

    未婚与成婚是两码事,即便离婚也不可逆,当然要好好珍惜做姑娘的时光。她是亲眼见着自己带出的女孩,前后差别。虽婆家待她们不薄,夫妻也恩爱,可到底还是有很大不同。这种不同倒不一定说不好,只不过无需这么着急。

    自觉很开明很潮流的夏清,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想法很不小姑娘。这么大年纪的孩子,有几个谈恋爱是为了结婚生子哦。

    大家看她不说话,只觉得她是扯崩了,所以无话可说,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甄珍畅想道:“如果男神愿意跟我谈恋爱,违规一次又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