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三三二章 一个人策划的阴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燕雨说到此处故意顿住了坏笑着盯着脸色铁青的凌汛看,凌汛则暗戳戳回眸盯着面无表情的凌政看,凌政接收到凌汛不怀好意的眼神悄悄转眸看了天邪一眼,天邪无奈叹了口气装模作样的问“睿王妃,老臣甚是好奇你方才明明在分析幻族的大巫师阡陌是否平肩王刘昊其中一个假身份!何故说着说着又绕到了人鱼族长老会的遗嘱真伪之上了呢?皇上不是说了既然众口铄词无法达成一致!便忽略掉那份遗嘱由大伙一同选人鱼族君王的人选,再由皇上行驶幻域至尊的特权指定她担任人鱼族君王吗?此事全因我们被困于此方才搁置至今尚无定论!既然如此老臣以为睿王妃和王夫凌汛都没有再继续争论孰是孰非的必要了!还是言归正传说说关于大巫师的事吧!”

    “唉!可惜因为你的智商不上线还自认为只要将人鱼族君王之位拿到手,指使你的人就会看重你把你当成最可靠的忠臣!结果知道刚才不知道什么原因你忽然发现自己被他利用了!他从头到尾都没打算重用你更加没打算让你的当人鱼族的君王,折腾了这么久你的目不单止实现不了还有可能背黑锅成了炮灰!到最后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切都是你凌汛一个人策划的阴谋!”燕雨没搭理天邪反而看着凌汛慢吞吞的说。

    听了燕雨的分析大部分人都不由自主盯着凌政、凌汛、天邪、云天等人看,是个人都能感觉到大伙一致认为凌政背后的黑手非凌政、天邪或者云天莫属!

    凌政气得脸色发青恶狠狠地瞪了天邪一眼,天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暗戳戳剐了凌汛一眼,心里暗骂“这个该死的凌汛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让他对付七个老女人他都应付不来!弄至错漏百出任何人都能瞧出端异他们之所以视而不见,无非是心知肚明这一切都是凌烈在背后策划的!至于目的就是为了将人鱼族君王之位收入囊中!哼好你个凌风自个装傻充愣整天撒泼捣蛋也就罢了!如今还整了个整天戳心窝、揭短处的媳妇天天跟本座和凌烈对着干!再加上唯恐天下不乱、睚眦必报的七离和诡计多端善于胡搅蛮缠的凌寒彻!你们当真以为自己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吗?呵呵呵凌烈充其量只是一只只老虎,尊上也只不过是一只心有力而实力和智慧不足崴脚老虎!真正如狼似虎的老虎还在暗处等着你们这群蠢货送上门呢呵呵呵!”

    天邪想到此处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睿王妃,老臣以为你的猜测虽然有些言过其实!不过此刻危机重重老臣也不敢断言王妃娘娘猜的是对还是错!只是若是换作老臣是王夫凌汛手中拥有如此牢不可破的阵法,老臣百分百会躲在暗处不动声色将这里所有人都一网打尽了!绝对不会在关键时刻露面给我们反击的机会!所以关于这个阵法是由王夫凌汛控制这一指控还需要人证物证支撑!王妃娘娘,刺杀皇上可是谋逆大罪即便是拥有金匾和金权杖的平肩王府,一旦触犯谋逆大罪即便无需诛九族,主谋也会被变为庶民流放八千里成为修建工事、修建城墙、防御的奴役!同谋以及帮手要杖责八百发配到边塞在军中当三十年苦役!至于王府中一切都要充公,其他未参与其中的族人也要变为庶民赶出帝都三十年内不能参加科举或者从军的!故而老臣以为王妃娘娘的指控实在太严重了,若没有人证物证万一王夫凌汛认为王妃娘娘恶意诽谤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呵呵呵!王妃娘娘,你如今贵为睿王妃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不能说还需三思而后行啊!”

    燕雨看都没看天邪一眼,淡淡的的说“凌汛,你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同时给那些幕后黑手一个最后通牒!告诉他们别把你当成鱼腩太欺负你否则后果他们几个心机男可能承担不来!于是你就借为祸、阡陌的手将我们所有人拐骗到这里,再出动你早就准备好的影子阵法将我们所有人变成了你这张超级大蜘蛛网里面的昆虫,如果那几个幕后黑手答应你的条件你就吓唬吓唬、装摸做样一通之后放了大伙!如果他们敢拒绝你的要求,你就让影子蜘蛛网将我们统统消灭掉!然后你就可以直接跳过所有的程序,轻轻松松当上你梦寐以求的皇帝了对吗?”

    听了燕雨的分析凌汛脸上露出佩服不已的神色,凌寒彻回眸瞪了凌汛一眼他脸上的神情瞬间变得既恐惧又吃惊!凌汛不敢直视凌寒彻的双眸闪躲着朝凌政、天邪看过去,凌政装作若无其事看向别处暗中瞪了天邪一眼!

    天邪三番四次被燕雨彻底无视心里头甭提多憋屈了,他冷笑一声说“既然睿王妃认为老臣所说的肺腑之言全都是废话,老臣也并非恬不知耻的无耻之徒只希望王妃娘娘能承担得了今天所说一切的后果!千万不要后悔才好这世上着实没有后悔药吃的呵呵呵!”

    “承宁,你知,罪吗?”凌风冷声问。

    天邪愣了半响一脸懵逼盯着凌风看,冷声说“睿王殿下,老臣不明殿下此话何意?敢问殿下老臣何罪之有呢?”

    凌风头也不回喊道“彻,告诉,他!本王,不想,跟他,这根,墙头草,一般,见识!”

    见天邪捅了马蜂窝被凌风和燕雨咬着不放,凌政心里头甭提多欢快了!天邪有些无奈回眸征询凌政的意见,凌政故意转眸看向别处装作没瞧见天邪询问的眼神,天邪暗戳戳剐了凌政一眼淡笑着说“贤王殿下,老臣洗耳恭听殿下的教诲指出老臣那里错了!殿下请!”

    凌寒彻淡淡的说“承宁、卫国公,你方才老羞成怒对嫂子恶言相向!此举莫非是身为臣子的卫国公该做的事吗?卫国公,你虽然是朝中的一品大员,但是……”

    ------题外话------

    迷茫!弄不清楚这个凌汛和云天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也没搞明白凌风、燕雨和凌寒彻想干嘛?接下来他们能否将人鱼族君王之位抢到手呢?

    很忙要再忙一个周,接下来依旧是一更抱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