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chapter.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乐潼咬着笔盖,歪着脑袋在认真构思剧情,笔尖落到桌面的A4纸上停顿了很久,闹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一,但她一点都不困。

    桌上的一盏小台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左手边的小黄人陶瓷杯还冒着水汽,在灯光下氤氲成一片。

    吐出了笔盖,她嘴巴里干巴巴的,纸上工整的字迹像是在给谁写情书。

    但,其实只是她随手写的小黄文而已。

    指针咔哒地跳向了下一格,“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潼潼啊,这么晚了快点睡觉,明天还要去学校报到呢。”

    “知道了,妈。”乐潼喉咙发干,目光一顿,仔细地将纸折好,小心翼翼地塞进了上衣的口袋里。

    这是她暗恋沈澈以后,第一次拿起笔开始写和他相关的小黄文。

    其实暗恋什么的,是最为稀松平常的事情,青春时期一个简单的回眸都会成为暗恋的开始,而遇到喜欢男生时的那点小心思,也只凭一个眼神就能传递出来。

    尤其,沈澈长得恰巧就是女生们最爱的样子。

    干净俊秀,眉眼清隽,温润如玉。

    乐潼遇到他的那天是高一军训的最后一天,天气热的要命,连一向流动的空气都仿佛成了固体。

    她对着平日里十分严苛的黑脸教官软磨硬泡了好几分钟,才成功得到一个去超市买水的机会。

    操场离超市不算远,她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见一个人从超市门口出来。

    他手里拿着水和军训帽子,额头覆着细微的一层薄汗,神情漠然,薄唇紧抿成一条线,零碎的发丝被风吹起,露出了干净的额头,修长的身形只在一瞬间就吸引了乐潼的目光。

    心跳慢了一拍,大概是她注视的动作太过直接,引得对方探究的眼神瞥了过来。

    两人交错而过的瞬间,目光就这么在空气中对视了几秒。

    这是乐潼长这么大,度过最漫长而又最心悸的几秒。

    随后,擦肩而过。

    直到他已经走出了很远,乐潼还是忍不住回头看,除了他的背影,周遭的一切事物都被淡化,只剩下一个虚影形成的轮廓。

    回到队伍里,乐潼从别人嘴里听到了沈澈两个字,当时并没有把沈澈和超市门口的人联系起来,直到军训结束的篝火晚会,同桌肖妍附在她耳边,偷偷指了指对面那张她已经眼熟的脸:“这就是隔壁班的沈澈,长得好看吧。”

    嗯......

    是真的很好看,令人心动的好看。

    “学习也超好,年级前十吧,好像是一高从别的学校挖过来的呢,给了一万块的奖学金呢。”

    肖妍后面说的话,乐潼都没怎么听进去,她的眼神里只有沈澈围坐在篝火旁,和身边男生有说有笑的模样。

    后来再有人提起沈澈,她脑海中第一反应过来的,就是这一幕。

    那么干净,也那么美好。

    不过军训以后,两个人实在没什么交集了,虽然沈澈在乐潼隔壁班,但其实一个学期下来也碰不到几次,偶尔几次在楼梯口撞到,乐潼也低着头磨蹭着脚步,等沈澈走过去以后才敢悄悄转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教室门口。

    她内心深处从来没奢望沈澈能够注意到她,但每次相遇的时候又忍不住期待,见过这么多次,沈澈一定眼熟她了吧。

    乐潼长得也挺好看的,但她的美并不是那种带有侵略性的,而是乍一看并不觉得很出彩过人,反而越久越耐看那种。

    但很显然沈澈是没有机会和她“久”的。

    为此乐潼很沮丧,老天爷为什么不给她一副祸国殃民的面容啊!

    每日一丧感慨完,乐潼就爬上了床,床头小台灯还在亮着,她倾身“啪”地关掉了。

    第二天早上起晚了简直是在意料之中,乐潼叼着面包片拎着东西就跑出门,风很大呼呼地全都刮进了她的嘴里,小腹凉飕飕的感觉,天阴的像是被墨水洒了一样。

    她站在路边匆匆忙忙地拦了一辆出租车。

    摇下车窗,司机和她面面相觑,看着她大包小包的东西,“去哪?”

    她嘴里含糊不清:“一高。”

    “上来吧。”

    司机师傅不着急不着慌地打着转向灯,乐潼狼吞虎咽地咽下了嘴里的东西,双手合十:“师傅能开快点吗?,我上课快迟到了。”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拿了副墨镜出来,戴上:“那你坐稳了吧。”

    乐潼从出租车上下来,扭头看着学校门口来来往往返校的同学都一脸疲惫地拖着行李箱,于是很真诚地对司机师傅道了谢。

    回到寝室收拾东西,乐潼疲惫地掐着腰,看着整齐干净的床铺,小心翼翼地生怕把被子弄乱,抬手把手表带转正,看了一眼,七点整。

    星期一不上早自习,乐潼背着书包上楼,走到三楼,走廊里浓重的消毒水味儿还没散开,迎面走过来一道身影,那一瞬间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就见沈澈低着头正往下走。

    她很敏感地注意到了,沈澈的目光向她这偏移了几秒。

    乐潼紧张地攥住手心,连呼吸都不敢用力,生怕哪个举动影响了自己的形象,脚底下更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轻。

    等沈澈走过去,她才吐了口气,小肚腩上的肉松弛下来,整个后背都放松了,余光忍不住向下瞥,正巧沈澈转弯,只能看到他的发丝,他的动作稍一停顿,乐潼生怕他突然抬头赶紧溜了。

    其实只要能看到他,她这一天都心满意足了。

    走进教室,地面刚洒了水,空气中漂浮着灰尘的味道,乐潼轻车熟路地回到自己的座位,肖妍已经坐在那拿出语文书背古文。

    乐潼拉开凳子,咯吱的声响引起了肖妍的注意,她松开了堵住耳朵的手,“大侄子!你今天来的还挺早。”

    乐潼冲着她翻了个白眼:“得感谢出租车司机,带着我狂飙过来,而且还一路绿灯。”

    由于昨天睡得太晚,今天起得太早,导致的结果就是乐潼整个上午都在打瞌睡,还被点名了三四次,可是没办法,她还是站着都想睡觉。

    漫长的两节课终于过去了,课间乐潼从抽屉里拿了瓶水,拧开喝了几口,这下人不困了腿脚也利索了。

    肖妍在门口等她一起去上体育课,突然紧张地喊道:“大侄子,你快过来!快点别磨蹭!”

    乐潼胳膊还很酸,见状走了过去:“怎么了?”

    肖妍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整张脸都紧绷地皱在一起,唇齿间依稀挤出了两个字:“沈澈。”

    乐潼一下子激灵了,手指甲掐进了肖妍的手掌心:“哪呢?”

    她把整个走廊都搜索了一个遍,也没看到沈澈的人影。

    肖妍被掐的生疼,嗷了一声:“你掐死我了,刚才叫你过来的时候他刚到班级门口。”

    乐潼闻言心里有点失落。

    和肖妍走出教学楼,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刚下过雨的操场到处积攒着坑坑洼洼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